首页>>体育>>击剑>>正文

江苏陆琪:击剑让他"重生" 也是他一生的事业

2017-05-11 15:54:07|来源:国际在线专稿|编辑:张津铭

  国际在线消息:在全国俱乐部击剑联赛唐山站的赛场上,有这样一位教练一定引起过大家的注意。他拄着拐杖,身材并不高大,但他会一直守在剑道旁指导自己学生每招每式,激情的指挥和呐喊声也给在场观赛的记者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带着大家的好奇,爱击剑独家采访到了教练员陆琪,这位曾拿过多个全国冠军的剑客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老天爷给了我骨子里就不服输的血液

  从小因为腿脚行动不便,陆琪就格外受到家长和老师们的保护,甚至不允许他参加任何体育活动,只让他安安分分待在屋子里。“我那时候有些叛逆,不会老老实实听他们的安排,甚至比别的孩子更爱玩儿。单杠双杠爬竿倒立我样样都会,而且玩得特别溜!当时朋友们说我玩吊环做十字撑,甚至比李宁撑得还要漂亮!”

  “很小的时候我也因为自身的原因很自卑,那时候极度不自信,但我自己有意识的逼迫自己,逼自己进行体育锻炼。”本来腰椎受伤腿脚不便的陆琪应当选择坐轮椅,但他偏不服输,也不想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他决定通过体育锻炼来让自己身体变得更强大。

  最初,陆琪的父母很担心体育锻炼会让他伤上加伤,但他不理会任何人对他的阻碍和干扰。“我不能走路的时候逼着自己站起来走下去,人多不敢说话的时候,就逼迫自己讲话,实在开不了口就躲在卫生间对着镜子讲话......这也许是老天爷给的我天生骨子里就不服输的血液吧!”

  击剑让他“重生” 拿了冠军还收获了兄弟

  因为法国电影《佐罗》,一个仗剑行侠的梦想在陆琪内心生根发芽。在他26岁的时候,被选中进入江苏轮椅击剑队备战2003年残运会。

  第一天入队,教练就告诉所有队员两年后他们面临的是拿了两届残奥会冠军的对手,这无疑是摆在每位队员面前最大的困难,也让一半队员当即选择了放弃。而生性不服输的陆琪并不在意自己的对手有多强悍,“虽然明知道自己当时很弱,更不知道我能不能战胜冠军甚至是站上领奖台,但那又有什么呢,只要尽力就足够了!”

  从那时候开始,每天的训练课陆琪从未耽误过,甚至加班加点增加自己的训练。对自己近乎苛刻的要求让陆琪的技战术提升很快。在2003年第六届残疾人运动会轮椅击剑男子佩剑B级个人赛决赛中,作为江苏队新手的陆琪却战胜了香港队世界冠军许赞红获得冠军。

  成绩是永远不会辜负汗水的,通过两年这样的艰苦训练,让作为残运会新手的陆琪第一次就拿到了个人和团体两个冠军。随后而来的,是各大比赛的无数个冠军和荣誉。“击剑这项运动给我带来了‘重生’,我的心理和身体都有了一个很好的康复,也让我变得更自信!”

  不打不相识!击剑带给他健康、荣誉之外,还带给他珍贵的友谊,这场战胜残奥会冠军的比赛结束后,他和香港的许赞红成为了很好的兄弟,“比赛对于我不是残酷和冰冷事情,酣畅淋漓的比赛是我们最享受的!”从这以后,陆琪的人生也因为击剑运动而变得闪亮和开阔。

  好的心态和品质的养成 远比拿冠军更重要

  多年的教学陆琪发现了小孩子们很多性格上的弱点,“江南的孩子,尤其是男孩们的性格都很柔,很容易玻璃心,刚参加比赛就想拿冠军,输掉比赛就哭鼻子。”陆琪一直希望能够通过言传身教去不断影响和改变孩子们,这也是他一贯严厉的最大原因,“孩子们对我是又爱又恨又怕的,我给他们的要求,很多家长都不会达到如此严格严厉。”

  粗犷的另一面就是细腻,陆琪教练的性格结合了这两种特质。赛场上他严格的指导小队员们的每招每式,不断提醒让队员学会去观察对手,鼓励他们即使比分落后,在情绪和心理状态上也不能输给对方;赛后面对因失败而哭鼻子的学生们,陆琪反而温柔耐心地宽慰。“时间久了,我的学生们都知道我的严厉并不是要求他们拿冠军,只要孩子们每天都进步一点点,学会超越自我,就是我们做‘家长’最希望看到的。”

  “我自己就是击剑运动的受益者,所以明明知道自己的弱点,虽然不能完全克服,但可以有意识改变。” 也因此陆琪更注重对孩子们心态和意志品质方面的养成。“我希望我的学生们,在未来的人生路上也能够带着好的习惯和心态去面对生活带来的挫折,这远比拿多少个冠军更要有意义!”

  要把体育当成教育认真对待

  2011年退役后,陆琪开始着手创办俱乐部——江苏陆琪击剑俱乐部,当时已经40岁的陆琪很犹豫,“我自己是轮椅击剑运动员,虽然有很丰富的教学和比赛经验,但总在想教普通孩子会有些不合适呢?毕竟无法在剑道上直接示范指导。” 用陆琪教练的话总结就是“不够自信”。另外很重要的一方面,在五年前,全国的击剑俱乐部才刚刚起步,并没有成功的运营模式可以借鉴,击剑项目的知名度也大不如现在,陆琪一度非常茫然,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当时一部分击剑俱乐部的运营模式就像是“托儿所”一样,认为小孩子来学击剑仅仅是‘玩玩儿’而已,当时试运营3个月后我就开始反思这种模式,我认为这样的教学并不是我想要的。凡是体育运动只有业余和专业之分,没有玩玩而已,俱乐部也要带着专业的要求去运营!”此后他要求俱乐部的每场训练和课程都要提前准备教案,规划和安排课程体系,甚至要对每个学生做个案的规划,陆琪觉得“这样才是击剑教育的意义。”

  “中国的家长相比于体育教育更注重学习成绩”这也许是当下所有击剑俱乐部所面临的问题。目前,俱乐部已经运营四年多了,从最开始的2条剑道发展成如今的10条剑道,和很多投入在击剑事业的人一样,陆琪带着对击剑的满腔热忱一如既往的走在击剑教育的这条路上,“单纯想要通一两个小时的教学就想从骨子里去影响孩子是远远不做不到的,我也希望所有的家长能够更加注重孩子们身体素质的锻炼和意志品质的养成,毕竟健康和强大的心理素质是伴随人一辈子的财富。”

返回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