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冰壶人才储备有了新的“大后方”:年轻队员拼劲足
      中新社长春10月27日电 题:中国冰壶人才储备有了新的“大后方”:年轻队员拼劲足  作者 郭佳  20岁的吉林省冰壶队队员王美妮曾两度入选冰壶国家集训队,遗憾的是,今年旧伤复发让她状态欠佳。  吉林省冰壶队成立于2014年,虽然起步较晚,但进步很快,不仅在各大赛事斩金夺银,与传统冰壶大省黑龙江往来争锋,更为中国队输送了大量人才,今年就有9名队员入选冰壶国家集训队。  王美妮曾获得中国全国冰壶冠军赛亚军,更代表中国参加世界青年冰壶锦标赛并斩获一枚铜牌。  她说,眼下必须要调整好状态,才能在第十四届全国冬运会上争夺自己翘首以盼的荣誉。  20年前,中国为了进一步发展冰雪运动而引进冰壶项目。2009年,中国女子冰壶队历史性地夺得女子冰壶世锦赛冠军,不久后她们又在温哥华冬奥会上摘得铜牌。  不过,从近些年发展来看,中国冰壶人才的厚度明显不足。吉林省冰壶队主教练李广旭认为,冰壶在中国仍然是小众项目,缺少场馆等基础设施。  但冰壶小将们训练的热度,让人看到中国冰壶项目未来的希望。李广旭介绍,他设置了“名目繁多”的项目帮助队员打磨基本功,提升心理素质。  每年,李广旭都有几名弟子进入冰壶国家集训队,他的队伍俨然已经成为中国冰壶人才又一个“大后方”。(完)
    2020-10-28 08:43:13北京冬奥会
  • 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世界媒体大会在线举行
      新华社北京10月19日电(记者姬烨 汪涌 王梦)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世界媒体大会于19日通过远程视频会议方式如期开幕,来自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各国(地区)奥委会和残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及全球媒体代表的400余人克服时差等困难参会。  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张建东,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媒体运行总监露西娅·蒙塔纳雷拉出席会议并致辞。  世界媒体大会是北京冬奥组委媒体运行赛前最重要的里程碑工作之一,是北京冬奥会筹办期间唯一一次直接向全世界新闻媒体介绍各项筹备工作进展情况的机会。本着对大家健康的考虑和提高会议效率,经与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协商,这次大会创新方式通过远程视频召开。  张建东为大会致辞表示:“媒体是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重要客户群,为媒体提供好服务是筹办冬奥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非常重视媒体运行工作,严格履行申办承诺,做了许多基础性工作,致力于满足媒体朋友筹办期间及赛时在华采访报道需求。”  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各国生产生活和国际大型赛事带来了很大影响,但这都阻挡不了我们筹办冬奥会的坚定步伐,我们对此充满信心。疫情也对赛事采访报道带来影响,我们将与世界各大媒体共同研究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媒体采访和疫情防控措施,努力为大家提供全面、高效、便捷的媒体服务保障。同时,也希望大家今后一如既往地关心支持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工作,帮助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好,共同为世界奉献一届成功的奥运盛会。”  露西娅·蒙塔纳雷拉说:“看到北京冬奥组委高层出席世界媒体大会开幕式,足以证明北京冬奥会为媒体提供高水平服务和设施的承诺。了解北京冬奥组委如此重视媒体、重视媒体运行工作,对于全球媒体来说至关重要。”  北京冬奥组委媒体运行部部长徐济成表示,本次会议旨在让采访北京冬奥会的记者了解赛事期间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从而便于为各自机构制定预算、采访和人员计划。  他介绍说,本次参会人数创造了历届冬奥会世界媒体大会之最,显示出全球媒体对北京冬奥会格外重视。考虑到与会媒体代表因疫情影响而暂时不能来华实地考察,媒体运行部多措并举采用视频直播会议、场馆仿真系统、在线问答、邮件一对一回复等多种沟通方式,努力打破时空界限,与媒体之间建立信任,让他们更多地了解北京,也让北京冬奥组委更有针对性地服务媒体。  根据会议安排,19至20日,参会人员听取北京冬奥组委关于新闻运行、体育、场馆设施建设、注册、住宿、技术、交通、安保、新闻宣传等15个业务领域的陈述介绍,同时各业务领域接受参会人员提问。21至22日为摄影运行介绍会和与各媒体的单边会,集中解答媒体关心的问题。
    2020-10-20 09:15:27北京冬奥会
  • 北京青少年短道及冰壶赛落幕 冰上小将获王濛认可
      青少年短道及冰壶赛落幕  冰上小将获王濛认可  18日,为期3天的2020年北京市青少年U系列短道速滑冠军赛和冰壶冠军赛在九华山庄世纪星国际冰雪体育中心落幕,来自全市的400余名小选手参加了比赛。市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苏峻表示,希望借助这样的高水平赛事助推冬季运动的发展,而除了这两项比赛之外,各区、校、单项协会和俱乐部也都不定期举办规模不等的冰雪赛事,为孩子们提供了锻炼、展示的舞台。  2015年夏天,北京和张家口成为2022冬奥会的主办城市,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冰雪运动开始成为全市尤其是青少年喜闻乐见的项目,而随着过去几年的发展,北京的冰雪人口有了几何层级的增长,如今已经将近8000人。对此,苏峻感到非常欣慰:“2017年体育局第一次组织青少年冰雪项目的业余培训,当时报名的只有70多人。几年的时间,到了现在全市注册在案的小运动员人数已经达到7565名,区级运动队达到了126支,冰雪人口的增加是非常可喜的。”  有了小运动员的参与,就必须还得为他们搭建更高的舞台,让他们参与更多的比赛。最近几年,全市各级各类青少年比赛日益增多,而以本次比赛为例,虽然只是青少年赛事,但无论从赛事组织还是硬软件的设置上,都可以与成年赛事媲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此,苏峻也表达了他自己的看法:“举办U系列赛事的目的,不仅是为专业队挖掘、选拔、培养后备人才,更重要的是打造赛事文化,让孩子们享受冰雪运动,这将成为他们成长过程中的一笔宝贵财富。”  为此,北京市体育局还特意邀请4枚冬奥金牌得主、前短道名将王濛亲临观赛,并为获奖小选手颁奖。  同时,U系列冠军赛也是业余选手向着专业方向努力的最好平台。据苏峻介绍,从冠军赛中脱颖而出的选手,将有机会参与市青少年锦标赛的争夺,两项赛事之间有了互通的体系,让优秀的人才可以被发现,如果真有“苗子”,就一定可以得到认可。  相比已经小有成绩的冰球和花样滑冰项目,短道速滑和冰壶曾经是北京的“弱项”,但随着这几年的不断发展,这个短板正在被迅速补强。本次比赛,全市16个区全部报名,参赛运动员达到了313名,冰壶比赛则有来自8个区的101名小选手参加。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冰壶首次“亮相”本市U系列冠军赛。赛事副裁判长杜伟介绍:“冰壶是智与体的结合,兼具趣味性和健身功能,又是集体项目,所以很受欢迎。目前全市有30多所学校开展冰壶,还有更多学校利用校园空间推广陆地冰壶。”  相比之下,短道速滑队更是已经取得了成绩上的突破,尤其是U16和U14两个年龄段的小队员,具备相当不错的实力。这让现场观战的王濛激动不已,她说:“北京的基层培训做得非常好,家长也支持,参与者很多,孩子们整体水平很高。我还给主办方提了建议,希望能够设立赛会纪录,这会更有助于提高大家的积极性。我觉得有些孩子发展空间很大,相信只要有机会,他们的成绩还能再往上走。”文/本报记者 张昆龙
    2020-10-19 08:35:21北京冬奥会
  • 一片冰心在玉壶 王冰玉的人生“下一投”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在中国冰雪运动的众多队伍当中,有这样一支队伍,凭借自身的努力,让一个冷门中的冷门项目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项目;有这样一位运动员,从这支队伍的队长变为了大众心中的“女神”。  “冰清玉洁王冰玉,一片冰心在玉壶”,这两句被改编的唐诗恰如其分地展现了前中国女子冰壶队队长王冰玉的身份、形象和个性特点。  2018年11月22日,王冰玉宣布退役,离开了自己奋斗了18年的冰壶赛场。但王冰玉并没有因为退役而离开冰壶,18年的冰壶生涯已经将王冰玉和冰壶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作为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冰壶项目竞赛主任,王冰玉在另一片场地上开始了人生的“下一投”。王冰玉接受国际在线专访 (摄影:王悦阳)  冰壶世界冠军曾经当过“制冰师”  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的王冰玉来自一个冰雪运动世家,爸爸曾经是一名专业冰球运动员,同时也是一位冰球教练,小时候的王冰玉和爸爸一起练过滑冰,也打过冰球,但这些都没有引起王冰玉的兴趣。直到她第一次接触到了冰壶,就被这项运动深深吸引。  因为爸爸曾经是运动员,所以家人都知道当运动员的不易和艰辛,起初王冰玉选择练习冰壶并没有得到家人支持。但王冰玉每次训练回来都会兴奋地和家人分享训练的日常,看到她对冰壶的热情,家人也慢慢同意了她的选择。  当时爸爸对王冰玉的运动轨迹有着自己的“规划”:“当时我爸爸想的就是让我经过几年训练,等到考大学时候能通过冰壶特长考上一个体育院校,毕业之后找到一个当体育老师的工作,这样我就能养活自己了。”不过小时候的王冰玉并没有想这么远,她只是单纯地喜欢冰壶,想要让自己打出一番名堂。  选择了冰壶,也就选择了一条“艰辛”的道路。  从王冰玉个人来说,因为自己没有从事过体育训练,和其他从短道速滑、速度滑冰专项成为冰壶运动员的队友相比,无论从体能到平衡性上都有很大的差距,“那时训练我最头疼跑步,因为我跑得不快、耐力也不行,赶不上那些练过别的项目的队友。刚开始练冰壶,因为力量不行,滑行时候不稳,膝盖经常磕到冰面,从发青到变紫最后膝盖都变黑了,不过后来(能力)慢慢提高了之后,膝盖的颜色也就越来越浅了。”  和自身能力的提升相比,训练场地的问题显得更加严重。在国内训练时,冰壶队要和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球队共用一片冰场,每次别的队伍训练完之后,冰上都是被冰刀滑出的一道道冰坑。因为需要相对平整的场地进行训练,所以冰壶队的队员每次训练前都要变身“制冰师”,自己用冰把坑填上,再由浇冰车浇两遍,就这样开始自己的训练。  因为受到场地的限制,很多细节战术都无法练习,女子冰壶队队员练就了“大力出奇迹”的技术,通过力量来打掉对手的壶。但是缺乏技战术的磨练,让中国女子冰壶队在成绩上难有突破。为了改变这一局面,2004年,王冰玉和队友们来到了冰雪强国加拿大,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活。王冰玉在比赛中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世锦赛夺冠成就“冰壶女神”  初到加拿大时,王冰玉和中国女子冰壶的队员们需要适应的东西有很多,尤其是在训练中,因为和国内的训练完全是两个体系,队员们需要把之前的训练“推倒重来”。  王冰玉回忆道,在加拿大她们和当地冰壶俱乐部的大爷大妈们打比赛,被这些老年组选手“完胜”,这种失败对姑娘们打击很大,“当时我们就想,连俱乐部的大爷大妈都打不过,我们怎么去跟韩国、日本抗衡?怎么去拿到世锦赛的参赛资格?”  怎么办?练!王冰玉带领队友们重头开始,练技术、学战术,打磨自己的细节动作。冰壶运动不是纸上谈兵,必须通过实战累积经验,找到哪种战术适合自己,根据不同对手也要安排不同战术。  女子冰壶的队员们在加拿大一练就是5年,五年间这支队伍被慢慢打磨成型,队员间的默契度也越来越高,每个人的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终于到了她们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2009年的韩国江陵女子冰壶世锦赛是中国队的一次腾飞,带着上届亚军的成绩,中国队本届目标直指冠军。在决赛中,面对世界强队瑞典队,依靠着全队的出色发挥和队长王冰玉最后时刻的“惊艳一投”,中国队以8-6最终夺魁。03年成立,05年开始参加世锦赛,用了五年时间成功登顶世界之巅,中国女子冰壶队让世界惊呼“冰壶奇迹”。王冰玉、柳荫、岳清爽、周妍和刘金莉(从左至右)展示2009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冠军奖牌 图片来源:新华社  对于王冰玉和女子冰壶的队员来说,刚刚拿到冠军的她们并没有“一战成名”的感觉,只是觉得11天的苦战全身都倍感疲劳,拿到冠军是对自己最好的放松奖励。但当她们回到国内时,已经成为了被追捧的偶像,“我们刚从首都机场出来,眼前就看不清有多少记者、多少镜头了,无数的闪光灯在闪。”  夺冠之后,女壶队员们都收获了自己的粉丝,而队长王冰玉凭借自己在赛场上的表现,被大家冠以“冰壶女神”的称呼,王冰玉说,这个称呼对她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她更开心的是大家对于冰壶的认识和喜爱,“因为我们拿到了成绩,所以大家才会对冰壶有了更多的关注,才会认为你很厉害,给你起这样的称呼。我更开心的是冰壶运动从大家不认识到愿意叫你‘冰壶女神’,这个过程让我感到很欣慰。”  人生与冰壶相“连” 寄语年轻队员学会享受比赛  18年的冰壶生涯,也是王冰玉生命中最好的青春年华,有了这样的经历,让王冰玉和冰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她和冰壶一起经历了从默默无闻,到世界冠军的起伏,她和冰壶一直在共同成长,她们的生命仿佛都“连在了一起”。  “我的感受就是冰壶就像你的人生一样,一场比赛开局你赢了5分,不代表这场比赛你一定能赢,同样你开始落后5分,也不代表你一定会输。在比赛中,你过多的患得患失,都会影响你的发挥,不能因为一个壶的发挥失误就影响到你整场比赛。冰壶教给我更多的是让我把握当下,把控住你可以把控的东西,打好每一个壶每一场比赛,不要去考虑太多。”  王冰玉说她很幸运,能在自己运动生涯中遇到那么多好队友。冰壶是四个人的团队项目,比赛中每个人都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完成比赛的,必须有人帮你看线,帮你判断线路,帮你扫冰。很多人都看到我在四垒投出最后一壶很漂亮,但这一壶是我们全队共同努力才有的结果。”  对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王冰玉认为对年轻队员的难度会更高,挑战也会更大。随着世界冰壶格局的变化,各国选手不会再把中国队当做一支年轻的队伍,而是会把她们当成一个强劲的对手。“因为我也经历过年轻队员的阶段,年轻人就要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不要在乎对手是谁,要享受比赛的过程,珍惜在场上的机会。”  “2022年,能作为东道主身份参加一届奥运会,我觉得是特别幸运的事情,刨除成绩的因素,这件事情(东道主身份)已经值得你全力以赴、玩命去干,这种经历可能在你运动生涯中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所以不能留下遗憾。当你比完赛之后,你能说自己已经完全享受这届奥运会,没有让自己留下遗憾。等过了5年、10年、20年之后,你再回看2022年冬奥会,你依然会觉得很欣慰很开心,它能成为你人生中一件津津乐道的事情。”  王冰玉说,对于参加北京冬奥会的队员而言,冰壶比赛一共10支队伍,循环赛9场比赛,半决赛1场,决赛1场,全部打完也就是11场比赛,每场比赛20个壶,11场比赛一共220个壶,你在奥运会上只有这个220次机会,要珍惜每一次投出来的机会。  “我们当年打奥运会时候,每次都会倒数壶的数量,打到最后一场比赛时候,会跟自己说,我就剩这最后20个壶了,这是一种对奥运会的不舍,所以希望年轻队员能珍惜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比赛。”王冰玉参加北京冬奥组委会议 图片来源:新华社  期待2022北京冬奥会给全世界运动员留下深刻印象  作为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冰壶项目竞赛主任,王冰玉在这个新的岗位上也继续着自己的冰壶梦。从运动员身份转变为竞赛组织者,王冰玉说她需要更宏观地看待冰壶这个项目,“当运动员的时候我只需要了解冰壶的技战术就可以,现在更多的是要知道如何举办一场成功的赛事。”  除了要了解赛事的整体情况,王冰玉也要关注更多细节的东西:“一个运动员来到冰壶场馆,从入口到更衣室,再到比赛入口,这些都需要专业人员根据运动员的需求去设计,我现在就是这样一个设计者的角色,我希望自己能做好,给运动员提供更好的保障。”  经历了三届奥运会的王冰玉,深知竞技体育的残酷性,来到北京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拿到自己理想的成绩,但王冰玉希望通过她和团队的努力,让运动员们无论拿到什么成绩,都觉得不虚此行,让2022年北京冬奥会给他们留下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2020-09-28 13:12:36北京冬奥会
  • 中国冰壶人才储备有了新的“大后方”:年轻队员拼劲足
      中新社长春10月27日电 题:中国冰壶人才储备有了新的“大后方”:年轻队员拼劲足  作者 郭佳  20岁的吉林省冰壶队队员王美妮曾两度入选冰壶国家集训队,遗憾的是,今年旧伤复发让她状态欠佳。  吉林省冰壶队成立于2014年,虽然起步较晚,但进步很快,不仅在各大赛事斩金夺银,与传统冰壶大省黑龙江往来争锋,更为中国队输送了大量人才,今年就有9名队员入选冰壶国家集训队。  王美妮曾获得中国全国冰壶冠军赛亚军,更代表中国参加世界青年冰壶锦标赛并斩获一枚铜牌。  她说,眼下必须要调整好状态,才能在第十四届全国冬运会上争夺自己翘首以盼的荣誉。  20年前,中国为了进一步发展冰雪运动而引进冰壶项目。2009年,中国女子冰壶队历史性地夺得女子冰壶世锦赛冠军,不久后她们又在温哥华冬奥会上摘得铜牌。  不过,从近些年发展来看,中国冰壶人才的厚度明显不足。吉林省冰壶队主教练李广旭认为,冰壶在中国仍然是小众项目,缺少场馆等基础设施。  但冰壶小将们训练的热度,让人看到中国冰壶项目未来的希望。李广旭介绍,他设置了“名目繁多”的项目帮助队员打磨基本功,提升心理素质。  每年,李广旭都有几名弟子进入冰壶国家集训队,他的队伍俨然已经成为中国冰壶人才又一个“大后方”。(完)
    2020-10-28 08:43:13北京冬奥会
  • 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世界媒体大会在线举行
      新华社北京10月19日电(记者姬烨 汪涌 王梦)2022年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世界媒体大会于19日通过远程视频会议方式如期开幕,来自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各国(地区)奥委会和残奥委会、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及全球媒体代表的400余人克服时差等困难参会。  北京市副市长、北京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张建东,国际奥委会新闻委员会主席、媒体运行总监露西娅·蒙塔纳雷拉出席会议并致辞。  世界媒体大会是北京冬奥组委媒体运行赛前最重要的里程碑工作之一,是北京冬奥会筹办期间唯一一次直接向全世界新闻媒体介绍各项筹备工作进展情况的机会。本着对大家健康的考虑和提高会议效率,经与国际奥委会、国际残奥委会协商,这次大会创新方式通过远程视频召开。  张建东为大会致辞表示:“媒体是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重要客户群,为媒体提供好服务是筹办冬奥的一项重要工作。我们非常重视媒体运行工作,严格履行申办承诺,做了许多基础性工作,致力于满足媒体朋友筹办期间及赛时在华采访报道需求。”  他表示:“新冠肺炎疫情给世界各国生产生活和国际大型赛事带来了很大影响,但这都阻挡不了我们筹办冬奥会的坚定步伐,我们对此充满信心。疫情也对赛事采访报道带来影响,我们将与世界各大媒体共同研究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媒体采访和疫情防控措施,努力为大家提供全面、高效、便捷的媒体服务保障。同时,也希望大家今后一如既往地关心支持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筹办工作,帮助我们把工作做得更好,共同为世界奉献一届成功的奥运盛会。”  露西娅·蒙塔纳雷拉说:“看到北京冬奥组委高层出席世界媒体大会开幕式,足以证明北京冬奥会为媒体提供高水平服务和设施的承诺。了解北京冬奥组委如此重视媒体、重视媒体运行工作,对于全球媒体来说至关重要。”  北京冬奥组委媒体运行部部长徐济成表示,本次会议旨在让采访北京冬奥会的记者了解赛事期间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从而便于为各自机构制定预算、采访和人员计划。  他介绍说,本次参会人数创造了历届冬奥会世界媒体大会之最,显示出全球媒体对北京冬奥会格外重视。考虑到与会媒体代表因疫情影响而暂时不能来华实地考察,媒体运行部多措并举采用视频直播会议、场馆仿真系统、在线问答、邮件一对一回复等多种沟通方式,努力打破时空界限,与媒体之间建立信任,让他们更多地了解北京,也让北京冬奥组委更有针对性地服务媒体。  根据会议安排,19至20日,参会人员听取北京冬奥组委关于新闻运行、体育、场馆设施建设、注册、住宿、技术、交通、安保、新闻宣传等15个业务领域的陈述介绍,同时各业务领域接受参会人员提问。21至22日为摄影运行介绍会和与各媒体的单边会,集中解答媒体关心的问题。
    2020-10-20 09:15:27北京冬奥会
  • 北京青少年短道及冰壶赛落幕 冰上小将获王濛认可
      青少年短道及冰壶赛落幕  冰上小将获王濛认可  18日,为期3天的2020年北京市青少年U系列短道速滑冠军赛和冰壶冠军赛在九华山庄世纪星国际冰雪体育中心落幕,来自全市的400余名小选手参加了比赛。市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苏峻表示,希望借助这样的高水平赛事助推冬季运动的发展,而除了这两项比赛之外,各区、校、单项协会和俱乐部也都不定期举办规模不等的冰雪赛事,为孩子们提供了锻炼、展示的舞台。  2015年夏天,北京和张家口成为2022冬奥会的主办城市,也正是从那时候开始,冰雪运动开始成为全市尤其是青少年喜闻乐见的项目,而随着过去几年的发展,北京的冰雪人口有了几何层级的增长,如今已经将近8000人。对此,苏峻感到非常欣慰:“2017年体育局第一次组织青少年冰雪项目的业余培训,当时报名的只有70多人。几年的时间,到了现在全市注册在案的小运动员人数已经达到7565名,区级运动队达到了126支,冰雪人口的增加是非常可喜的。”  有了小运动员的参与,就必须还得为他们搭建更高的舞台,让他们参与更多的比赛。最近几年,全市各级各类青少年比赛日益增多,而以本次比赛为例,虽然只是青少年赛事,但无论从赛事组织还是硬软件的设置上,都可以与成年赛事媲美,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对此,苏峻也表达了他自己的看法:“举办U系列赛事的目的,不仅是为专业队挖掘、选拔、培养后备人才,更重要的是打造赛事文化,让孩子们享受冰雪运动,这将成为他们成长过程中的一笔宝贵财富。”  为此,北京市体育局还特意邀请4枚冬奥金牌得主、前短道名将王濛亲临观赛,并为获奖小选手颁奖。  同时,U系列冠军赛也是业余选手向着专业方向努力的最好平台。据苏峻介绍,从冠军赛中脱颖而出的选手,将有机会参与市青少年锦标赛的争夺,两项赛事之间有了互通的体系,让优秀的人才可以被发现,如果真有“苗子”,就一定可以得到认可。  相比已经小有成绩的冰球和花样滑冰项目,短道速滑和冰壶曾经是北京的“弱项”,但随着这几年的不断发展,这个短板正在被迅速补强。本次比赛,全市16个区全部报名,参赛运动员达到了313名,冰壶比赛则有来自8个区的101名小选手参加。值得一提的是,这是冰壶首次“亮相”本市U系列冠军赛。赛事副裁判长杜伟介绍:“冰壶是智与体的结合,兼具趣味性和健身功能,又是集体项目,所以很受欢迎。目前全市有30多所学校开展冰壶,还有更多学校利用校园空间推广陆地冰壶。”  相比之下,短道速滑队更是已经取得了成绩上的突破,尤其是U16和U14两个年龄段的小队员,具备相当不错的实力。这让现场观战的王濛激动不已,她说:“北京的基层培训做得非常好,家长也支持,参与者很多,孩子们整体水平很高。我还给主办方提了建议,希望能够设立赛会纪录,这会更有助于提高大家的积极性。我觉得有些孩子发展空间很大,相信只要有机会,他们的成绩还能再往上走。”文/本报记者 张昆龙
    2020-10-19 08:35:21北京冬奥会
  • 一片冰心在玉壶 王冰玉的人生“下一投”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在中国冰雪运动的众多队伍当中,有这样一支队伍,凭借自身的努力,让一个冷门中的冷门项目成为了家喻户晓的明星项目;有这样一位运动员,从这支队伍的队长变为了大众心中的“女神”。  “冰清玉洁王冰玉,一片冰心在玉壶”,这两句被改编的唐诗恰如其分地展现了前中国女子冰壶队队长王冰玉的身份、形象和个性特点。  2018年11月22日,王冰玉宣布退役,离开了自己奋斗了18年的冰壶赛场。但王冰玉并没有因为退役而离开冰壶,18年的冰壶生涯已经将王冰玉和冰壶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作为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冰壶项目竞赛主任,王冰玉在另一片场地上开始了人生的“下一投”。王冰玉接受国际在线专访 (摄影:王悦阳)  冰壶世界冠军曾经当过“制冰师”  出生于黑龙江哈尔滨的王冰玉来自一个冰雪运动世家,爸爸曾经是一名专业冰球运动员,同时也是一位冰球教练,小时候的王冰玉和爸爸一起练过滑冰,也打过冰球,但这些都没有引起王冰玉的兴趣。直到她第一次接触到了冰壶,就被这项运动深深吸引。  因为爸爸曾经是运动员,所以家人都知道当运动员的不易和艰辛,起初王冰玉选择练习冰壶并没有得到家人支持。但王冰玉每次训练回来都会兴奋地和家人分享训练的日常,看到她对冰壶的热情,家人也慢慢同意了她的选择。  当时爸爸对王冰玉的运动轨迹有着自己的“规划”:“当时我爸爸想的就是让我经过几年训练,等到考大学时候能通过冰壶特长考上一个体育院校,毕业之后找到一个当体育老师的工作,这样我就能养活自己了。”不过小时候的王冰玉并没有想这么远,她只是单纯地喜欢冰壶,想要让自己打出一番名堂。  选择了冰壶,也就选择了一条“艰辛”的道路。  从王冰玉个人来说,因为自己没有从事过体育训练,和其他从短道速滑、速度滑冰专项成为冰壶运动员的队友相比,无论从体能到平衡性上都有很大的差距,“那时训练我最头疼跑步,因为我跑得不快、耐力也不行,赶不上那些练过别的项目的队友。刚开始练冰壶,因为力量不行,滑行时候不稳,膝盖经常磕到冰面,从发青到变紫最后膝盖都变黑了,不过后来(能力)慢慢提高了之后,膝盖的颜色也就越来越浅了。”  和自身能力的提升相比,训练场地的问题显得更加严重。在国内训练时,冰壶队要和短道速滑、花样滑冰、冰球队共用一片冰场,每次别的队伍训练完之后,冰上都是被冰刀滑出的一道道冰坑。因为需要相对平整的场地进行训练,所以冰壶队的队员每次训练前都要变身“制冰师”,自己用冰把坑填上,再由浇冰车浇两遍,就这样开始自己的训练。  因为受到场地的限制,很多细节战术都无法练习,女子冰壶队队员练就了“大力出奇迹”的技术,通过力量来打掉对手的壶。但是缺乏技战术的磨练,让中国女子冰壶队在成绩上难有突破。为了改变这一局面,2004年,王冰玉和队友们来到了冰雪强国加拿大,开始了自己的“留学”生活。王冰玉在比赛中 图片来源:新华社  世锦赛夺冠成就“冰壶女神”  初到加拿大时,王冰玉和中国女子冰壶的队员们需要适应的东西有很多,尤其是在训练中,因为和国内的训练完全是两个体系,队员们需要把之前的训练“推倒重来”。  王冰玉回忆道,在加拿大她们和当地冰壶俱乐部的大爷大妈们打比赛,被这些老年组选手“完胜”,这种失败对姑娘们打击很大,“当时我们就想,连俱乐部的大爷大妈都打不过,我们怎么去跟韩国、日本抗衡?怎么去拿到世锦赛的参赛资格?”  怎么办?练!王冰玉带领队友们重头开始,练技术、学战术,打磨自己的细节动作。冰壶运动不是纸上谈兵,必须通过实战累积经验,找到哪种战术适合自己,根据不同对手也要安排不同战术。  女子冰壶的队员们在加拿大一练就是5年,五年间这支队伍被慢慢打磨成型,队员间的默契度也越来越高,每个人的能力都有了很大的提升,终于到了她们收获“胜利果实”的时候了。  2009年的韩国江陵女子冰壶世锦赛是中国队的一次腾飞,带着上届亚军的成绩,中国队本届目标直指冠军。在决赛中,面对世界强队瑞典队,依靠着全队的出色发挥和队长王冰玉最后时刻的“惊艳一投”,中国队以8-6最终夺魁。03年成立,05年开始参加世锦赛,用了五年时间成功登顶世界之巅,中国女子冰壶队让世界惊呼“冰壶奇迹”。王冰玉、柳荫、岳清爽、周妍和刘金莉(从左至右)展示2009世界女子冰壶锦标赛冠军奖牌 图片来源:新华社  对于王冰玉和女子冰壶的队员来说,刚刚拿到冠军的她们并没有“一战成名”的感觉,只是觉得11天的苦战全身都倍感疲劳,拿到冠军是对自己最好的放松奖励。但当她们回到国内时,已经成为了被追捧的偶像,“我们刚从首都机场出来,眼前就看不清有多少记者、多少镜头了,无数的闪光灯在闪。”  夺冠之后,女壶队员们都收获了自己的粉丝,而队长王冰玉凭借自己在赛场上的表现,被大家冠以“冰壶女神”的称呼,王冰玉说,这个称呼对她来说并不意味着什么,她更开心的是大家对于冰壶的认识和喜爱,“因为我们拿到了成绩,所以大家才会对冰壶有了更多的关注,才会认为你很厉害,给你起这样的称呼。我更开心的是冰壶运动从大家不认识到愿意叫你‘冰壶女神’,这个过程让我感到很欣慰。”  人生与冰壶相“连” 寄语年轻队员学会享受比赛  18年的冰壶生涯,也是王冰玉生命中最好的青春年华,有了这样的经历,让王冰玉和冰壶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她和冰壶一起经历了从默默无闻,到世界冠军的起伏,她和冰壶一直在共同成长,她们的生命仿佛都“连在了一起”。  “我的感受就是冰壶就像你的人生一样,一场比赛开局你赢了5分,不代表这场比赛你一定能赢,同样你开始落后5分,也不代表你一定会输。在比赛中,你过多的患得患失,都会影响你的发挥,不能因为一个壶的发挥失误就影响到你整场比赛。冰壶教给我更多的是让我把握当下,把控住你可以把控的东西,打好每一个壶每一场比赛,不要去考虑太多。”  王冰玉说她很幸运,能在自己运动生涯中遇到那么多好队友。冰壶是四个人的团队项目,比赛中每个人都要调整好自己的状态,“自己一个人是无法完成比赛的,必须有人帮你看线,帮你判断线路,帮你扫冰。很多人都看到我在四垒投出最后一壶很漂亮,但这一壶是我们全队共同努力才有的结果。”  对于2022年北京冬奥会,王冰玉认为对年轻队员的难度会更高,挑战也会更大。随着世界冰壶格局的变化,各国选手不会再把中国队当做一支年轻的队伍,而是会把她们当成一个强劲的对手。“因为我也经历过年轻队员的阶段,年轻人就要有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不要在乎对手是谁,要享受比赛的过程,珍惜在场上的机会。”  “2022年,能作为东道主身份参加一届奥运会,我觉得是特别幸运的事情,刨除成绩的因素,这件事情(东道主身份)已经值得你全力以赴、玩命去干,这种经历可能在你运动生涯中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所以不能留下遗憾。当你比完赛之后,你能说自己已经完全享受这届奥运会,没有让自己留下遗憾。等过了5年、10年、20年之后,你再回看2022年冬奥会,你依然会觉得很欣慰很开心,它能成为你人生中一件津津乐道的事情。”  王冰玉说,对于参加北京冬奥会的队员而言,冰壶比赛一共10支队伍,循环赛9场比赛,半决赛1场,决赛1场,全部打完也就是11场比赛,每场比赛20个壶,11场比赛一共220个壶,你在奥运会上只有这个220次机会,要珍惜每一次投出来的机会。  “我们当年打奥运会时候,每次都会倒数壶的数量,打到最后一场比赛时候,会跟自己说,我就剩这最后20个壶了,这是一种对奥运会的不舍,所以希望年轻队员能珍惜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比赛。”王冰玉参加北京冬奥组委会议 图片来源:新华社  期待2022北京冬奥会给全世界运动员留下深刻印象  作为北京冬奥组委体育部冰壶项目竞赛主任,王冰玉在这个新的岗位上也继续着自己的冰壶梦。从运动员身份转变为竞赛组织者,王冰玉说她需要更宏观地看待冰壶这个项目,“当运动员的时候我只需要了解冰壶的技战术就可以,现在更多的是要知道如何举办一场成功的赛事。”  除了要了解赛事的整体情况,王冰玉也要关注更多细节的东西:“一个运动员来到冰壶场馆,从入口到更衣室,再到比赛入口,这些都需要专业人员根据运动员的需求去设计,我现在就是这样一个设计者的角色,我希望自己能做好,给运动员提供更好的保障。”  经历了三届奥运会的王冰玉,深知竞技体育的残酷性,来到北京参加冬奥会的运动员不一定每个人都能拿到自己理想的成绩,但王冰玉希望通过她和团队的努力,让运动员们无论拿到什么成绩,都觉得不虚此行,让2022年北京冬奥会给他们留下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
    2020-09-28 13:12:36北京冬奥会
北京冬奥会

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又称“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英语:XXIV Olympic Winter Games,中文简称:北京冬奥会或第24届冬季奥林匹克运动会),将在2022年2月4日至2022年2月20日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北京市和河北省张家口市联合举行。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举办冬季奥运会,北京、张家口同为主办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