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40强赛前或无正式热身赛 李铁谨慎考察归化球员
      9月8日上午,亚足联通过官方渠道宣布,叙利亚队将于10月与科威特队在阿联酋迪拜进行一场国际热身赛。而受疫情及中超赛程安排等因素影响,在40强赛中与叙利亚队同组的中国队在10月国际比赛日窗口开放期内只能进行总长5天左右的短训。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下半程最早开赛日期前,中国队受各类因素制约已很难落实国际热身。  亚足联援引叙利亚足协秘书长易卜拉欣·阿巴齐德博士的说法称,叙利亚队将于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联酋进行一期拉练。而叙利亚队计划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训营结束前一天与科威特队进行一场友谊赛。叙利亚队能够落实国际热身,得益于相对便利的出行条件。相比之下,叙利亚队同组对手中国队的备战工作就显得比较困难。  据了解,国足新一期集训基本确定安排在上海举行。集训时间之所以较短,主要是因为中超两阶段之间只有两周多的间隔期,相比于首阶段,第二阶段中超赛事涉及各队竞争利益更为重大。而在首阶段各队封闭参赛两个多月后,国脚们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训时间不宜安排过长。  今年初,中国队曾在广东进行了一期周期较长的冬训。那么球队能否在明年同期复制这样的安排,目前来看落实难度很大。中国足协在中超俱乐部总经理联席会上公布的信息显示,中超联赛虽然将于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来,诸强还要参加亚冠及足协杯赛事。后面两项赛事的既定落幕时间均为12月19日,在此之后,中超各队人员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亚冠联赛赛程一变再变,给亚足联造成的损失也非常巨大。据了解,亚足联内部已明确无论本赛季亚冠出现怎样的状况,明年亚冠联赛必须按既定计划举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乐部还需为新赛季中超联赛进行备战拉练。那么国家队能否组织冬训,还需要各方协商。  国足备战面临的另一难题就是人员选拔。受中超联赛首阶段影响,部分媒体对新一期国足国脚人选做了种种猜测,并将包括入籍球员阿兰、费南多在内的多名“新人”与国足新一期集训联系到一起。不过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国足教练组并没有敲定本期集训的人员名单。  国足主帅李铁及其助手们接下来还会关注中超首阶段下半程的赛况。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选过国家队的几名入籍球员本赛季中超联赛“状态不稳”,如艾克森持续未能打入运动战入球,而洛国富甚至还没有联赛出场纪录。此外,国际足联球员变更会籍规定即将正式调整,包括蒋光太在内的部分效力于中超联赛的入籍球员亦有望获得代表国足参赛的资格,因此如何取舍,李铁也需要慎重思量。  据了解,国足外籍助教科林·库珀、体能教练阿德里安本周将飞抵上海,随后按防疫规定接受必要隔离观察,从而为接下来的国足带队工作做准备。  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0-09-09 09:49:17国足
  • 国足40强赛前或无正式热身赛 李铁谨慎考察归化球员
      国足40强赛前或无正式热身赛  李铁谨慎考察归化球员  9月8日上午,亚足联通过官方渠道宣布,叙利亚队将于10月与科威特队在阿联酋迪拜进行一场国际热身赛。而受疫情及中超赛程安排等因素影响,在40强赛中与叙利亚队同组的中国队在10月国际比赛日窗口开放期内只能进行总长5天左右的短训。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下半程最早开赛日期前,中国队受各类因素制约已很难落实国际热身。  亚足联援引叙利亚足协秘书长易卜拉欣·阿巴齐德博士的说法称,叙利亚队将于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联酋进行一期拉练。而叙利亚队计划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训营结束前一天与科威特队进行一场友谊赛。叙利亚队能够落实国际热身,得益于相对便利的出行条件。相比之下,叙利亚队同组对手中国队的备战工作就显得比较困难。  据了解,国足新一期集训基本确定安排在上海举行。集训时间之所以较短,主要是因为中超两阶段之间只有两周多的间隔期,相比于首阶段,第二阶段中超赛事涉及各队竞争利益更为重大。而在首阶段各队封闭参赛两个多月后,国脚们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训时间不宜安排过长。  今年初,中国队曾在广东进行了一期周期较长的冬训。那么球队能否在明年同期复制这样的安排,目前来看落实难度很大。中国足协在中超俱乐部总经理联席会上公布的信息显示,中超联赛虽然将于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来,诸强还要参加亚冠及足协杯赛事。后面两项赛事的既定落幕时间均为12月19日,在此之后,中超各队人员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亚冠联赛赛程一变再变,给亚足联造成的损失也非常巨大。据了解,亚足联内部已明确无论本赛季亚冠出现怎样的状况,明年亚冠联赛必须按既定计划举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乐部还需为新赛季中超联赛进行备战拉练。那么国家队能否组织冬训,还需要各方协商。  国足备战面临的另一难题就是人员选拔。受中超联赛首阶段影响,部分媒体对新一期国足国脚人选做了种种猜测,并将包括入籍球员阿兰、费南多在内的多名“新人”与国足新一期集训联系到一起。不过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国足教练组并没有敲定本期集训的人员名单。  国足主帅李铁及其助手们接下来还会关注中超首阶段下半程的赛况。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选过国家队的几名入籍球员本赛季中超联赛“状态不稳”,如艾克森持续未能打入运动战入球,而洛国富甚至还没有联赛出场纪录。此外,国际足联球员变更会籍规定即将正式调整,包括蒋光太在内的部分效力于中超联赛的入籍球员亦有望获得代表国足参赛的资格,因此如何取舍,李铁也需要慎重思量。  据了解,国足外籍助教科林·库珀、体能教练阿德里安本周将飞抵上海,随后按防疫规定接受必要隔离观察,从而为接下来的国足带队工作做准备。  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杜锐 
    2020-09-09 08:33:31国足
  • 足协青训大纲:国家队踢攻势足球 各梯队踢顶级赛事
      中新网客户端9月8日电 由中国足球协会起草的《中国足协青少年训练大纲(征求意见稿)》8日通过中国足协网站对外公布。对于中国足球青训目标目标,足协强调,“中国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等中国各级国字号梯队全部入围世界范围最高级别赛事。”  《大纲》称,中国足球青训将围绕中国国家队的比赛理念,展开球员和教练员选材、对应的训练和测试方法、体育科学和医学、运动表现力分析等工作。  对于中国足球的青训目标,《大纲》明确提出了三点,具体为:  “我们通过艰苦、正确、持续、有效的努力,为中国足球培养能够为国争光且与“足球发达国家”相媲美的本土球员和教练员;  中国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等中国各级国字号梯队在比赛中展示出与中国国家队比赛统一的踢球风格和战术打法;  中国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等中国各级国字号梯队全部入围世界范围最高级别赛事。”  此外,对于中国国家队的比赛理念,《大纲》也列出了四点:  以攻势足球为主导,追求攻守平衡,崇尚更有侵略性、灵活性的战术风格,敢于控球并积极创造机会;  提升团队战术合作执行能力,在攻守转换中快速高效;  充分发挥中国球员在速度、灵敏方面的特点,在个人对抗中自信果敢;  打造一支能征善战、作风优良、团结协作的球队。  《大纲》还提到,中国足球的青训理念,包括球员发展理念、比赛理念、训练理念和执教理念。其中,球员发展理念即球员的培养需要做到夯实基础和全面发展,遵从“五环”模型。球员培养“五环”模型  《大纲》称,球员的竞技能力主要由技术、战术、身体、心智及社交共五个要素构成。球员培养“五环”模型简要说明了年轻球员在其自身成长与发展过程中应考虑的要素,“五环”之间相互连接,相互支持。  “技术、战术、身体、心智及社交五个要素分别对应球员的五种能力:技术能力、战术能力、体能、心智能力和社交能力。如果年轻球员想要完全释放潜力,就必须重视这些影响因素。由于每位球员个体的优缺点具有明显的独立性和差异性。所以,在球员成长和发展中,在教练员和他人的支持、帮助下,需要不断地学习和训练。”(完)
    2020-09-08 15:02:37国足
  • 归化球员渐增并代表国足出战 中国足球的幸与不幸
      归化球员翻倍 中国足球的幸与不幸  2019年6月7日,没人知道半年多后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足主教练还是意大利人里皮,这一天国足与菲律宾的热身赛,诞生了中国足球历史上的里程碑时刻:归化球员李可(原籍英国,有中国血统)披上国足球衣“为祖国而战”,这是国足阵容中第一次出现归化球员。  排名在亚洲“稳居”第8名或者第9名的国足要想通过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并在随后的12强赛中拿到世界杯入场券(至少排名前四),仅靠一个李可当然不够。2019年8月,艾克森(原籍巴西,无中国血统)成为第二位进入国家队的归化球员,在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对阵马尔代夫队的首秀,艾克森便有进球入账——在球迷看来,李可落位后腰,艾克森司职中锋,两名归化球员足够国足撑到12强赛。  但随着对手实力增强,国足客场先平菲律宾再负叙利亚,就连晋级12强赛都不再保险,严峻的形势逼迫国足起用更多归化球员。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让40强赛一延再延,最终亚足联确认明年3月开踢,这让国足获得宝贵的备战时间,洛国富(原籍巴西,无中国血统)今年5月进入国足集训队,可惜因伤退出,而阿兰(原籍巴西,无中国血统)只是因为疫情原因未能入选一期国足集训名单。  更多归化球员的加入,是国足晋级12强赛以及在12强赛中争取世界杯出线名额的重要砝码——国际足联即将颁布的新政,则可以帮助更多已经入籍但未能获得代表国足参赛资格的归化球员在12强赛来临之前披上国足战袍。  经过相关部门大量艰苦但专业的工作,国际足联上周在官网发布公告,表示在9月18日召开的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国际足联代表将审议多项现有规则的修改动议——对于下定决心要获得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出线权的中国足球而言,由国际足联技术工作小组提出的“球员身份转换规定的修改”至关重要,几乎所有与记者谈及此事的业内人士都认为“这简直是帮了国足天大的忙”,动议一旦通过,国足最需要的中卫人选就可以锁定蒋光太(原籍英国,有中国血统)。  在现行政策框架下,蒋光太因曾经入选英格兰青年队并征战欧青赛而无法再代表国足出赛,但依照即将提出的“会籍变更”条款,如蒋光太在代表英格兰青年队参赛时不满21周岁,即可按相关规定转换会籍即代表国足参赛。  曾代表挪威青年队打过欧青赛预选赛的侯永永(原籍挪威,有中国血统)也将因为“转换新政”而具备代表国足出赛的资格。  在蒋光太、侯永永身后,就连曾经代表巴西参加了世少赛和世青赛的特谢拉(尚未入籍)都符合“可转换会籍”的新规——现年30岁的特谢拉是中超赛场江苏苏宁队核心球员,2009年世青赛特谢拉代表巴西国青队打满全部7场比赛并有3粒入球,他完全符合国际足联“可转换会籍”的最新条件,并且他本人多次表达对中超联赛、对中国的喜爱:他的家人都在南京居住,女儿在国际学校上学,去年接受当地记者采访时特谢拉也谈到“如果中国足协发出邀请,我会和家人认真商量”。  有政策研究人士列出的名单显示,当前征战中超联赛的归化球员已达10人之多,其中上海申花队钱杰给已无可能代表国足参赛,高拉特(效力于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和德尔加多(山东鲁能俱乐部)3年后可满足居住条件具备代表国足出战资格,理论上其余7名球员都可在明年3月的40强赛阶段进入国足名单——而今年只要入籍便有代表国足参赛资格的除特谢拉,还有河南建业队核心伊沃(巴西籍)、武汉卓尔锋线杀手埃弗拉(科特迪瓦籍)。  从2名归化球员到4至5名归化球员再到6至7名归化球员,无论球迷如何议论,有了更多选择的国足实力大涨,从比赛角度而言,12强赛的亚洲前四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世界杯之路好走很多。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国家队不可能出现11名球员都是归化球员的极端情况,中国足协不会大规模引进归化球员,“足球归化不是基本政策”。但正如中国足协在最初的纠结中最终决定“为了打进世界杯在国家队中引入归化球员”,现在面临的第二个现实问题是“2个归化球员不足以冲击世界杯决赛圈”,4至5名归化球员首发出战40强赛和12强赛并不唐突。  “国足打进世界杯”社会意义重大。自从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中国足球在基础建设层面发生着显著变化——校园足球逐渐普及,认识足球、接触足球、参与足球、喜爱足球的孩子日益增多,尽管质量层面没有可能一步到位,但足球人口急剧萎缩的现象大有改观。以目前正在进行的北京市中小学生传统赛事“百队杯”(小学阶段12岁以下男女混合参赛)为例,6岁以下年龄组37支球队;7岁以下年龄组72支球队,8岁以下年龄组109支球队,9岁以下年龄组143支球队,10岁以下年龄组96支球队,11岁以下年龄组71支球队,12岁以下年龄组51支球队……粗略计算已有3000名小学生在这个暑假投身绿茵场享受属于他们的足球快乐,笑容和泪水,都是足球给孩子们的自然回馈。  这些球场上最稚嫩的草根阶层,是中国足球宝贵“幼苗”,需要更多归化球员全力相助的国足肩负着给“幼苗”提供更多阳光的责任——中国足球的幸与不幸,其实并不在于政策的制定和修补,而在于自身的选择与坚持。  本报北京8月24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2020-08-25 08:32:31国足
  • 国际足联修订球员变更会籍规则 利好中国男足
      当地时间8月19日,国际足联(FIFA)通过官网公布了9月18日第70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会议议程及有待审议通过的各项规则制定与修改动议。这其中就包括由FIFA技术工作小组提出的“球员身份转换规定的修订案动议”,由于此规定事关当下国际足坛流行的“球员入籍与归化”,因此备受各洲足联及各会员协会关注。  “球员转会会籍”修改了哪些内容?  国际足联技术工作小组对“球员转会会籍”规定修改作了非常详尽的说明。其中第9章第2条清晰地列出“转会会员协会申请获得批准须符合的具体情形”。  规则共涉及5种情形。第一,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级别(除A级赛外)、任何种类的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第1场全场或部分比赛时,他已经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  第二,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级别(除A级赛外)、任何种类的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第1场全场或部分比赛时,尚未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时,尚未满21周岁。  第三,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中的1场A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1场比赛时,他已经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时,尚未满21周岁;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尚未超过3场,不管是正式大赛或非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最后一场时已经过去3年,不管是正式或非正式大赛;没有参加过A级赛级别的国际足联世界杯赛或洲际足联决赛阶段比赛。  第四,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1场比赛后,希望代表被吸纳为国际足联成员的协会出战的;未代表原协会参加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比赛、希望代表被吸纳为国际足联成员的协会出战的。  第五,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正式大赛中的1场A级赛;由于政府部门的决定、未经本人同意或违背其意愿而导致永久丧失国籍;拥有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  是否有利于国足选择引进入籍球员?  从规则调整情况看,国际足联非常希望借此之机理清“球员会籍变更”涉及的具体概念、尽可能减少因规则模糊不清引发的争议。例如,原规定第7条显示,“球员年满18周岁后在相关会员协会所在国(地区)领土上不间断地生活至少5年”,这就可能导致歧义产生。据了解,高拉特归化的问题就曾引发争议。有人根据原规则解读认为,只要高拉特满足“在该国(或地区)住满183天”,这意味着他在中国住满1年,这样的话,即便他曾被短暂租借给巴甲帕尔梅拉斯俱乐部,那么也能因去年早早回到中国而满足“183天”这个居住时限要求。再加上此前他在中超连续效力的4个赛季,他已符合在中国居住满5年这个“硬性指标”。  但国际足联通过此次规则修订,给出了不同解释。规则明确指出,如果一名球员在转换目标会员协会在册俱乐部效力不足5个赛季,且随后转会到另一家不同协会在册俱乐部”,那么就会被认定为在某一会员协会国(地区)累计工作或居住时限出现“中断”。如果球员仍要变更会籍,就需要重新计算时间。因此,一旦新规则被推出,高拉特恐无法获得代表中国队参加卡塔尔世预赛40强赛或者12强赛的资格。  不过,总体来说,规则调整有利于丰富中国队引进入籍球员的选择。  谁还有望获代表中国队比赛资格?  本赛季在恒大防线大放异彩的入籍球员蒋光太,就有望借规则调整之机变更国际足联会籍,从而获得代表中国队参赛的资格。  资料显示,蒋光太此前面临两方面问题。首先,他曾代表英格兰不同年龄段青少年代表队参赛,包括欧足联主办的多项正式比赛。其次,他代表英格兰青少年队出战时,并未获得中国国籍。有国内媒体称,蒋光太于2019年9月18日在广州拿到中国护照,取得中国国籍。因此,国际足联目前并未批准其代表中国队参赛的资格。  不过对照规则调整动议的第9章第2条内容,不难发现蒋光太变更国际足联会籍“重现曙光”。如果上述规则在今年9月18日第70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获得通过,那么中国队只要有需求,中国足协就可以为蒋光太重新启动变更会籍申请程序。蒋光太也非常有希望在国足征战世预赛的关键期驰援球队。  北京中赫国安队的侯永永、被恒大租借给中甲昆山FC的萧涛涛,这两位入籍球员的情形与蒋光太亦有相近之处,他们也都有望按新规获得代表中国队比赛的资格,至于他们是否入队,则要看主教练李铁是否认可他们的能力、状态。  如果规则调整获得通过,那么中国足协、中国队还可以进一步拓宽入籍球员引进的选择面。举例来说,效力于江苏苏宁队的巴西前锋特谢拉,他从2016年2月份正式加盟江苏苏宁队效力,至明年2月份就可符合在中国居住满5年的规定。虽然受疫情影响,特谢拉返回中国的时间相对较晚,但新规则第5章第5条对类似“特别状况”作了说明。疫情的发生是不可抗力,因此在此期间产生的入籍申请,可提请国际足联“酌情”处理。此外,效力于武汉卓尔队的埃弗拉、河南建业队的伊沃按新规则也都具备变更会籍的条件。  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0-08-21 09:19:55国足
  • 40强赛前或无正式热身赛 李铁谨慎考察归化球员
      9月8日上午,亚足联通过官方渠道宣布,叙利亚队将于10月与科威特队在阿联酋迪拜进行一场国际热身赛。而受疫情及中超赛程安排等因素影响,在40强赛中与叙利亚队同组的中国队在10月国际比赛日窗口开放期内只能进行总长5天左右的短训。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下半程最早开赛日期前,中国队受各类因素制约已很难落实国际热身。  亚足联援引叙利亚足协秘书长易卜拉欣·阿巴齐德博士的说法称,叙利亚队将于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联酋进行一期拉练。而叙利亚队计划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训营结束前一天与科威特队进行一场友谊赛。叙利亚队能够落实国际热身,得益于相对便利的出行条件。相比之下,叙利亚队同组对手中国队的备战工作就显得比较困难。  据了解,国足新一期集训基本确定安排在上海举行。集训时间之所以较短,主要是因为中超两阶段之间只有两周多的间隔期,相比于首阶段,第二阶段中超赛事涉及各队竞争利益更为重大。而在首阶段各队封闭参赛两个多月后,国脚们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训时间不宜安排过长。  今年初,中国队曾在广东进行了一期周期较长的冬训。那么球队能否在明年同期复制这样的安排,目前来看落实难度很大。中国足协在中超俱乐部总经理联席会上公布的信息显示,中超联赛虽然将于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来,诸强还要参加亚冠及足协杯赛事。后面两项赛事的既定落幕时间均为12月19日,在此之后,中超各队人员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亚冠联赛赛程一变再变,给亚足联造成的损失也非常巨大。据了解,亚足联内部已明确无论本赛季亚冠出现怎样的状况,明年亚冠联赛必须按既定计划举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乐部还需为新赛季中超联赛进行备战拉练。那么国家队能否组织冬训,还需要各方协商。  国足备战面临的另一难题就是人员选拔。受中超联赛首阶段影响,部分媒体对新一期国足国脚人选做了种种猜测,并将包括入籍球员阿兰、费南多在内的多名“新人”与国足新一期集训联系到一起。不过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国足教练组并没有敲定本期集训的人员名单。  国足主帅李铁及其助手们接下来还会关注中超首阶段下半程的赛况。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选过国家队的几名入籍球员本赛季中超联赛“状态不稳”,如艾克森持续未能打入运动战入球,而洛国富甚至还没有联赛出场纪录。此外,国际足联球员变更会籍规定即将正式调整,包括蒋光太在内的部分效力于中超联赛的入籍球员亦有望获得代表国足参赛的资格,因此如何取舍,李铁也需要慎重思量。  据了解,国足外籍助教科林·库珀、体能教练阿德里安本周将飞抵上海,随后按防疫规定接受必要隔离观察,从而为接下来的国足带队工作做准备。  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0-09-09 09:49:17国足
  • 国足40强赛前或无正式热身赛 李铁谨慎考察归化球员
      国足40强赛前或无正式热身赛  李铁谨慎考察归化球员  9月8日上午,亚足联通过官方渠道宣布,叙利亚队将于10月与科威特队在阿联酋迪拜进行一场国际热身赛。而受疫情及中超赛程安排等因素影响,在40强赛中与叙利亚队同组的中国队在10月国际比赛日窗口开放期内只能进行总长5天左右的短训。更令人担忧的是,在明年3月下旬,也就是世预赛亚洲区40强赛下半程最早开赛日期前,中国队受各类因素制约已很难落实国际热身。  亚足联援引叙利亚足协秘书长易卜拉欣·阿巴齐德博士的说法称,叙利亚队将于10月5日至13日在阿联酋进行一期拉练。而叙利亚队计划在10月12日,也就是集训营结束前一天与科威特队进行一场友谊赛。叙利亚队能够落实国际热身,得益于相对便利的出行条件。相比之下,叙利亚队同组对手中国队的备战工作就显得比较困难。  据了解,国足新一期集训基本确定安排在上海举行。集训时间之所以较短,主要是因为中超两阶段之间只有两周多的间隔期,相比于首阶段,第二阶段中超赛事涉及各队竞争利益更为重大。而在首阶段各队封闭参赛两个多月后,国脚们早已身心俱疲,因此本期集训时间不宜安排过长。  今年初,中国队曾在广东进行了一期周期较长的冬训。那么球队能否在明年同期复制这样的安排,目前来看落实难度很大。中国足协在中超俱乐部总经理联席会上公布的信息显示,中超联赛虽然将于11月12日落幕,但接下来,诸强还要参加亚冠及足协杯赛事。后面两项赛事的既定落幕时间均为12月19日,在此之后,中超各队人员需要必要的休息。  受疫情影响,本赛季亚冠联赛赛程一变再变,给亚足联造成的损失也非常巨大。据了解,亚足联内部已明确无论本赛季亚冠出现怎样的状况,明年亚冠联赛必须按既定计划举行,在此之前,中超各俱乐部还需为新赛季中超联赛进行备战拉练。那么国家队能否组织冬训,还需要各方协商。  国足备战面临的另一难题就是人员选拔。受中超联赛首阶段影响,部分媒体对新一期国足国脚人选做了种种猜测,并将包括入籍球员阿兰、费南多在内的多名“新人”与国足新一期集训联系到一起。不过据了解,到目前为止国足教练组并没有敲定本期集训的人员名单。  国足主帅李铁及其助手们接下来还会关注中超首阶段下半程的赛况。值得注意的是,曾入选过国家队的几名入籍球员本赛季中超联赛“状态不稳”,如艾克森持续未能打入运动战入球,而洛国富甚至还没有联赛出场纪录。此外,国际足联球员变更会籍规定即将正式调整,包括蒋光太在内的部分效力于中超联赛的入籍球员亦有望获得代表国足参赛的资格,因此如何取舍,李铁也需要慎重思量。  据了解,国足外籍助教科林·库珀、体能教练阿德里安本周将飞抵上海,随后按防疫规定接受必要隔离观察,从而为接下来的国足带队工作做准备。  文/本报记者 肖赧 统筹/杜锐 
    2020-09-09 08:33:31国足
  • 足协青训大纲:国家队踢攻势足球 各梯队踢顶级赛事
      中新网客户端9月8日电 由中国足球协会起草的《中国足协青少年训练大纲(征求意见稿)》8日通过中国足协网站对外公布。对于中国足球青训目标目标,足协强调,“中国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等中国各级国字号梯队全部入围世界范围最高级别赛事。”  《大纲》称,中国足球青训将围绕中国国家队的比赛理念,展开球员和教练员选材、对应的训练和测试方法、体育科学和医学、运动表现力分析等工作。  对于中国足球的青训目标,《大纲》明确提出了三点,具体为:  “我们通过艰苦、正确、持续、有效的努力,为中国足球培养能够为国争光且与“足球发达国家”相媲美的本土球员和教练员;  中国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等中国各级国字号梯队在比赛中展示出与中国国家队比赛统一的踢球风格和战术打法;  中国国家队、国奥队、国青队、国少队等中国各级国字号梯队全部入围世界范围最高级别赛事。”  此外,对于中国国家队的比赛理念,《大纲》也列出了四点:  以攻势足球为主导,追求攻守平衡,崇尚更有侵略性、灵活性的战术风格,敢于控球并积极创造机会;  提升团队战术合作执行能力,在攻守转换中快速高效;  充分发挥中国球员在速度、灵敏方面的特点,在个人对抗中自信果敢;  打造一支能征善战、作风优良、团结协作的球队。  《大纲》还提到,中国足球的青训理念,包括球员发展理念、比赛理念、训练理念和执教理念。其中,球员发展理念即球员的培养需要做到夯实基础和全面发展,遵从“五环”模型。球员培养“五环”模型  《大纲》称,球员的竞技能力主要由技术、战术、身体、心智及社交共五个要素构成。球员培养“五环”模型简要说明了年轻球员在其自身成长与发展过程中应考虑的要素,“五环”之间相互连接,相互支持。  “技术、战术、身体、心智及社交五个要素分别对应球员的五种能力:技术能力、战术能力、体能、心智能力和社交能力。如果年轻球员想要完全释放潜力,就必须重视这些影响因素。由于每位球员个体的优缺点具有明显的独立性和差异性。所以,在球员成长和发展中,在教练员和他人的支持、帮助下,需要不断地学习和训练。”(完)
    2020-09-08 15:02:37国足
  • 归化球员渐增并代表国足出战 中国足球的幸与不幸
      归化球员翻倍 中国足球的幸与不幸  2019年6月7日,没人知道半年多后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国足主教练还是意大利人里皮,这一天国足与菲律宾的热身赛,诞生了中国足球历史上的里程碑时刻:归化球员李可(原籍英国,有中国血统)披上国足球衣“为祖国而战”,这是国足阵容中第一次出现归化球员。  排名在亚洲“稳居”第8名或者第9名的国足要想通过亚洲区预选赛40强赛、并在随后的12强赛中拿到世界杯入场券(至少排名前四),仅靠一个李可当然不够。2019年8月,艾克森(原籍巴西,无中国血统)成为第二位进入国家队的归化球员,在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对阵马尔代夫队的首秀,艾克森便有进球入账——在球迷看来,李可落位后腰,艾克森司职中锋,两名归化球员足够国足撑到12强赛。  但随着对手实力增强,国足客场先平菲律宾再负叙利亚,就连晋级12强赛都不再保险,严峻的形势逼迫国足起用更多归化球员。由于新冠肺炎疫情让40强赛一延再延,最终亚足联确认明年3月开踢,这让国足获得宝贵的备战时间,洛国富(原籍巴西,无中国血统)今年5月进入国足集训队,可惜因伤退出,而阿兰(原籍巴西,无中国血统)只是因为疫情原因未能入选一期国足集训名单。  更多归化球员的加入,是国足晋级12强赛以及在12强赛中争取世界杯出线名额的重要砝码——国际足联即将颁布的新政,则可以帮助更多已经入籍但未能获得代表国足参赛资格的归化球员在12强赛来临之前披上国足战袍。  经过相关部门大量艰苦但专业的工作,国际足联上周在官网发布公告,表示在9月18日召开的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国际足联代表将审议多项现有规则的修改动议——对于下定决心要获得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出线权的中国足球而言,由国际足联技术工作小组提出的“球员身份转换规定的修改”至关重要,几乎所有与记者谈及此事的业内人士都认为“这简直是帮了国足天大的忙”,动议一旦通过,国足最需要的中卫人选就可以锁定蒋光太(原籍英国,有中国血统)。  在现行政策框架下,蒋光太因曾经入选英格兰青年队并征战欧青赛而无法再代表国足出赛,但依照即将提出的“会籍变更”条款,如蒋光太在代表英格兰青年队参赛时不满21周岁,即可按相关规定转换会籍即代表国足参赛。  曾代表挪威青年队打过欧青赛预选赛的侯永永(原籍挪威,有中国血统)也将因为“转换新政”而具备代表国足出赛的资格。  在蒋光太、侯永永身后,就连曾经代表巴西参加了世少赛和世青赛的特谢拉(尚未入籍)都符合“可转换会籍”的新规——现年30岁的特谢拉是中超赛场江苏苏宁队核心球员,2009年世青赛特谢拉代表巴西国青队打满全部7场比赛并有3粒入球,他完全符合国际足联“可转换会籍”的最新条件,并且他本人多次表达对中超联赛、对中国的喜爱:他的家人都在南京居住,女儿在国际学校上学,去年接受当地记者采访时特谢拉也谈到“如果中国足协发出邀请,我会和家人认真商量”。  有政策研究人士列出的名单显示,当前征战中超联赛的归化球员已达10人之多,其中上海申花队钱杰给已无可能代表国足参赛,高拉特(效力于河北华夏幸福俱乐部)和德尔加多(山东鲁能俱乐部)3年后可满足居住条件具备代表国足出战资格,理论上其余7名球员都可在明年3月的40强赛阶段进入国足名单——而今年只要入籍便有代表国足参赛资格的除特谢拉,还有河南建业队核心伊沃(巴西籍)、武汉卓尔锋线杀手埃弗拉(科特迪瓦籍)。  从2名归化球员到4至5名归化球员再到6至7名归化球员,无论球迷如何议论,有了更多选择的国足实力大涨,从比赛角度而言,12强赛的亚洲前四也不再是遥不可及的目标,世界杯之路好走很多。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曾在不同场合多次表示,国家队不可能出现11名球员都是归化球员的极端情况,中国足协不会大规模引进归化球员,“足球归化不是基本政策”。但正如中国足协在最初的纠结中最终决定“为了打进世界杯在国家队中引入归化球员”,现在面临的第二个现实问题是“2个归化球员不足以冲击世界杯决赛圈”,4至5名归化球员首发出战40强赛和12强赛并不唐突。  “国足打进世界杯”社会意义重大。自从2015年《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出台,中国足球在基础建设层面发生着显著变化——校园足球逐渐普及,认识足球、接触足球、参与足球、喜爱足球的孩子日益增多,尽管质量层面没有可能一步到位,但足球人口急剧萎缩的现象大有改观。以目前正在进行的北京市中小学生传统赛事“百队杯”(小学阶段12岁以下男女混合参赛)为例,6岁以下年龄组37支球队;7岁以下年龄组72支球队,8岁以下年龄组109支球队,9岁以下年龄组143支球队,10岁以下年龄组96支球队,11岁以下年龄组71支球队,12岁以下年龄组51支球队……粗略计算已有3000名小学生在这个暑假投身绿茵场享受属于他们的足球快乐,笑容和泪水,都是足球给孩子们的自然回馈。  这些球场上最稚嫩的草根阶层,是中国足球宝贵“幼苗”,需要更多归化球员全力相助的国足肩负着给“幼苗”提供更多阳光的责任——中国足球的幸与不幸,其实并不在于政策的制定和修补,而在于自身的选择与坚持。  本报北京8月24日电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剑
    2020-08-25 08:32:31国足
  • 国际足联修订球员变更会籍规则 利好中国男足
      当地时间8月19日,国际足联(FIFA)通过官网公布了9月18日第70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会议议程及有待审议通过的各项规则制定与修改动议。这其中就包括由FIFA技术工作小组提出的“球员身份转换规定的修订案动议”,由于此规定事关当下国际足坛流行的“球员入籍与归化”,因此备受各洲足联及各会员协会关注。  “球员转会会籍”修改了哪些内容?  国际足联技术工作小组对“球员转会会籍”规定修改作了非常详尽的说明。其中第9章第2条清晰地列出“转会会员协会申请获得批准须符合的具体情形”。  规则共涉及5种情形。第一,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级别(除A级赛外)、任何种类的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第1场全场或部分比赛时,他已经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  第二,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级别(除A级赛外)、任何种类的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第1场全场或部分比赛时,尚未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时,尚未满21周岁。  第三,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中的1场A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1场比赛时,他已经获得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正式大赛中的最后一场比赛时,尚未满21周岁;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尚未超过3场,不管是正式大赛或非正式大赛;代表原协会出场参加任何种类的足球国际A级赛最后一场时已经过去3年,不管是正式或非正式大赛;没有参加过A级赛级别的国际足联世界杯赛或洲际足联决赛阶段比赛。  第四,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第1场比赛后,希望代表被吸纳为国际足联成员的协会出战的;未代表原协会参加任何种类足球的正式大赛(含A级赛的任何级别)中的比赛、希望代表被吸纳为国际足联成员的协会出战的。  第五,这名球员代表原协会参加了任何种类正式大赛中的1场A级赛;由于政府部门的决定、未经本人同意或违背其意愿而导致永久丧失国籍;拥有他所希望代表的协会所在国(或地区)的国籍。  是否有利于国足选择引进入籍球员?  从规则调整情况看,国际足联非常希望借此之机理清“球员会籍变更”涉及的具体概念、尽可能减少因规则模糊不清引发的争议。例如,原规定第7条显示,“球员年满18周岁后在相关会员协会所在国(地区)领土上不间断地生活至少5年”,这就可能导致歧义产生。据了解,高拉特归化的问题就曾引发争议。有人根据原规则解读认为,只要高拉特满足“在该国(或地区)住满183天”,这意味着他在中国住满1年,这样的话,即便他曾被短暂租借给巴甲帕尔梅拉斯俱乐部,那么也能因去年早早回到中国而满足“183天”这个居住时限要求。再加上此前他在中超连续效力的4个赛季,他已符合在中国居住满5年这个“硬性指标”。  但国际足联通过此次规则修订,给出了不同解释。规则明确指出,如果一名球员在转换目标会员协会在册俱乐部效力不足5个赛季,且随后转会到另一家不同协会在册俱乐部”,那么就会被认定为在某一会员协会国(地区)累计工作或居住时限出现“中断”。如果球员仍要变更会籍,就需要重新计算时间。因此,一旦新规则被推出,高拉特恐无法获得代表中国队参加卡塔尔世预赛40强赛或者12强赛的资格。  不过,总体来说,规则调整有利于丰富中国队引进入籍球员的选择。  谁还有望获代表中国队比赛资格?  本赛季在恒大防线大放异彩的入籍球员蒋光太,就有望借规则调整之机变更国际足联会籍,从而获得代表中国队参赛的资格。  资料显示,蒋光太此前面临两方面问题。首先,他曾代表英格兰不同年龄段青少年代表队参赛,包括欧足联主办的多项正式比赛。其次,他代表英格兰青少年队出战时,并未获得中国国籍。有国内媒体称,蒋光太于2019年9月18日在广州拿到中国护照,取得中国国籍。因此,国际足联目前并未批准其代表中国队参赛的资格。  不过对照规则调整动议的第9章第2条内容,不难发现蒋光太变更国际足联会籍“重现曙光”。如果上述规则在今年9月18日第70届国际足联全体代表大会上获得通过,那么中国队只要有需求,中国足协就可以为蒋光太重新启动变更会籍申请程序。蒋光太也非常有希望在国足征战世预赛的关键期驰援球队。  北京中赫国安队的侯永永、被恒大租借给中甲昆山FC的萧涛涛,这两位入籍球员的情形与蒋光太亦有相近之处,他们也都有望按新规获得代表中国队比赛的资格,至于他们是否入队,则要看主教练李铁是否认可他们的能力、状态。  如果规则调整获得通过,那么中国足协、中国队还可以进一步拓宽入籍球员引进的选择面。举例来说,效力于江苏苏宁队的巴西前锋特谢拉,他从2016年2月份正式加盟江苏苏宁队效力,至明年2月份就可符合在中国居住满5年的规定。虽然受疫情影响,特谢拉返回中国的时间相对较晚,但新规则第5章第5条对类似“特别状况”作了说明。疫情的发生是不可抗力,因此在此期间产生的入籍申请,可提请国际足联“酌情”处理。此外,效力于武汉卓尔队的埃弗拉、河南建业队的伊沃按新规则也都具备变更会籍的条件。  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0-08-21 09:19:55国足
国足

国足最前沿,提供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最新动态和赛事赛况赛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