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独家”变“分销” 中超赛事“制播分离”已不可逆转
    3月1日晚,互联网上传出有关“中国足协已与PP体育解除中超独家版权协议”的消息。北京青年报记者当晚经核实获悉,受2020赛季中超联赛版权合作费用迟迟未能按协议收到的影响,中超公司已于2月8日向中超联赛媒体版权独家合作伙伴体奥动力发去了解约函。虽然严格意义来说,目前双方还要就解约一事落实具体程序,但结合当下PP体育(中超联赛新媒体转播权持有方)母公司苏宁遭遇的现实经济困境,双方的“独家合作”很可能提前终止。中超联赛版权合作模式由“独家”转向“分销”,版权合作“制播分离”的势头已不可逆转。解约是因PP体育拖欠转播分红?3月1日晚,有报道称,中国足协已经与PP体育解除了中超联赛的独家版权协议。该报道称,“解约的部分原因是出于对PP体育方面拖欠的转播分红还没有付清的顾虑。”事实上,关于中超联赛媒体版权合作,外界存在一定的误读。2015年10月,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惊人价格拿下2016至2020年5个赛季的媒体版权合作权益。已知信息显示,体奥动力随后以每年13.5亿元的价格,将合作周期前两年的新媒体独家转播权分别售予当时的乐视体育、苏宁体育。相关报道称,随着2017年足协针对职业联赛一系列新政,市场有声音认为,中超联赛的竞争性和观赏性遭到损害,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随之贬值,版权方、赞助商和媒体平台的利益受损,同时信心受挫,因为今后培育国内体育赛事的付费市场将更加艰难。于是,体奥动力和中超重新谈判,希望将版权合约延长。彼时,体奥动力总经理赵军曾公开表示:“国内体育市场的版权泡沫该破裂了,当初买的是未来,可未来迟迟不来,需要重新谈判。”合作双方约定应付额度差距有多大?在这种情况下,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之间的协议受到了一定调整。2018年1月19日,中超公司在股东大会上通过决议,一致同意对中超版权合作费用及周期进行调整。于是,双方“5年80亿元”的合作周期与金额被调整为“10年110亿元”。据了解,从2016至2019的4个赛季里,体奥动力按约定向中超公司累计支付了40亿元的版权合作费用。但2020年,受疫情及其他客观因素影响,作为享有中超联赛转播权益的PP体育受母公司苏宁面临经济困境影响,在向体奥动力给付转播合作费用的过程中举步维艰。据了解,直到牛年春节到来前,体奥动力受上述因素影响,也仅向中超公司支付了1.5亿元的2020赛季版权合作费用,中超公司之所以能在农历春节前后按平均每家约1000万元的标准向中超各俱乐部支付上赛季联赛参赛费(分红)首付款,也是因为这笔费用的到位。但这一数额与合作双方约定的应付额度存在巨大差距。面对合作方面临的困境,中超公司经内部沟通及理性分析后,认为对方已很难及时给付合作费用,因此决定向体奥动力发出解约函。中超联赛接下来如何运作?对于各方面临的困境,中超公司及职业联盟筹备组也非常理解。但新赛季中超联赛即将开赛,联赛的筹备与运行需要耗费巨大的资金。在这种情况下,中超公司与“筹备组”也不得不在节流的同时,竭力开源。据了解,目前包括腾讯在内的部分企业已经表现出介入中超版权合作的兴趣。但如果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或者说体奥动力与PP体育的合作仍继续,那么严格意义上来说,中超公司、职业联盟筹备组就无法与其他潜在合作伙伴落实具体合作内容。据了解,职业联盟筹备组在近期已经明确各项工作的具体分工。如果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最终确认“分手”,那么接下来中超联赛的制作将由职业联盟来操作,随后“职业联盟”再将联赛媒体转播权益分销给各合作方。相比于独家合作,“分销”的一个突出益处在于扩大联赛传播受众面。据悉,各方近期仍在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实际上也欢迎更多有实力,热爱中国足球的单位或个人以各种方式加入中超联赛合作阵营。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1-03-02 09:38:40中超
  • 哥伦比亚球员金特罗加盟深足
    新华社深圳3月1日电(记者王楚捷、王浩明)深圳市足球俱乐部1日宣布,哥伦比亚籍球员胡安·费尔南多·金特罗加盟球队,这名28岁的中场球员将在新赛季身披10号球衣,代表深足出战各项赛事。2009年,金特罗在哥伦比亚球队恩维加多开启职业生涯。2013年7月,他加盟葡超劲旅波尔图,效力期间共出场64次,贡献7粒进球和11次助攻,并在2014年帮助球队拿到葡萄牙超级杯冠军。2017年,金特罗回到南美,并于2018年开始为阿根廷河床俱乐部效力,3个赛季共出场60次,贡献10粒进球、7次助攻,帮助球队夺得2018年南美解放者杯、2019年南美超级杯以及2019年阿根廷杯冠军。据悉,金特罗身高1米69,擅长踢前腰,还可胜任右前卫、右边锋等位置,脚下技术出色,擅长盘带,定位球助攻及破门、关键传球和远射能力出色。他的到来可帮助深足提高中场的组织能力。值得一提的是,深足此次推出的金特罗加盟官宣视频十分富有创意,将新援加盟与虚拟足球游戏进行“联动”,拉近了与球迷之间的距离,受到广泛好评。
    2021-03-02 08:45:13中超
  • “金元足球”浪潮退去,中超经历“成长痛”
    2月28日下午5时是中国足协规定的国内联赛准入“生死线”,不能在截止时间前上交全体签名的上赛季工资奖金确认表的球队,将无缘征战新赛季。可惜的是,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球迷等来的,却是两支中超球队无奈告别的消息。28日下午1时15分,江苏足球俱乐部(原江苏苏宁)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公告,宣布旗下各级别球队停止运营,同时表示“期待与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洽谈后续发展事宜”。然而直到截止时间过去,依然没有任何好消息传来,换言之,就算没有官宣解散,这支上赛季中超的冠军队也已经名存实亡。同样命悬一线的天津津门虎,最终也因为没能提交新的工资奖金确认表,而无缘新赛季中超联赛。一天之内告别两支球队,其中一支还是上届联赛冠军,在金元足球的浪潮退去后,中超联赛正在经历难熬的“成长痛”。  图说:江苏苏宁公告 官方图江苏足球俱乐部深陷财务危局,早已不是秘密。进入2021年后,在中超对手陆续开启新赛季备战时,作为卫冕冠军的他们,却始终没有向球员发布集结通知,这个冬天,除了完成球队名称去企业化以及续约核心吴曦,围绕江苏队的几乎都是坏消息。上周,俱乐部传出可能“零元转让”的消息,并与省内的一些企业有过洽谈,但一切还是因为球队5亿元人民币的负债戛然而止。无独有偶,同样备受关注的国安股权转让一事,早前也因为俱乐部超过17亿元的债务而陷入僵局。说到底,这些债务都是在为前些年的疯狂“烧钱”买单。时光拨回到2016年,那正是资本大量注入中超球队的时候,火爆的球市加上5年80亿元的版权“大单”,让众多投资人义无反顾地砸下重金。根据国际足联公布的报告,那个赛季中超球队的转会支出超过4亿美元,收入却仅有1050万美元,几乎没有任何自身造血能力的中超俱乐部,大都是以牺牲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为代价,在收支严重不平衡的情况下,维持着表面的风光。更麻烦的是,这样疯狂的趋势,直到2020赛季前才有所收敛,自身的商业开发大都停滞不前,“军备竞赛”却没有停止,俱乐部连年向母公司“举债”,自然在所难免。中超俱乐部投资人虽然大都财大气粗,但毕竟是驰骋商场多年的老江湖,“亏本生意不能做”,肯定是底线,眼见着每年砸下真金白银越来越多,拿到的却只有球队的“借债证明”,加上企业自身发展情况的变化及疫情等因素,自然要重新评估投资价值。于是在这个冬天,近几年为重庆足球花费了几十亿的当代,有些力不从心了;支持了天津足球23年的泰达,想好聚好散了;连刚刚拿下冠军的苏宁,也支撑不住了……  图说:江苏苏宁是去年的中超冠军 新华社图与早早传出“放弃治疗”消息的津门虎相比,之前始终在希望与绝望间游走的江苏队寿终正寝,所引发的震动相对要更大一些。作为上赛季中超的冠军球队,江苏的无奈告别,恐怕还会引发好几次“余震”。上月初,老将刘建业曾通过社交平台向江苏队方面讨要欠薪,而队内没有拿到薪水的球员并不在少数,如今俱乐部已确认停止运营,球员、教练及其他工作人员的欠薪问题如何解决,恐怕会成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焦点之一。尽管目前沧州雄狮(原石家庄永昌)和浙江队(原浙江绿城)方面已经接到了可能递补参加中超的通知,但在江苏队名存实亡后,新赛季的超级杯是否进行;第一阶段AB分组又该如何调整等问题,也会让中国足协头疼。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作为联赛冠军的江苏队,拥有直通亚冠小组赛的资格,如果亚足联将“俱乐部停止运营”认定为自动放弃,那么中超不仅会损失一个亚冠资格,更会遭到罚款和扣除亚足联联赛积分的处罚;即便最终按照“山东泰山事件”的模式处理,足协也需要与可能递补参赛的重庆队沟通。总而言之,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小“联赛冠军次年退出”所带来的的影响,已经是足协和职业联盟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了。古语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2021年初的冬天,应该是中超联赛成立至今,最苦涩的一段日子。巧合的是,28日的南京和天津,都降下了阵雨,但愿这天降的苦涩“泪水”,能成为中超联赛真正洗尽铅华的开始。(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2021-03-01 09:21:50中超
  • 江苏足球俱乐部公告: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人民网北京2月28日电 (欧兴荣)中超新科冠军江苏(原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28日发布官方公告,即日起,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期待更多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参与洽谈后续发展事宜。公告中写道:自2015年12月受让承接后,江苏足球俱乐部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男足获得1次中超冠军、1次中超亚军、2次足协杯亚军、1次超级杯亚军和1次中超预备队联赛冠军;女足获得1次女超冠军、2次女超亚军、2次锦标赛冠军、3次足协杯冠军、1次超级杯冠军和1次亚冠亚军。但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江苏足球俱乐部无法有效保障继续征战中超、亚冠赛场。近半年来,俱乐部多方奔走寻求承接,以极大的诚意转让俱乐部股权,不放弃江苏足球俱乐部传承的一丝机会。值此2021赛季准入截止之际,纵使对为俱乐部争得无上荣誉的球员和与俱乐部休戚与共的球迷有万般的不舍,但不得不遗憾公告——即日起,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与我们洽谈后续发展事宜。江苏足球俱乐部宣布停止运营公告全文。(图片来源:江苏足球俱乐部官方微博)
    2021-03-01 08:55:09中超
  • 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正式更名为河北足球俱乐部
    新华社石家庄2月25日电(记者杨帆、郭雅茹)25日,中超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称,俱乐部已经完成全部企业名称变更手续,即日起正式更名为河北足球俱乐部。俱乐部方面称,俱乐部新队徽也揭开帷幕。新队徽沿用了此前象征竞技之师的盾牌形状与中华图腾“龙”的形象。腾龙上方“HEBFC”为河北足球俱乐部英文全称HEBEI FOOTBALL CLUB的缩写。“SINCE 2009(起源于2009年)”则是出于对球队历史的尊重,俱乐部正是以2009年全运会河北省男子足球队为班底组建并发展至今。2010年5月28日,河北中基地产依托河北省全运队在石家庄成立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经过2011、2012和2013三个赛季中乙联赛的征战升入中甲联赛。2015年1月,华夏幸福收购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更名为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
    2021-02-26 14:31:18中超
  • “独家”变“分销” 中超赛事“制播分离”已不可逆转
    3月1日晚,互联网上传出有关“中国足协已与PP体育解除中超独家版权协议”的消息。北京青年报记者当晚经核实获悉,受2020赛季中超联赛版权合作费用迟迟未能按协议收到的影响,中超公司已于2月8日向中超联赛媒体版权独家合作伙伴体奥动力发去了解约函。虽然严格意义来说,目前双方还要就解约一事落实具体程序,但结合当下PP体育(中超联赛新媒体转播权持有方)母公司苏宁遭遇的现实经济困境,双方的“独家合作”很可能提前终止。中超联赛版权合作模式由“独家”转向“分销”,版权合作“制播分离”的势头已不可逆转。解约是因PP体育拖欠转播分红?3月1日晚,有报道称,中国足协已经与PP体育解除了中超联赛的独家版权协议。该报道称,“解约的部分原因是出于对PP体育方面拖欠的转播分红还没有付清的顾虑。”事实上,关于中超联赛媒体版权合作,外界存在一定的误读。2015年10月,体奥动力以80亿元的惊人价格拿下2016至2020年5个赛季的媒体版权合作权益。已知信息显示,体奥动力随后以每年13.5亿元的价格,将合作周期前两年的新媒体独家转播权分别售予当时的乐视体育、苏宁体育。相关报道称,随着2017年足协针对职业联赛一系列新政,市场有声音认为,中超联赛的竞争性和观赏性遭到损害,中超联赛的商业价值随之贬值,版权方、赞助商和媒体平台的利益受损,同时信心受挫,因为今后培育国内体育赛事的付费市场将更加艰难。于是,体奥动力和中超重新谈判,希望将版权合约延长。彼时,体奥动力总经理赵军曾公开表示:“国内体育市场的版权泡沫该破裂了,当初买的是未来,可未来迟迟不来,需要重新谈判。”合作双方约定应付额度差距有多大?在这种情况下,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之间的协议受到了一定调整。2018年1月19日,中超公司在股东大会上通过决议,一致同意对中超版权合作费用及周期进行调整。于是,双方“5年80亿元”的合作周期与金额被调整为“10年110亿元”。据了解,从2016至2019的4个赛季里,体奥动力按约定向中超公司累计支付了40亿元的版权合作费用。但2020年,受疫情及其他客观因素影响,作为享有中超联赛转播权益的PP体育受母公司苏宁面临经济困境影响,在向体奥动力给付转播合作费用的过程中举步维艰。据了解,直到牛年春节到来前,体奥动力受上述因素影响,也仅向中超公司支付了1.5亿元的2020赛季版权合作费用,中超公司之所以能在农历春节前后按平均每家约1000万元的标准向中超各俱乐部支付上赛季联赛参赛费(分红)首付款,也是因为这笔费用的到位。但这一数额与合作双方约定的应付额度存在巨大差距。面对合作方面临的困境,中超公司经内部沟通及理性分析后,认为对方已很难及时给付合作费用,因此决定向体奥动力发出解约函。中超联赛接下来如何运作?对于各方面临的困境,中超公司及职业联盟筹备组也非常理解。但新赛季中超联赛即将开赛,联赛的筹备与运行需要耗费巨大的资金。在这种情况下,中超公司与“筹备组”也不得不在节流的同时,竭力开源。据了解,目前包括腾讯在内的部分企业已经表现出介入中超版权合作的兴趣。但如果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或者说体奥动力与PP体育的合作仍继续,那么严格意义上来说,中超公司、职业联盟筹备组就无法与其他潜在合作伙伴落实具体合作内容。据了解,职业联盟筹备组在近期已经明确各项工作的具体分工。如果中超公司与体奥动力最终确认“分手”,那么接下来中超联赛的制作将由职业联盟来操作,随后“职业联盟”再将联赛媒体转播权益分销给各合作方。相比于独家合作,“分销”的一个突出益处在于扩大联赛传播受众面。据悉,各方近期仍在就相关问题进行沟通。中国足协、职业联盟筹备组实际上也欢迎更多有实力,热爱中国足球的单位或个人以各种方式加入中超联赛合作阵营。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1-03-02 09:38:40中超
  • 哥伦比亚球员金特罗加盟深足
    新华社深圳3月1日电(记者王楚捷、王浩明)深圳市足球俱乐部1日宣布,哥伦比亚籍球员胡安·费尔南多·金特罗加盟球队,这名28岁的中场球员将在新赛季身披10号球衣,代表深足出战各项赛事。2009年,金特罗在哥伦比亚球队恩维加多开启职业生涯。2013年7月,他加盟葡超劲旅波尔图,效力期间共出场64次,贡献7粒进球和11次助攻,并在2014年帮助球队拿到葡萄牙超级杯冠军。2017年,金特罗回到南美,并于2018年开始为阿根廷河床俱乐部效力,3个赛季共出场60次,贡献10粒进球、7次助攻,帮助球队夺得2018年南美解放者杯、2019年南美超级杯以及2019年阿根廷杯冠军。据悉,金特罗身高1米69,擅长踢前腰,还可胜任右前卫、右边锋等位置,脚下技术出色,擅长盘带,定位球助攻及破门、关键传球和远射能力出色。他的到来可帮助深足提高中场的组织能力。值得一提的是,深足此次推出的金特罗加盟官宣视频十分富有创意,将新援加盟与虚拟足球游戏进行“联动”,拉近了与球迷之间的距离,受到广泛好评。
    2021-03-02 08:45:13中超
  • “金元足球”浪潮退去,中超经历“成长痛”
    2月28日下午5时是中国足协规定的国内联赛准入“生死线”,不能在截止时间前上交全体签名的上赛季工资奖金确认表的球队,将无缘征战新赛季。可惜的是,在这最后的关键时刻,球迷等来的,却是两支中超球队无奈告别的消息。28日下午1时15分,江苏足球俱乐部(原江苏苏宁)通过官方微博发布公告,宣布旗下各级别球队停止运营,同时表示“期待与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洽谈后续发展事宜”。然而直到截止时间过去,依然没有任何好消息传来,换言之,就算没有官宣解散,这支上赛季中超的冠军队也已经名存实亡。同样命悬一线的天津津门虎,最终也因为没能提交新的工资奖金确认表,而无缘新赛季中超联赛。一天之内告别两支球队,其中一支还是上届联赛冠军,在金元足球的浪潮退去后,中超联赛正在经历难熬的“成长痛”。  图说:江苏苏宁公告 官方图江苏足球俱乐部深陷财务危局,早已不是秘密。进入2021年后,在中超对手陆续开启新赛季备战时,作为卫冕冠军的他们,却始终没有向球员发布集结通知,这个冬天,除了完成球队名称去企业化以及续约核心吴曦,围绕江苏队的几乎都是坏消息。上周,俱乐部传出可能“零元转让”的消息,并与省内的一些企业有过洽谈,但一切还是因为球队5亿元人民币的负债戛然而止。无独有偶,同样备受关注的国安股权转让一事,早前也因为俱乐部超过17亿元的债务而陷入僵局。说到底,这些债务都是在为前些年的疯狂“烧钱”买单。时光拨回到2016年,那正是资本大量注入中超球队的时候,火爆的球市加上5年80亿元的版权“大单”,让众多投资人义无反顾地砸下重金。根据国际足联公布的报告,那个赛季中超球队的转会支出超过4亿美元,收入却仅有1050万美元,几乎没有任何自身造血能力的中超俱乐部,大都是以牺牲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为代价,在收支严重不平衡的情况下,维持着表面的风光。更麻烦的是,这样疯狂的趋势,直到2020赛季前才有所收敛,自身的商业开发大都停滞不前,“军备竞赛”却没有停止,俱乐部连年向母公司“举债”,自然在所难免。中超俱乐部投资人虽然大都财大气粗,但毕竟是驰骋商场多年的老江湖,“亏本生意不能做”,肯定是底线,眼见着每年砸下真金白银越来越多,拿到的却只有球队的“借债证明”,加上企业自身发展情况的变化及疫情等因素,自然要重新评估投资价值。于是在这个冬天,近几年为重庆足球花费了几十亿的当代,有些力不从心了;支持了天津足球23年的泰达,想好聚好散了;连刚刚拿下冠军的苏宁,也支撑不住了……  图说:江苏苏宁是去年的中超冠军 新华社图与早早传出“放弃治疗”消息的津门虎相比,之前始终在希望与绝望间游走的江苏队寿终正寝,所引发的震动相对要更大一些。作为上赛季中超的冠军球队,江苏的无奈告别,恐怕还会引发好几次“余震”。上月初,老将刘建业曾通过社交平台向江苏队方面讨要欠薪,而队内没有拿到薪水的球员并不在少数,如今俱乐部已确认停止运营,球员、教练及其他工作人员的欠薪问题如何解决,恐怕会成为接下来一段时间的焦点之一。尽管目前沧州雄狮(原石家庄永昌)和浙江队(原浙江绿城)方面已经接到了可能递补参加中超的通知,但在江苏队名存实亡后,新赛季的超级杯是否进行;第一阶段AB分组又该如何调整等问题,也会让中国足协头疼。另外需要注意的是,作为联赛冠军的江苏队,拥有直通亚冠小组赛的资格,如果亚足联将“俱乐部停止运营”认定为自动放弃,那么中超不仅会损失一个亚冠资格,更会遭到罚款和扣除亚足联联赛积分的处罚;即便最终按照“山东泰山事件”的模式处理,足协也需要与可能递补参赛的重庆队沟通。总而言之,如何最大程度地减小“联赛冠军次年退出”所带来的的影响,已经是足协和职业联盟不得不思考的问题了。古语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2021年初的冬天,应该是中超联赛成立至今,最苦涩的一段日子。巧合的是,28日的南京和天津,都降下了阵雨,但愿这天降的苦涩“泪水”,能成为中超联赛真正洗尽铅华的开始。(新民晚报记者 陆玮鑫)
    2021-03-01 09:21:50中超
  • 江苏足球俱乐部公告: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
    人民网北京2月28日电 (欧兴荣)中超新科冠军江苏(原江苏苏宁)足球俱乐部28日发布官方公告,即日起,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期待更多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参与洽谈后续发展事宜。公告中写道:自2015年12月受让承接后,江苏足球俱乐部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男足获得1次中超冠军、1次中超亚军、2次足协杯亚军、1次超级杯亚军和1次中超预备队联赛冠军;女足获得1次女超冠军、2次女超亚军、2次锦标赛冠军、3次足协杯冠军、1次超级杯冠军和1次亚冠亚军。但由于各种无法控制的要素叠加,江苏足球俱乐部无法有效保障继续征战中超、亚冠赛场。近半年来,俱乐部多方奔走寻求承接,以极大的诚意转让俱乐部股权,不放弃江苏足球俱乐部传承的一丝机会。值此2021赛季准入截止之际,纵使对为俱乐部争得无上荣誉的球员和与俱乐部休戚与共的球迷有万般的不舍,但不得不遗憾公告——即日起,江苏足球俱乐部停止所属各球队的运营,同时在更大范围内期待社会有识之士和企业与我们洽谈后续发展事宜。江苏足球俱乐部宣布停止运营公告全文。(图片来源:江苏足球俱乐部官方微博)
    2021-03-01 08:55:09中超
  • 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正式更名为河北足球俱乐部
    新华社石家庄2月25日电(记者杨帆、郭雅茹)25日,中超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称,俱乐部已经完成全部企业名称变更手续,即日起正式更名为河北足球俱乐部。俱乐部方面称,俱乐部新队徽也揭开帷幕。新队徽沿用了此前象征竞技之师的盾牌形状与中华图腾“龙”的形象。腾龙上方“HEBFC”为河北足球俱乐部英文全称HEBEI FOOTBALL CLUB的缩写。“SINCE 2009(起源于2009年)”则是出于对球队历史的尊重,俱乐部正是以2009年全运会河北省男子足球队为班底组建并发展至今。2010年5月28日,河北中基地产依托河北省全运队在石家庄成立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经过2011、2012和2013三个赛季中乙联赛的征战升入中甲联赛。2015年1月,华夏幸福收购河北中基足球俱乐部,更名为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
    2021-02-26 14:31:18中超
中超

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简称“中超”。由中国足球协会组织,中超联赛股份公司运营。是中国大陆地区最高级别的职业足球联赛(中国港澳台有各自的足球协会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