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冠改踢赛会制? 中超四强难接受
      本报讯(记者 肖赧)卡塔尔《祖国报》的消息显示,亚足联6月3日召集西亚大区各会员协会代表开会,沟通本赛季亚冠联赛重启事宜。该媒体还透露,作为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国家,卡塔尔拥有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比赛场馆空调设施,因此也愿意承办2020赛季亚冠联赛西亚大区4个小组余下全部小组赛事以及部分阶段的淘汰赛比赛。  这则消息还透出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目前西亚大区各会员协会比较认同本赛季亚冠小组赛采用赛会制,而该动议实际也得到了亚足联主张。亚足联秘书长、拿督约翰·温莎此前一再强调,鉴于对赛事品牌及赛事商业利益的维护,亚足联绝对不会取消本赛季亚冠联赛。  不过,温莎的这席表态客观上来说,带有一定的“单方意愿”色彩。目前,虽然亚足联下属各会员协会的主流职业联赛已陆续开赛或明确重启时间表,西亚大区各协会受各国气候条件相近、地理位置接近等因素影响也比较容易接受“亚冠赛会制”的动议,但“赛会制”是否被东亚大区各协会接受,或者说是否适宜东亚大区各协会代表队,则存在诸多细节问题。  早在今年3月亚冠停摆后,以中、日、韩三国足协为主要代表的东亚大区就曾对“赛会制”提出了异议或保留意见。具体原因,主要是因为各协会需要妥善安排本国职业联赛赛程。以中国足协为例,须结合防疫工作的需要,对新赛季中超及各级职业赛事的赛历做一番细致的统筹安排。截至6月3日,新赛季国内各类足球赛事的重启还没有明确时间表。而随着时间推移,留给中超完赛的时间越来越少。  此外,对中国足协而言,国足40强赛余下4轮赛事的征战无疑是本年度国字号球队最重要的攻坚任务。国足备战、参加40强赛也需要中国足协在已经格外紧凑的竞赛周期里预留至少一个月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中国足协在赛程安排上给4家俱乐部预留出一个月左右的亚冠备战、比赛时间,那么各队也很难在某一个或某几个境外中立赛地长期停留,完成赛会制亚冠赛事。  在4支参加亚冠的中超球队中,除北京中赫国安今年3月与泰国清莱联队进行了一场小组赛客场比赛外,其余3支球队至今还没有参加哪怕一场亚冠小组赛赛事。假设按照每隔两天进行一场亚冠小组赛来计算,每支中超球队如集中在一地参加亚冠联赛,也需要20天左右的时间。如果淘汰赛仍要集中某赛地举行的话,竞赛周期被拉长到一个月以上就在所难免。这样一来,4支球队将无法正常参加中超联赛及国内其他赛事,对联赛完整性产生的破坏不言而喻。
    2020-06-04 08:35:22中超
  • 华夏主帅谢峰:备战有序 静待开赛
      原标题:华夏主帅谢峰:备战有序 静待开赛  新华社石家庄6月1日电(记者杨帆)中超赛事或将于六月、七月重启,日前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举行媒体开放日,主教练谢峰介绍了球队新赛季备战情况。  “可能大家从网上也看到了,6月26、27号可能开赛,但也可能推迟。我们按照6月底7月初开赛这么一个时间来调整,比赛有可能是赛会制,会非常密集。”谢峰说,训练中教练会给队员每三天安排一个大训练量,这样更接近比赛情况,帮助队员适应节奏。  谢峰介绍说,球队冬训从日本返回后一直没有打比赛,疫情给备战造成了困难。“接下来我们会安排5到6场比赛,会跟北体大、国安、长春亚泰等进行交流,这样对队员恢复有好处,没有比赛光训练是比较枯燥的。”他说。  对于队员情况,谢峰说:“队内球员身体情况还可以,个别有伤病,大部分还可以,我们安排比赛以后队员可能会比较兴奋。今年会给年轻球员更多机会,俱乐部有不少99年龄段的队员,包括从预备队上调的队员,他们都是我们的希望。”  及时回归的外援马尔康,是华夏队内现在唯一一名外援。“目前生活训练与队伍磨合都不错,非常开心。”马尔康说,联赛开始后其他外援可能无法及时回归,希望能用最好的发挥来帮助球队,承担更多的责任。  队员潘喜明表示:“今年备战时间拉长了,但球队一直按照计划训练,包括前一段时间足协提倡的春季大练兵,体能和身体状态都有很大提高,新赛季希望有好的表现。”
    2020-06-02 11:00:06中超
  • U15以下年龄组逐步恢复训练 国安小球员重返球场
      随着复工复产的不断深入,职业球队的梯队也有了新动向。北京中赫国安U15以下年龄组的多支梯队日前已经逐步恢复了常规训练,主要以恢复为主,“先不加量”。尽管现阶段各级青少年比赛都处于暂停状态,但在国安青训发展经理张辛昕看来,能重新站到球场上已经是胜利的开始了。为了给梯队小球员提供更好的教练资源,目前梯队除了聘请高水平的外教团队之外,还吸收其他的新鲜血液,比如刚从梯队退役的队员。  训练  以恢复为主 “先不加量”  从抵达训练场开始做体温监测到换好装备、走上草坪,小球员们止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激动——“踢球感觉真好”。面对好几个月没见面的教练和队友们,大家最想做的事就是赶紧开踢,一刻也不想停留。目前,除了个人技术教练扬科维奇之外,梯队教练组的外教团队已经全部归队并开启了日常工作。  站在场边的张辛昕看着这样的场景也颇有感触,他说:“别说孩子们激动了,绝大多数教练员一回到场地肯定也兴奋。”考虑到大家长时间没有进行系统的训练,现阶段的练习还是以恢复为主。  张辛昕对此阶段的训练计划做出了解读:“大家虽然很亢奋,但毕竟远离球场已经将近4个月的时间,现阶段最现实的安排就是让他们逐步恢复自己的体能,这是当务之急。目前的计划是一周三到四练,每次一个半小时左右,具体的开始时间是下午5点半。至于其他的技战术等等其他方面的训练,我们也会穿插其中,但首要任务是让他们重新站到球场上找到日常训练的感觉和节奏。”  由此看来,“先不加量”已经成为这个阶段不同梯队的训练宗旨。不过,一堂课下来,小队员们的反馈还是高度统一的,基本就是六个字:“不太累,还想练”。  计划  从基础做起 走好每一步  2017年中赫集团入主国安后,逐步完善球队的青训体系,组建不同年龄段梯队的同时也和学校达成合作,最大程度上保证小球员们的文化课学习不受影响。此番开启的低年龄组的训练则不早于下午5点半开始,这也是考虑到他们的现实情况,毕竟目前一些小球员所在的学校已经陆续开学复课,训练的计划还是要根据上课的时间进行统筹安排。由于现在需要家长接送孩子们往返于家里和训练场,这样贴心的安排也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可。  足球是一个追求极限与突破的团体项目,必要的比赛是队员不断进步的途径,如今无法进行比赛算不算是集训的一种遗憾呢?对此张辛昕表示:“的确,比赛对于大家的提升有着重要的作用,但对于我们这些低年龄段的梯队来说,他们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比如基本功,比如战术意识等等。我们不急于安排各种比赛,因为能站在训练场上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迈出坚实的一步了。”  此外,很多小球员都处在发育阶段,加之几个月没有系统地训练,体能和心理层面都没达到比赛的标准,盲目地拉开踢比赛,可能还会有其他的隐患出现。张辛昕举了个例子:“有个U12梯队的小球员比春节前训练时长高了不少,体型也壮了不少,孩子身高体重的增长会影响他们的速度、爆发力等,所以这个阶段要从最基础的做起,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  团队  前梯队成员“晋级”助教  今年9月即将正式组队的U12梯队成员已经基本完成签约,也开始了一周四次的训练。此前负责组队、挑选队员的张辛昕介绍了这支梯队除了年龄最小之外的另一个特点:“队中的小教练身份有些特殊。”  经张辛昕的指点,北京青年报记者才注意到身着黑色训练服指导小球员们训练的部分教练比其他教练要年轻不少。原来在这支即将正式筹备组建的U12队中,第一次有了曾经刚从梯队退役下来转行做助教的球员,这其中就有1999年出生的刘冀深。  去年,在刘冀深20岁时,他得知自己有机会能够以教练员的身份为国安效力,于是就拒绝了前往其他城市继续职业生涯的邀请,退役成为了一名青训教练。谈到自己的这次转型,他说:“很简单,我就是想为国安效力,这跟我当年作为球童有着最直接的关系。成为教练之后,我也可以更全面地去了解足球,不断地学习和进步。”  由此可见,刘冀深对北京、对国安的感情很深,让这样刚退役的球员加入梯队教练组中也将成为国安青训的一种尝试。对此,张辛昕说:“近些年有一个词叫做‘学院派教练’,我认为所谓的学院派并不是那些没经过专业足球训练的外行,而是具备不错能力和知识储备的年轻人,经过实战之后,他们有成为学院派教练的潜力。试想一下,10年后的他们具备相当的执教经验,而那时也不过30岁出头而已,还能不断接受新鲜事物,球队也需要这样的年轻血液补充到教练组。”  对于国安能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刘冀深也深表感激。至于未来,刘冀深也有着自己的规划:“一步步来,先把我现阶段助理教练和技术陪练的角色扮演好,尽快考取相应的教练员资格证,提升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在国安当教练。”
    2020-06-02 08:54:16中超
  • 北京中赫国安发起公益活动致敬抗疫工作者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记者韦骅、汪涌)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31日宣布,将携手公益品牌“关心”,通过多种形式对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医务工作者等表示感谢。  北京国安方面表示,目前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防控,人们的生活正在逐步恢复正常,这离不开医务工作者、基层工作人员、志愿者和许许多多普通人在疫情中的奉献和牺牲。  为了回馈这些医务工作者和球迷,北京国安携手俱乐部公益品牌“关心”,将“素衣白甲·抗疫英雄”“身虽无名·心有大爱”两款定制围巾,以及一线队球员撰写的定制明信片,送到了他们手中。北京国安希望以此表达俱乐部球员、全体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感谢,更希望借这个小活动将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传承下去。  北京国安相关负责人表示,足球带给人们的快乐和激情,不应该局限于赛场内。为了通过更多方式和渠道,让更多人在赛场之外感受到俱乐部对他们的爱和关心,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成立了公益品牌“关心”。“GUOAN·关心”既代表俱乐部对球迷、市民在赛场内外的关怀,也谐音自“国安心”,表明俱乐部立志将球队精神和文化传播到赛场之外。  据悉,未来“关心”将走进北京的学校、球场、社区和各种公益机构,以不同形式的活动为这座城市和市民提供更多力所能及的支持。
    2020-06-01 08:44:45中超
  • 足协公布职业联赛准入名单:辽足取消资格 深圳递补中超
      新华社北京5月23日电(记者肖世尧、公兵)中国足协23日公布2020赛季三级职业联赛准入名单,共有辽足等11家俱乐部因欠薪被取消准入资格,同时天津天海等5家俱乐部主动申报退出职业联赛。上赛季降级的深足将递补参加中超联赛,四川九牛等4家俱乐部递补参加中甲联赛。  根据中国足协通知,因存在欠薪行为且未能解决而被取消职业联赛准入资格的11家俱乐部为上赛季参加中甲联赛的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上海申鑫和辽宁足球俱乐部,以及参加中乙联赛的银川贺兰山、大连千兆、福建天信、延边北国、吉林百嘉、南京沙叶和保定英利易通。  此外,主动申报退出职业联赛的俱乐部包括上赛季参加中超联赛的天津天海、参加中乙联赛的深圳鹏城、杭州吴越钱唐以及参加中冠联赛的菏泽市曹州、南京巴兰塔。  在三级联赛准入名单中,有16家俱乐部获得中超联赛准入资格,深圳足球俱乐部将递补天津天海参加中超联赛。中甲则由上赛季的16支球队扩军至18家,其中苏州东吴、江西联盛、四川九牛足球以及昆山足球俱乐部均为递补参赛。  中乙联赛则有21家俱乐部获得准入资格。由于中超U23队和国青队也将参加中乙联赛,联赛的赛制和球队数量仍未最终确定。
    2020-05-25 08:10:16中超
  • 亚冠改踢赛会制? 中超四强难接受
      本报讯(记者 肖赧)卡塔尔《祖国报》的消息显示,亚足联6月3日召集西亚大区各会员协会代表开会,沟通本赛季亚冠联赛重启事宜。该媒体还透露,作为2022年世界杯东道主国家,卡塔尔拥有目前全球最先进的比赛场馆空调设施,因此也愿意承办2020赛季亚冠联赛西亚大区4个小组余下全部小组赛事以及部分阶段的淘汰赛比赛。  这则消息还透出一个重要信息,那就是目前西亚大区各会员协会比较认同本赛季亚冠小组赛采用赛会制,而该动议实际也得到了亚足联主张。亚足联秘书长、拿督约翰·温莎此前一再强调,鉴于对赛事品牌及赛事商业利益的维护,亚足联绝对不会取消本赛季亚冠联赛。  不过,温莎的这席表态客观上来说,带有一定的“单方意愿”色彩。目前,虽然亚足联下属各会员协会的主流职业联赛已陆续开赛或明确重启时间表,西亚大区各协会受各国气候条件相近、地理位置接近等因素影响也比较容易接受“亚冠赛会制”的动议,但“赛会制”是否被东亚大区各协会接受,或者说是否适宜东亚大区各协会代表队,则存在诸多细节问题。  早在今年3月亚冠停摆后,以中、日、韩三国足协为主要代表的东亚大区就曾对“赛会制”提出了异议或保留意见。具体原因,主要是因为各协会需要妥善安排本国职业联赛赛程。以中国足协为例,须结合防疫工作的需要,对新赛季中超及各级职业赛事的赛历做一番细致的统筹安排。截至6月3日,新赛季国内各类足球赛事的重启还没有明确时间表。而随着时间推移,留给中超完赛的时间越来越少。  此外,对中国足协而言,国足40强赛余下4轮赛事的征战无疑是本年度国字号球队最重要的攻坚任务。国足备战、参加40强赛也需要中国足协在已经格外紧凑的竞赛周期里预留至少一个月时间。在这种情况下,即便中国足协在赛程安排上给4家俱乐部预留出一个月左右的亚冠备战、比赛时间,那么各队也很难在某一个或某几个境外中立赛地长期停留,完成赛会制亚冠赛事。  在4支参加亚冠的中超球队中,除北京中赫国安今年3月与泰国清莱联队进行了一场小组赛客场比赛外,其余3支球队至今还没有参加哪怕一场亚冠小组赛赛事。假设按照每隔两天进行一场亚冠小组赛来计算,每支中超球队如集中在一地参加亚冠联赛,也需要20天左右的时间。如果淘汰赛仍要集中某赛地举行的话,竞赛周期被拉长到一个月以上就在所难免。这样一来,4支球队将无法正常参加中超联赛及国内其他赛事,对联赛完整性产生的破坏不言而喻。
    2020-06-04 08:35:22中超
  • 华夏主帅谢峰:备战有序 静待开赛
      原标题:华夏主帅谢峰:备战有序 静待开赛  新华社石家庄6月1日电(记者杨帆)中超赛事或将于六月、七月重启,日前河北华夏幸福足球俱乐部举行媒体开放日,主教练谢峰介绍了球队新赛季备战情况。  “可能大家从网上也看到了,6月26、27号可能开赛,但也可能推迟。我们按照6月底7月初开赛这么一个时间来调整,比赛有可能是赛会制,会非常密集。”谢峰说,训练中教练会给队员每三天安排一个大训练量,这样更接近比赛情况,帮助队员适应节奏。  谢峰介绍说,球队冬训从日本返回后一直没有打比赛,疫情给备战造成了困难。“接下来我们会安排5到6场比赛,会跟北体大、国安、长春亚泰等进行交流,这样对队员恢复有好处,没有比赛光训练是比较枯燥的。”他说。  对于队员情况,谢峰说:“队内球员身体情况还可以,个别有伤病,大部分还可以,我们安排比赛以后队员可能会比较兴奋。今年会给年轻球员更多机会,俱乐部有不少99年龄段的队员,包括从预备队上调的队员,他们都是我们的希望。”  及时回归的外援马尔康,是华夏队内现在唯一一名外援。“目前生活训练与队伍磨合都不错,非常开心。”马尔康说,联赛开始后其他外援可能无法及时回归,希望能用最好的发挥来帮助球队,承担更多的责任。  队员潘喜明表示:“今年备战时间拉长了,但球队一直按照计划训练,包括前一段时间足协提倡的春季大练兵,体能和身体状态都有很大提高,新赛季希望有好的表现。”
    2020-06-02 11:00:06中超
  • U15以下年龄组逐步恢复训练 国安小球员重返球场
      随着复工复产的不断深入,职业球队的梯队也有了新动向。北京中赫国安U15以下年龄组的多支梯队日前已经逐步恢复了常规训练,主要以恢复为主,“先不加量”。尽管现阶段各级青少年比赛都处于暂停状态,但在国安青训发展经理张辛昕看来,能重新站到球场上已经是胜利的开始了。为了给梯队小球员提供更好的教练资源,目前梯队除了聘请高水平的外教团队之外,还吸收其他的新鲜血液,比如刚从梯队退役的队员。  训练  以恢复为主 “先不加量”  从抵达训练场开始做体温监测到换好装备、走上草坪,小球员们止不住内心的兴奋和激动——“踢球感觉真好”。面对好几个月没见面的教练和队友们,大家最想做的事就是赶紧开踢,一刻也不想停留。目前,除了个人技术教练扬科维奇之外,梯队教练组的外教团队已经全部归队并开启了日常工作。  站在场边的张辛昕看着这样的场景也颇有感触,他说:“别说孩子们激动了,绝大多数教练员一回到场地肯定也兴奋。”考虑到大家长时间没有进行系统的训练,现阶段的练习还是以恢复为主。  张辛昕对此阶段的训练计划做出了解读:“大家虽然很亢奋,但毕竟远离球场已经将近4个月的时间,现阶段最现实的安排就是让他们逐步恢复自己的体能,这是当务之急。目前的计划是一周三到四练,每次一个半小时左右,具体的开始时间是下午5点半。至于其他的技战术等等其他方面的训练,我们也会穿插其中,但首要任务是让他们重新站到球场上找到日常训练的感觉和节奏。”  由此看来,“先不加量”已经成为这个阶段不同梯队的训练宗旨。不过,一堂课下来,小队员们的反馈还是高度统一的,基本就是六个字:“不太累,还想练”。  计划  从基础做起 走好每一步  2017年中赫集团入主国安后,逐步完善球队的青训体系,组建不同年龄段梯队的同时也和学校达成合作,最大程度上保证小球员们的文化课学习不受影响。此番开启的低年龄组的训练则不早于下午5点半开始,这也是考虑到他们的现实情况,毕竟目前一些小球员所在的学校已经陆续开学复课,训练的计划还是要根据上课的时间进行统筹安排。由于现在需要家长接送孩子们往返于家里和训练场,这样贴心的安排也得到了家长们的认可。  足球是一个追求极限与突破的团体项目,必要的比赛是队员不断进步的途径,如今无法进行比赛算不算是集训的一种遗憾呢?对此张辛昕表示:“的确,比赛对于大家的提升有着重要的作用,但对于我们这些低年龄段的梯队来说,他们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比如基本功,比如战术意识等等。我们不急于安排各种比赛,因为能站在训练场上对于我们来说,已经是迈出坚实的一步了。”  此外,很多小球员都处在发育阶段,加之几个月没有系统地训练,体能和心理层面都没达到比赛的标准,盲目地拉开踢比赛,可能还会有其他的隐患出现。张辛昕举了个例子:“有个U12梯队的小球员比春节前训练时长高了不少,体型也壮了不少,孩子身高体重的增长会影响他们的速度、爆发力等,所以这个阶段要从最基础的做起,踏踏实实走好每一步。”  团队  前梯队成员“晋级”助教  今年9月即将正式组队的U12梯队成员已经基本完成签约,也开始了一周四次的训练。此前负责组队、挑选队员的张辛昕介绍了这支梯队除了年龄最小之外的另一个特点:“队中的小教练身份有些特殊。”  经张辛昕的指点,北京青年报记者才注意到身着黑色训练服指导小球员们训练的部分教练比其他教练要年轻不少。原来在这支即将正式筹备组建的U12队中,第一次有了曾经刚从梯队退役下来转行做助教的球员,这其中就有1999年出生的刘冀深。  去年,在刘冀深20岁时,他得知自己有机会能够以教练员的身份为国安效力,于是就拒绝了前往其他城市继续职业生涯的邀请,退役成为了一名青训教练。谈到自己的这次转型,他说:“很简单,我就是想为国安效力,这跟我当年作为球童有着最直接的关系。成为教练之后,我也可以更全面地去了解足球,不断地学习和进步。”  由此可见,刘冀深对北京、对国安的感情很深,让这样刚退役的球员加入梯队教练组中也将成为国安青训的一种尝试。对此,张辛昕说:“近些年有一个词叫做‘学院派教练’,我认为所谓的学院派并不是那些没经过专业足球训练的外行,而是具备不错能力和知识储备的年轻人,经过实战之后,他们有成为学院派教练的潜力。试想一下,10年后的他们具备相当的执教经验,而那时也不过30岁出头而已,还能不断接受新鲜事物,球队也需要这样的年轻血液补充到教练组。”  对于国安能给自己这样一个机会,刘冀深也深表感激。至于未来,刘冀深也有着自己的规划:“一步步来,先把我现阶段助理教练和技术陪练的角色扮演好,尽快考取相应的教练员资格证,提升自己。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一直在国安当教练。”
    2020-06-02 08:54:16中超
  • 北京中赫国安发起公益活动致敬抗疫工作者
      新华社北京5月31日电(记者韦骅、汪涌)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31日宣布,将携手公益品牌“关心”,通过多种形式对参与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医务工作者等表示感谢。  北京国安方面表示,目前国内疫情得到了有效防控,人们的生活正在逐步恢复正常,这离不开医务工作者、基层工作人员、志愿者和许许多多普通人在疫情中的奉献和牺牲。  为了回馈这些医务工作者和球迷,北京国安携手俱乐部公益品牌“关心”,将“素衣白甲·抗疫英雄”“身虽无名·心有大爱”两款定制围巾,以及一线队球员撰写的定制明信片,送到了他们手中。北京国安希望以此表达俱乐部球员、全体工作人员对他们的感谢,更希望借这个小活动将他们无私奉献的精神传承下去。  北京国安相关负责人表示,足球带给人们的快乐和激情,不应该局限于赛场内。为了通过更多方式和渠道,让更多人在赛场之外感受到俱乐部对他们的爱和关心,北京中赫国安足球俱乐部成立了公益品牌“关心”。“GUOAN·关心”既代表俱乐部对球迷、市民在赛场内外的关怀,也谐音自“国安心”,表明俱乐部立志将球队精神和文化传播到赛场之外。  据悉,未来“关心”将走进北京的学校、球场、社区和各种公益机构,以不同形式的活动为这座城市和市民提供更多力所能及的支持。
    2020-06-01 08:44:45中超
  • 足协公布职业联赛准入名单:辽足取消资格 深圳递补中超
      新华社北京5月23日电(记者肖世尧、公兵)中国足协23日公布2020赛季三级职业联赛准入名单,共有辽足等11家俱乐部因欠薪被取消准入资格,同时天津天海等5家俱乐部主动申报退出职业联赛。上赛季降级的深足将递补参加中超联赛,四川九牛等4家俱乐部递补参加中甲联赛。  根据中国足协通知,因存在欠薪行为且未能解决而被取消职业联赛准入资格的11家俱乐部为上赛季参加中甲联赛的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上海申鑫和辽宁足球俱乐部,以及参加中乙联赛的银川贺兰山、大连千兆、福建天信、延边北国、吉林百嘉、南京沙叶和保定英利易通。  此外,主动申报退出职业联赛的俱乐部包括上赛季参加中超联赛的天津天海、参加中乙联赛的深圳鹏城、杭州吴越钱唐以及参加中冠联赛的菏泽市曹州、南京巴兰塔。  在三级联赛准入名单中,有16家俱乐部获得中超联赛准入资格,深圳足球俱乐部将递补天津天海参加中超联赛。中甲则由上赛季的16支球队扩军至18家,其中苏州东吴、江西联盛、四川九牛足球以及昆山足球俱乐部均为递补参赛。  中乙联赛则有21家俱乐部获得准入资格。由于中超U23队和国青队也将参加中乙联赛,联赛的赛制和球队数量仍未最终确定。
    2020-05-25 08:10:16中超
中超

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简称“中超”。由中国足球协会组织,中超联赛股份公司运营。是中国大陆地区最高级别的职业足球联赛(中国港澳台有各自的足球协会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