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足协将再提交中超开赛方案 双赛区分组赛制仍是首选
      综合对包括国内疫情情况在内各类因素的考虑,中国足协目前已将苏南地区部分城市、大连市作为新赛季中超赛事两大主要备选赛区。知情人士称,有关中超联赛最新“修订版”开赛申请最快将于今、明两天上报给体育管理部门。  虽然近期外界对新赛季中超联赛赛制及其它竞赛规定执行细则作了各种猜测,但正如中国足协内部人士所言,有关中超联赛竞赛方面的预案并非唯一。具体执行哪类方案还需视“开赛申请批复”而定,也就是以最终确认开赛时间表为准确定。即便中超联赛能于7月下旬或8月初开赛,那么其竞赛方案的执行也必须根据国内疫情防控工作要求以及包括CBA篮球联赛重启在内的实际情况来动态把握。  倾向于分组、分阶段、两大赛区方案  前不久,“广州、上海等一线城市承办中超赛事”的方案被相关部门否决后,中国足协又将考察目标转向中超其它备选赛地城市。  大连市成为中国足协考察的重点目标。有消息显示,由于原计划于明年夏天在我国举行的世俱杯确认延期,因此大连体育中心体育场的改建工程暂缓进行。换言之,这座球场仍具备承接中超比赛的条件。此外,大连市普湾体育场的条件也非常不错。综合看来,大连市有能力承接部分赛会制中超比赛。  截止到6月17日下午,中国足协内部仍在为新赛季开赛方案进行各类沟通。从目前情况下,为确保赛事防疫工作到位、同时尽可能保证赛事竞争公平与公正,中国足协目前仍倾向于将16支中超球队分在两组,并安排每组8个队分别在一个大赛区内先行参加首阶段赛事,意味着16个队集中在一地进行15轮单循环赛事的方案,目前来看执行可能性不大。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就必须至少选定两大备选中超赛区。  苏南地区条件优越 中标当在情理之中  在10多天首次考察过程中,中国足协除对广州市、上海市考察外,还重点考察了防疫工作开展积极有效,场地条件、交通条件及其它赛事服务条件均优质的苏州市。在苏南相关城市中,目前苏州仍最有望承接中超1个赛区的比赛,而该赛区办赛的候选场地分别是苏州体育中心体育场、苏州奥体中心、昆山体育中心体育场。  由于苏州市目前仅有3座球场满足中超或其它级别职业联赛办赛需求,因此中国足协还将考虑目标进一步扩大至江苏省内特别是苏南地区其他城市。比如曾经成功承办过2018年U23亚洲杯的常熟市、江阴市。  对协会及职业联赛各有关方面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联赛开赛时间表的敲定。中国足协内部有关人士曾经这样表示,“采取怎样的赛制,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时间。协会也只能根据留给赛事完赛的时间周期,来推出相对最合理、最符合公平竞争精神的竞赛方案。”  足协最近两天上交开赛方案  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提出的新赛季中超及各国内足球赛事方案被有关部门退回。尽管中国足协早在本月初组团赴穗、沪等地考察前,协会竞赛部门已经就各类事关赛程、赛制、外援及其它比赛规程细则内容设计完毕,但因为设计赛事防疫工作等其它细节内容仍需按要求反复细化、完善,因此时至今日最终的方案也未能提交。至于何时提交,知情人士18日给出的说法是“近两天就会报上去了”。  中国足协的开赛申请如能获得体育管理及国家有关部门的最终批复,那么协会也必须在开赛前给各俱乐部留出至少1个月的准备时间。此外,受各俱乐部注册地所在省份或城市防疫规定的影响,各队如赴其它赛地比赛,还面临接受各类体检及一定周期医学隔离观察。这样看来,新赛季中超联赛已经很难在7月内开赛。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亚足联已经明确40强赛最后4轮在10月、11月进行,亚冠联赛于9月开踢的可能性仍很大。在这种情况下,中超联赛赛程的分散恐在所难免。“时间轴”将始终贯穿各项赛事运转过程中,中国足协必须做好准备,随机应变。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0-06-19 08:37:02足协
  • 禁赛、罚款、失去机会 6名年轻国脚付出惨痛代价
      昨晚中国足协开出罚单,对U19中青队6名集训期间私自外出的球员作出处罚。6人被禁赛6个月,并取消征调进入中国各级国家男子足球队的资格。  中国足协开出重磅罚单  在这份罚单中,中国足协确认:5月30日晚,在队伍例行查房后,陶强龙、刘祝润、彭号、任丽昊、韩东、何龙海严重违反国家队疫情防控规定私自外出,在队内造成不良影响。对此,中国足协取消了6人征调进入中国各级国家男子足球队的资格,同时禁赛6个月,从2020年6月1日起至2020年11月30日止,并责成相关俱乐部对违纪球员进行批评教育及作出进一步处罚。中国足协还表示,责成U19中青队就落实疫情防控工作不严的情况做出深刻检查,并吸取教训,防止此类情况再次发生。“遵守纪律规定是国家队运动员的基本职业要求,国家队运动员应当时刻注意自身言行,维护和提高国家队团队意识,树立良好公众形象。”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主任王小平说。  3家俱乐部追罚各自球员  在中国足协开出罚单后,这些球员所在的俱乐部也纷纷对他们进行了追加处罚。大连人俱乐部对新引进的陶强龙作出处罚,将其下放预备队,停发工资并罚款。在本次违纪的6名球员中,只有陶强龙有过中超出场经历,作为主帅贝尼特斯钦点的内援,他被认为肯定能够进入今年新赛季大连人一线队的名单,并有望在联赛中亮相。但大连人俱乐部没有对违纪的陶强龙手软,俱乐部除将其下放预备队、停发工资、通报批评并罚款30万元外,还责令陶强龙在队中做出深刻检讨。俱乐部还表示:如果再犯类似的错误,直接开除。  来自河南建业的韩东一直是这支中青队的中场核心之一,他从国少开始就入选了国字号,在建业梯队内也一直有着稳定的进球效率,屡屡成为头号射手。本赛季韩东入选了建业一队,本来有望崭露头角,但昨晚建业俱乐部也给他开出了重磅罚单:从一线队下调至预备队;在中国足协禁赛处罚期间暂停工资发放;罚款人民币20万元。  此外,此次违纪的刘祝润、彭号和任丽昊来自上海上港俱乐部。其中,刘祝润本赛季上调一线队,参加了今年的海外冬训,并进了球队亚冠大名单,上港对这3名违纪球员的处罚是:停赛、停训、停薪,责令三人作出书面检查。  违纪代价确实很大  不到19岁的年龄,有的有中超出场经历,有的进入了亚冠大名单,有的列进了新赛季一队名单中,一条锦绣大道已铺在他们的面前,然而却因为一次不理智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6人中,何龙海是唯一一个没有接到追加罚单的,这并不是因为俱乐部放过了他,而是他还没有和申花俱乐部签约,然而在被禁赛半年后,好不容易得到申花主帅崔康熙认可的何龙海还能得到梦想的新约吗?答案相当不乐观。本来,作为青年球员的代表入选中青队,既是荣誉,更是责任,这些球员本应珍惜在中青队学习训练的机会,努力提高自己,争取为国争光。但或许是过于年轻就得到了梦想中的东西,让这些年轻人变得轻飘飘起来,也让他们忘记了自己本应坚持的东西。此次违纪事件暴露出不少年轻球员纪律观念淡薄,规矩意识缺失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也值得各俱乐部和中国足协好好深思。  本报记者 李立  
    2020-06-08 08:59:48足协
  • 九家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出局
      新华社北京2月4日电(记者 马邦杰)2月4日,立春,正是春意萌动,万物复苏的时节。而中国足坛这天却是寒意彻骨——中国足协的一份公示,正式宣布9家职业俱乐部的出局。  中国足协官网4日发布公告,标题很长:关于对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的通知。平淡的公文宣告了一个令人惊悚的事实: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3家上个赛季的中甲俱乐部,与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吉林百嘉6家上赛季的中乙俱乐部,因在2月3日下午5点的截止时间之前未能提交“确认表”,不能获得下个赛季参赛的准入资格。  其实,早在足协发布通知之前,不少俱乐部深陷财务危机的事实,早为公众所知。有的已经破产;有的坚持到了最后,还是没能及时跨过Deadline(“死线”)。  职业足球俱乐部出局属于正常现象。只是,这次是9家职业足球俱乐部,数目如此之多,且分布在中国四面八方,在同一天被宣布出局,还是非常少见。  这似乎印证了陈戌源就任中国足协主席时表达的担忧:中国足球的根基可能发生地震塌方般的变化。  陈戌源原是上海上港俱乐部的负责人,了解中国职业足球,在上任足协主席前,他又对此潜心调研数月。当时他直言:中国职业足球、尤其是中甲和中乙俱乐部的生存现状,比他原先了解的还要严峻。  他说:“中国足球俱乐部这些年投资比较大,回报几乎是凤毛麟角的,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一个俱乐部在财政上不能持续发展,打造俱乐部是空话。中甲、中乙面临的挑战可能更多。如果我们不能可持续健康地发展联赛,中国足球的根基就可能发生地震塌方般的变化。”  陈戌源的警告言犹在耳,9家中甲、中乙俱乐部如今正式出局。二者比照,或许就能看出他为什么厉行“四大帽”政策、坚决遏制中国职业足球烧钱的局面。  真正为中国足球发展着想的有识之士都能看出,如果放任烧钱,中国足球基层会有崩盘的危险。眼下九家俱乐部的出局,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一份业内调查材料显示,2018赛季中乙俱乐部平均收入仅为900万元人民币,平均球员薪资支出达到了800万元,加上其他开支,平均每家俱乐部亏损2000万元。同一赛季,中甲俱乐部平均亏损也是2000万元。  近些年来,一些低级别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常年亏损,一直靠转让或举债过日。这种不健康的生存状况自然不能长久。  四川隆发俱乐部坚持了6年。4日,这家俱乐部通过官方微博作最后的告别:“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往六年,感谢有你。”  如何来者可追?业内专家认为,中国足球当从中吸取以下教训:如不遏制职业俱乐部无限制地烧钱,最终摧垮的不只是俱乐部自身,而是整个联赛;俱乐部如果只是投资人的广告载体,完全依靠母公司输血而无造血功能,在投资人遭遇商业困境时,必然遇难;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是一个整体,相互之间有联动关系,上级联赛的行为必然会作用到下级联赛形成传导,因此制定政策时必须将三级联赛视为整体;联赛必须均衡发展,成熟的联赛必须有财务公平政策。  幸好,中国足协对此已有觉察,也展示出宁可壮士断腕也要治理足球顽疾的决心和行动。如此亡羊补牢,或许能够制止中国足球根基的地震塌方。
    2020-02-05 10:22:15足协
  • 限龄限薪、本土锋线,2020联赛或有哪些新变化?
      新华社武汉12月2日电(记者李劲峰、张悦姗)中超、中甲联赛2019赛季落幕后,各支球队正处于总结、休整阶段,秣马厉兵准备2020赛季。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并明确正在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对现有的一些制度和规定作补充、完善和调整,计划于12月初公布。  一系列“新政”即将在中国足球各级联赛执行,2020赛季或将出现哪些新变化?  年轻球员如何获得更多比赛机会?  通过制定年龄限制政策,为年轻队员提供更多上场比赛机会,培育足坛新生力量,一直是联赛的重要举措。从2017年开始实行“U23政策”实施以来,尽管出现类似秒换下场、补时登场等乱象,但也让恒大的杨立瑜、申花的朱辰杰等年轻球员在中超赛场上崭露头角。  经过6月份中国足协对U23球员政策的调整,比如要求“每场比赛,场上的U23球员始终不少于1名”“俱乐部队报名球员中有被各级国家集训队征调的U23球员,可不执行U23球员政策”。这项“限龄”政策也已日趋稳定,因此在2020年联赛中极有可能将继续施行。  有消息称“从2020年开始,中乙球队最多只能报名3位30岁以上球员,鼓励年轻球员争当联赛主角”,这也引发广泛争议。  中乙球队只能报3名30岁以上老将,这意味着大量年满30岁,在中超、中甲联赛中很难获得出场机会的球员,将面临无球可踢的局面。从长远来看,将进一步压缩很多球员的职业生涯,提高职业足球运动的从业风险,将会让很多家长不敢让孩子踢球。  尽管这项政策在2020年联赛中是否会具体执行,或者以增加年轻球员出场人数来取代尚不确定。但可以预见的是,如何利用年龄限制政策,在各级联赛中增加年轻队员的出场时间,比赛机会,增加有效比赛时间,形成良性的职业足球梯队,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历练,必然是当下中国足球补齐短板所必须坚持的方向。  限薪如何体现“精准化”?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的《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职业俱乐部在新政策正式公布前,暂缓与国内球员签署个人工作合同,等待新政策出台。  根据中国足协相关说明,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原则中,包括推动各级职业联赛的健康发展,降低职业联赛俱乐部财务负担,规范薪酬体系、转会市场,严格监管措施。可以预见,限薪力度将在新赛季中国足球联赛中明显加码。  各路资本涌入中国足坛,吸引一批高水平外援球员加入中国足球俱乐部,给联赛发展带来的促进作用已十分明显,但由此产生很多俱乐部财务不堪重负,优秀球员过于集中,球员高薪不愿留洋甚至影响在国家队比赛中的投入程度等诸多弊端。  从“引援调节费”,到“工资帽”“注资帽”,限薪一直是中国足协重点推进领域。去年底,中国足协就明确,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含奖金)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并对中超、中甲俱乐部支出最高限额,投资人注资等方面要求逐年下降。这对2019赛季中超冬季转会窗口限制各俱乐部“天价引援”成效明显。  在国内球员与外援薪酬区别对待情况下,归化球员薪酬该按什么标准来规范要求;为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单独限制年轻球员个人薪酬是否可行;限薪逐步加码情况下,“阴阳合同”等乱象如何杜绝,俱乐部财务情况如何更加透明,这些在2020赛季中必然会面临的问题,依旧有待破解。  本土锋线能否“雄起”?  在2018赛季,武磊以27球的战绩首次成为中超联赛的最佳射手,让本土射手在众多“洋炮”中终于扬眉吐气一把。但随着“武球王”征战西甲,本土射手中谁能接棒,就成为关注焦点。  从刚结束的中超联赛来看,射手榜上本土球员不仅集体无缘前十,而且表现最好的广州恒大球员韦世豪打入11球,位列第17。本土锋线的整体乏力,是中超联赛重复多年来难以解决的顽疾。  2020赛季,谁将扛起本土前锋攻城拔寨的“大旗”?从本赛季表现来看,本土锋线能够寄予众望的暂时并不多。在寄希望于更多后起之秀能够尽快脱颖而出之余,眼下只能期待韦世豪在恒大的豪华阵容中继续学习“涨球”,在锋线上有更多亮眼表现。  多年留洋葡萄牙的经历,带给这名95后前锋不俗的门前嗅觉和技术基础。但在赛场上多次出现的有争议表现,也让他成为中超赛场上的“话题人物”。刚刚公布的中国男足选拔队集训名单中,韦世豪也被征召,东亚杯上表现值得期待。
    2019-12-03 08:44:28足协
  • 中超投资人会议召开 中国职业联赛新政引发热议
      原标题:中国职业联赛新政 应否“一刀切”?  如果新政通过,归化球员李可、艾克森的薪资标准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 (新华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喆  昨天,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了中超投资人会议,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主持了该次会议,16家中超俱乐部的负责人就足协筹划中对联赛的一系列“新政”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本次会议并没有形成任何决议,中国足协将根据昨天的俱乐部意见再进一步进行政策的细化和讨论。  上周,中国足协临时出台了《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工作合同的通知》。此后,坊间传出了众多关于中国足协即将对职业联赛进行新政改革的猜测。在昨天的上海投资人会议上,这些传闻形成了不同的讨论要点。  各俱乐部对三类政策进行热议  足协的相关焦点政策可分为3类。第一类是关于本土球员的限薪,包括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本土球员的单季顶薪标准分别为税前1000万元、600万元、300万元,国脚薪资可上浮20%;当赛季拿到顶薪的本土自由身球员在没有得到俱乐部同意下不能自由转会;各队U-21本土年轻球员年薪税前不超过100万元。  第二类是关于外援和归化球员,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至多同时注册两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每场比赛只能上场1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具有华裔血统的入籍球员则视同为普通本土球员,所有入籍球员的薪资标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普通外援政策则基本延续本赛季下半赛季调整后的政策,也就是每场每队可报名4外援,其中同时登场3外援,不设置亚洲外援限制。  第三类涉及“超级外援”和球员留洋,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允许引进1名超级外援,其身价不得超过2500万欧元,且薪资不受限;鼓励俱乐部U-23球员留洋,可以在联赛中适当减免执行U-23球员政策。  对于上述新政,各中超俱乐部在会上各抒己见。如对“限薪帽”,有俱乐部代表认为应该根据各级联赛的实际情况科学划定,而不是“一刀切”。此外,对于“领得顶薪本土球员不得自由转会”,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有悖于国际足坛现行转会制度的精神,无异于给国内联赛转会市场加了一道“转会锁”,将一定程度抑制转会市场的流动。此举可能有益于拥有大量合同到期球员的俱乐部强留球员,但对其他俱乐部引进人才造成不公。  对于“超级外援”的提法,也有与会代表表达了异议。不同外援身价、薪酬标准出现天壤之别,亦有可能破坏外援间的协作,从而造成球队内耗。至于U-21球员限薪,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不应该对一些已经可以打上主力的U-21尖子球员造成人为的薪酬不公。  本次会议并未形成任何决议。据悉,12月2日中国足协还会在深圳举行第二轮投资人会议,届时,包括许家印、张力等各俱乐部更高层面的决策者将参会。
    2019-11-26 09:08:44足协
  • 足协将再提交中超开赛方案 双赛区分组赛制仍是首选
      综合对包括国内疫情情况在内各类因素的考虑,中国足协目前已将苏南地区部分城市、大连市作为新赛季中超赛事两大主要备选赛区。知情人士称,有关中超联赛最新“修订版”开赛申请最快将于今、明两天上报给体育管理部门。  虽然近期外界对新赛季中超联赛赛制及其它竞赛规定执行细则作了各种猜测,但正如中国足协内部人士所言,有关中超联赛竞赛方面的预案并非唯一。具体执行哪类方案还需视“开赛申请批复”而定,也就是以最终确认开赛时间表为准确定。即便中超联赛能于7月下旬或8月初开赛,那么其竞赛方案的执行也必须根据国内疫情防控工作要求以及包括CBA篮球联赛重启在内的实际情况来动态把握。  倾向于分组、分阶段、两大赛区方案  前不久,“广州、上海等一线城市承办中超赛事”的方案被相关部门否决后,中国足协又将考察目标转向中超其它备选赛地城市。  大连市成为中国足协考察的重点目标。有消息显示,由于原计划于明年夏天在我国举行的世俱杯确认延期,因此大连体育中心体育场的改建工程暂缓进行。换言之,这座球场仍具备承接中超比赛的条件。此外,大连市普湾体育场的条件也非常不错。综合看来,大连市有能力承接部分赛会制中超比赛。  截止到6月17日下午,中国足协内部仍在为新赛季开赛方案进行各类沟通。从目前情况下,为确保赛事防疫工作到位、同时尽可能保证赛事竞争公平与公正,中国足协目前仍倾向于将16支中超球队分在两组,并安排每组8个队分别在一个大赛区内先行参加首阶段赛事,意味着16个队集中在一地进行15轮单循环赛事的方案,目前来看执行可能性不大。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足协就必须至少选定两大备选中超赛区。  苏南地区条件优越 中标当在情理之中  在10多天首次考察过程中,中国足协除对广州市、上海市考察外,还重点考察了防疫工作开展积极有效,场地条件、交通条件及其它赛事服务条件均优质的苏州市。在苏南相关城市中,目前苏州仍最有望承接中超1个赛区的比赛,而该赛区办赛的候选场地分别是苏州体育中心体育场、苏州奥体中心、昆山体育中心体育场。  由于苏州市目前仅有3座球场满足中超或其它级别职业联赛办赛需求,因此中国足协还将考虑目标进一步扩大至江苏省内特别是苏南地区其他城市。比如曾经成功承办过2018年U23亚洲杯的常熟市、江阴市。  对协会及职业联赛各有关方面来说,最重要的还是联赛开赛时间表的敲定。中国足协内部有关人士曾经这样表示,“采取怎样的赛制,最重要的先决条件就是时间。协会也只能根据留给赛事完赛的时间周期,来推出相对最合理、最符合公平竞争精神的竞赛方案。”  足协最近两天上交开赛方案  在此之前,中国足协提出的新赛季中超及各国内足球赛事方案被有关部门退回。尽管中国足协早在本月初组团赴穗、沪等地考察前,协会竞赛部门已经就各类事关赛程、赛制、外援及其它比赛规程细则内容设计完毕,但因为设计赛事防疫工作等其它细节内容仍需按要求反复细化、完善,因此时至今日最终的方案也未能提交。至于何时提交,知情人士18日给出的说法是“近两天就会报上去了”。  中国足协的开赛申请如能获得体育管理及国家有关部门的最终批复,那么协会也必须在开赛前给各俱乐部留出至少1个月的准备时间。此外,受各俱乐部注册地所在省份或城市防疫规定的影响,各队如赴其它赛地比赛,还面临接受各类体检及一定周期医学隔离观察。这样看来,新赛季中超联赛已经很难在7月内开赛。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那就是亚足联已经明确40强赛最后4轮在10月、11月进行,亚冠联赛于9月开踢的可能性仍很大。在这种情况下,中超联赛赛程的分散恐在所难免。“时间轴”将始终贯穿各项赛事运转过程中,中国足协必须做好准备,随机应变。文/本报记者 肖赧
    2020-06-19 08:37:02足协
  • 禁赛、罚款、失去机会 6名年轻国脚付出惨痛代价
      昨晚中国足协开出罚单,对U19中青队6名集训期间私自外出的球员作出处罚。6人被禁赛6个月,并取消征调进入中国各级国家男子足球队的资格。  中国足协开出重磅罚单  在这份罚单中,中国足协确认:5月30日晚,在队伍例行查房后,陶强龙、刘祝润、彭号、任丽昊、韩东、何龙海严重违反国家队疫情防控规定私自外出,在队内造成不良影响。对此,中国足协取消了6人征调进入中国各级国家男子足球队的资格,同时禁赛6个月,从2020年6月1日起至2020年11月30日止,并责成相关俱乐部对违纪球员进行批评教育及作出进一步处罚。中国足协还表示,责成U19中青队就落实疫情防控工作不严的情况做出深刻检查,并吸取教训,防止此类情况再次发生。“遵守纪律规定是国家队运动员的基本职业要求,国家队运动员应当时刻注意自身言行,维护和提高国家队团队意识,树立良好公众形象。”中国足协纪律委员会主任王小平说。  3家俱乐部追罚各自球员  在中国足协开出罚单后,这些球员所在的俱乐部也纷纷对他们进行了追加处罚。大连人俱乐部对新引进的陶强龙作出处罚,将其下放预备队,停发工资并罚款。在本次违纪的6名球员中,只有陶强龙有过中超出场经历,作为主帅贝尼特斯钦点的内援,他被认为肯定能够进入今年新赛季大连人一线队的名单,并有望在联赛中亮相。但大连人俱乐部没有对违纪的陶强龙手软,俱乐部除将其下放预备队、停发工资、通报批评并罚款30万元外,还责令陶强龙在队中做出深刻检讨。俱乐部还表示:如果再犯类似的错误,直接开除。  来自河南建业的韩东一直是这支中青队的中场核心之一,他从国少开始就入选了国字号,在建业梯队内也一直有着稳定的进球效率,屡屡成为头号射手。本赛季韩东入选了建业一队,本来有望崭露头角,但昨晚建业俱乐部也给他开出了重磅罚单:从一线队下调至预备队;在中国足协禁赛处罚期间暂停工资发放;罚款人民币20万元。  此外,此次违纪的刘祝润、彭号和任丽昊来自上海上港俱乐部。其中,刘祝润本赛季上调一线队,参加了今年的海外冬训,并进了球队亚冠大名单,上港对这3名违纪球员的处罚是:停赛、停训、停薪,责令三人作出书面检查。  违纪代价确实很大  不到19岁的年龄,有的有中超出场经历,有的进入了亚冠大名单,有的列进了新赛季一队名单中,一条锦绣大道已铺在他们的面前,然而却因为一次不理智的行为付出惨重代价。6人中,何龙海是唯一一个没有接到追加罚单的,这并不是因为俱乐部放过了他,而是他还没有和申花俱乐部签约,然而在被禁赛半年后,好不容易得到申花主帅崔康熙认可的何龙海还能得到梦想的新约吗?答案相当不乐观。本来,作为青年球员的代表入选中青队,既是荣誉,更是责任,这些球员本应珍惜在中青队学习训练的机会,努力提高自己,争取为国争光。但或许是过于年轻就得到了梦想中的东西,让这些年轻人变得轻飘飘起来,也让他们忘记了自己本应坚持的东西。此次违纪事件暴露出不少年轻球员纪律观念淡薄,规矩意识缺失的问题,如何解决这些问题,也值得各俱乐部和中国足协好好深思。  本报记者 李立  
    2020-06-08 08:59:48足协
  • 九家中国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出局
      新华社北京2月4日电(记者 马邦杰)2月4日,立春,正是春意萌动,万物复苏的时节。而中国足坛这天却是寒意彻骨——中国足协的一份公示,正式宣布9家职业俱乐部的出局。  中国足协官网4日发布公告,标题很长:关于对中甲、中乙和中冠联赛俱乐部提交《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进行公示的通知。平淡的公文宣告了一个令人惊悚的事实:上海申鑫、广东华南虎、四川隆发3家上个赛季的中甲俱乐部,与南京沙叶、福建天信、大连千兆、银川贺兰山、延边北国、吉林百嘉6家上赛季的中乙俱乐部,因在2月3日下午5点的截止时间之前未能提交“确认表”,不能获得下个赛季参赛的准入资格。  其实,早在足协发布通知之前,不少俱乐部深陷财务危机的事实,早为公众所知。有的已经破产;有的坚持到了最后,还是没能及时跨过Deadline(“死线”)。  职业足球俱乐部出局属于正常现象。只是,这次是9家职业足球俱乐部,数目如此之多,且分布在中国四面八方,在同一天被宣布出局,还是非常少见。  这似乎印证了陈戌源就任中国足协主席时表达的担忧:中国足球的根基可能发生地震塌方般的变化。  陈戌源原是上海上港俱乐部的负责人,了解中国职业足球,在上任足协主席前,他又对此潜心调研数月。当时他直言:中国职业足球、尤其是中甲和中乙俱乐部的生存现状,比他原先了解的还要严峻。  他说:“中国足球俱乐部这些年投资比较大,回报几乎是凤毛麟角的,可以忽略不计。如果一个俱乐部在财政上不能持续发展,打造俱乐部是空话。中甲、中乙面临的挑战可能更多。如果我们不能可持续健康地发展联赛,中国足球的根基就可能发生地震塌方般的变化。”  陈戌源的警告言犹在耳,9家中甲、中乙俱乐部如今正式出局。二者比照,或许就能看出他为什么厉行“四大帽”政策、坚决遏制中国职业足球烧钱的局面。  真正为中国足球发展着想的有识之士都能看出,如果放任烧钱,中国足球基层会有崩盘的危险。眼下九家俱乐部的出局,就是一个明确的信号。  一份业内调查材料显示,2018赛季中乙俱乐部平均收入仅为900万元人民币,平均球员薪资支出达到了800万元,加上其他开支,平均每家俱乐部亏损2000万元。同一赛季,中甲俱乐部平均亏损也是2000万元。  近些年来,一些低级别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常年亏损,一直靠转让或举债过日。这种不健康的生存状况自然不能长久。  四川隆发俱乐部坚持了6年。4日,这家俱乐部通过官方微博作最后的告别:“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往六年,感谢有你。”  如何来者可追?业内专家认为,中国足球当从中吸取以下教训:如不遏制职业俱乐部无限制地烧钱,最终摧垮的不只是俱乐部自身,而是整个联赛;俱乐部如果只是投资人的广告载体,完全依靠母公司输血而无造血功能,在投资人遭遇商业困境时,必然遇难;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是一个整体,相互之间有联动关系,上级联赛的行为必然会作用到下级联赛形成传导,因此制定政策时必须将三级联赛视为整体;联赛必须均衡发展,成熟的联赛必须有财务公平政策。  幸好,中国足协对此已有觉察,也展示出宁可壮士断腕也要治理足球顽疾的决心和行动。如此亡羊补牢,或许能够制止中国足球根基的地震塌方。
    2020-02-05 10:22:15足协
  • 限龄限薪、本土锋线,2020联赛或有哪些新变化?
      新华社武汉12月2日电(记者李劲峰、张悦姗)中超、中甲联赛2019赛季落幕后,各支球队正处于总结、休整阶段,秣马厉兵准备2020赛季。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并明确正在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对现有的一些制度和规定作补充、完善和调整,计划于12月初公布。  一系列“新政”即将在中国足球各级联赛执行,2020赛季或将出现哪些新变化?  年轻球员如何获得更多比赛机会?  通过制定年龄限制政策,为年轻队员提供更多上场比赛机会,培育足坛新生力量,一直是联赛的重要举措。从2017年开始实行“U23政策”实施以来,尽管出现类似秒换下场、补时登场等乱象,但也让恒大的杨立瑜、申花的朱辰杰等年轻球员在中超赛场上崭露头角。  经过6月份中国足协对U23球员政策的调整,比如要求“每场比赛,场上的U23球员始终不少于1名”“俱乐部队报名球员中有被各级国家集训队征调的U23球员,可不执行U23球员政策”。这项“限龄”政策也已日趋稳定,因此在2020年联赛中极有可能将继续施行。  有消息称“从2020年开始,中乙球队最多只能报名3位30岁以上球员,鼓励年轻球员争当联赛主角”,这也引发广泛争议。  中乙球队只能报3名30岁以上老将,这意味着大量年满30岁,在中超、中甲联赛中很难获得出场机会的球员,将面临无球可踢的局面。从长远来看,将进一步压缩很多球员的职业生涯,提高职业足球运动的从业风险,将会让很多家长不敢让孩子踢球。  尽管这项政策在2020年联赛中是否会具体执行,或者以增加年轻球员出场人数来取代尚不确定。但可以预见的是,如何利用年龄限制政策,在各级联赛中增加年轻队员的出场时间,比赛机会,增加有效比赛时间,形成良性的职业足球梯队,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历练,必然是当下中国足球补齐短板所必须坚持的方向。  限薪如何体现“精准化”?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的《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职业俱乐部在新政策正式公布前,暂缓与国内球员签署个人工作合同,等待新政策出台。  根据中国足协相关说明,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原则中,包括推动各级职业联赛的健康发展,降低职业联赛俱乐部财务负担,规范薪酬体系、转会市场,严格监管措施。可以预见,限薪力度将在新赛季中国足球联赛中明显加码。  各路资本涌入中国足坛,吸引一批高水平外援球员加入中国足球俱乐部,给联赛发展带来的促进作用已十分明显,但由此产生很多俱乐部财务不堪重负,优秀球员过于集中,球员高薪不愿留洋甚至影响在国家队比赛中的投入程度等诸多弊端。  从“引援调节费”,到“工资帽”“注资帽”,限薪一直是中国足协重点推进领域。去年底,中国足协就明确,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含奖金)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并对中超、中甲俱乐部支出最高限额,投资人注资等方面要求逐年下降。这对2019赛季中超冬季转会窗口限制各俱乐部“天价引援”成效明显。  在国内球员与外援薪酬区别对待情况下,归化球员薪酬该按什么标准来规范要求;为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单独限制年轻球员个人薪酬是否可行;限薪逐步加码情况下,“阴阳合同”等乱象如何杜绝,俱乐部财务情况如何更加透明,这些在2020赛季中必然会面临的问题,依旧有待破解。  本土锋线能否“雄起”?  在2018赛季,武磊以27球的战绩首次成为中超联赛的最佳射手,让本土射手在众多“洋炮”中终于扬眉吐气一把。但随着“武球王”征战西甲,本土射手中谁能接棒,就成为关注焦点。  从刚结束的中超联赛来看,射手榜上本土球员不仅集体无缘前十,而且表现最好的广州恒大球员韦世豪打入11球,位列第17。本土锋线的整体乏力,是中超联赛重复多年来难以解决的顽疾。  2020赛季,谁将扛起本土前锋攻城拔寨的“大旗”?从本赛季表现来看,本土锋线能够寄予众望的暂时并不多。在寄希望于更多后起之秀能够尽快脱颖而出之余,眼下只能期待韦世豪在恒大的豪华阵容中继续学习“涨球”,在锋线上有更多亮眼表现。  多年留洋葡萄牙的经历,带给这名95后前锋不俗的门前嗅觉和技术基础。但在赛场上多次出现的有争议表现,也让他成为中超赛场上的“话题人物”。刚刚公布的中国男足选拔队集训名单中,韦世豪也被征召,东亚杯上表现值得期待。
    2019-12-03 08:44:28足协
  • 中超投资人会议召开 中国职业联赛新政引发热议
      原标题:中国职业联赛新政 应否“一刀切”?  如果新政通过,归化球员李可、艾克森的薪资标准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 (新华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喆  昨天,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了中超投资人会议,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主持了该次会议,16家中超俱乐部的负责人就足协筹划中对联赛的一系列“新政”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本次会议并没有形成任何决议,中国足协将根据昨天的俱乐部意见再进一步进行政策的细化和讨论。  上周,中国足协临时出台了《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工作合同的通知》。此后,坊间传出了众多关于中国足协即将对职业联赛进行新政改革的猜测。在昨天的上海投资人会议上,这些传闻形成了不同的讨论要点。  各俱乐部对三类政策进行热议  足协的相关焦点政策可分为3类。第一类是关于本土球员的限薪,包括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本土球员的单季顶薪标准分别为税前1000万元、600万元、300万元,国脚薪资可上浮20%;当赛季拿到顶薪的本土自由身球员在没有得到俱乐部同意下不能自由转会;各队U-21本土年轻球员年薪税前不超过100万元。  第二类是关于外援和归化球员,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至多同时注册两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每场比赛只能上场1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具有华裔血统的入籍球员则视同为普通本土球员,所有入籍球员的薪资标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普通外援政策则基本延续本赛季下半赛季调整后的政策,也就是每场每队可报名4外援,其中同时登场3外援,不设置亚洲外援限制。  第三类涉及“超级外援”和球员留洋,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允许引进1名超级外援,其身价不得超过2500万欧元,且薪资不受限;鼓励俱乐部U-23球员留洋,可以在联赛中适当减免执行U-23球员政策。  对于上述新政,各中超俱乐部在会上各抒己见。如对“限薪帽”,有俱乐部代表认为应该根据各级联赛的实际情况科学划定,而不是“一刀切”。此外,对于“领得顶薪本土球员不得自由转会”,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有悖于国际足坛现行转会制度的精神,无异于给国内联赛转会市场加了一道“转会锁”,将一定程度抑制转会市场的流动。此举可能有益于拥有大量合同到期球员的俱乐部强留球员,但对其他俱乐部引进人才造成不公。  对于“超级外援”的提法,也有与会代表表达了异议。不同外援身价、薪酬标准出现天壤之别,亦有可能破坏外援间的协作,从而造成球队内耗。至于U-21球员限薪,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不应该对一些已经可以打上主力的U-21尖子球员造成人为的薪酬不公。  本次会议并未形成任何决议。据悉,12月2日中国足协还会在深圳举行第二轮投资人会议,届时,包括许家印、张力等各俱乐部更高层面的决策者将参会。
    2019-11-26 09:08:44足协
足协

中国足球协会是中国足球运动的管理机构,国内简称足协。它是亚洲足球联合会及国际足球联合会的成员。全国性群众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团体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