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限龄限薪、本土锋线,2020联赛或有哪些新变化?
      新华社武汉12月2日电(记者李劲峰、张悦姗)中超、中甲联赛2019赛季落幕后,各支球队正处于总结、休整阶段,秣马厉兵准备2020赛季。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并明确正在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对现有的一些制度和规定作补充、完善和调整,计划于12月初公布。  一系列“新政”即将在中国足球各级联赛执行,2020赛季或将出现哪些新变化?  年轻球员如何获得更多比赛机会?  通过制定年龄限制政策,为年轻队员提供更多上场比赛机会,培育足坛新生力量,一直是联赛的重要举措。从2017年开始实行“U23政策”实施以来,尽管出现类似秒换下场、补时登场等乱象,但也让恒大的杨立瑜、申花的朱辰杰等年轻球员在中超赛场上崭露头角。  经过6月份中国足协对U23球员政策的调整,比如要求“每场比赛,场上的U23球员始终不少于1名”“俱乐部队报名球员中有被各级国家集训队征调的U23球员,可不执行U23球员政策”。这项“限龄”政策也已日趋稳定,因此在2020年联赛中极有可能将继续施行。  有消息称“从2020年开始,中乙球队最多只能报名3位30岁以上球员,鼓励年轻球员争当联赛主角”,这也引发广泛争议。  中乙球队只能报3名30岁以上老将,这意味着大量年满30岁,在中超、中甲联赛中很难获得出场机会的球员,将面临无球可踢的局面。从长远来看,将进一步压缩很多球员的职业生涯,提高职业足球运动的从业风险,将会让很多家长不敢让孩子踢球。  尽管这项政策在2020年联赛中是否会具体执行,或者以增加年轻球员出场人数来取代尚不确定。但可以预见的是,如何利用年龄限制政策,在各级联赛中增加年轻队员的出场时间,比赛机会,增加有效比赛时间,形成良性的职业足球梯队,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历练,必然是当下中国足球补齐短板所必须坚持的方向。  限薪如何体现“精准化”?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的《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职业俱乐部在新政策正式公布前,暂缓与国内球员签署个人工作合同,等待新政策出台。  根据中国足协相关说明,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原则中,包括推动各级职业联赛的健康发展,降低职业联赛俱乐部财务负担,规范薪酬体系、转会市场,严格监管措施。可以预见,限薪力度将在新赛季中国足球联赛中明显加码。  各路资本涌入中国足坛,吸引一批高水平外援球员加入中国足球俱乐部,给联赛发展带来的促进作用已十分明显,但由此产生很多俱乐部财务不堪重负,优秀球员过于集中,球员高薪不愿留洋甚至影响在国家队比赛中的投入程度等诸多弊端。  从“引援调节费”,到“工资帽”“注资帽”,限薪一直是中国足协重点推进领域。去年底,中国足协就明确,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含奖金)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并对中超、中甲俱乐部支出最高限额,投资人注资等方面要求逐年下降。这对2019赛季中超冬季转会窗口限制各俱乐部“天价引援”成效明显。  在国内球员与外援薪酬区别对待情况下,归化球员薪酬该按什么标准来规范要求;为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单独限制年轻球员个人薪酬是否可行;限薪逐步加码情况下,“阴阳合同”等乱象如何杜绝,俱乐部财务情况如何更加透明,这些在2020赛季中必然会面临的问题,依旧有待破解。  本土锋线能否“雄起”?  在2018赛季,武磊以27球的战绩首次成为中超联赛的最佳射手,让本土射手在众多“洋炮”中终于扬眉吐气一把。但随着“武球王”征战西甲,本土射手中谁能接棒,就成为关注焦点。  从刚结束的中超联赛来看,射手榜上本土球员不仅集体无缘前十,而且表现最好的广州恒大球员韦世豪打入11球,位列第17。本土锋线的整体乏力,是中超联赛重复多年来难以解决的顽疾。  2020赛季,谁将扛起本土前锋攻城拔寨的“大旗”?从本赛季表现来看,本土锋线能够寄予众望的暂时并不多。在寄希望于更多后起之秀能够尽快脱颖而出之余,眼下只能期待韦世豪在恒大的豪华阵容中继续学习“涨球”,在锋线上有更多亮眼表现。  多年留洋葡萄牙的经历,带给这名95后前锋不俗的门前嗅觉和技术基础。但在赛场上多次出现的有争议表现,也让他成为中超赛场上的“话题人物”。刚刚公布的中国男足选拔队集训名单中,韦世豪也被征召,东亚杯上表现值得期待。
    2019-12-03 08:44:28足协
  • 中超投资人会议召开 中国职业联赛新政引发热议
      原标题:中国职业联赛新政 应否“一刀切”?  如果新政通过,归化球员李可、艾克森的薪资标准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 (新华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喆  昨天,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了中超投资人会议,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主持了该次会议,16家中超俱乐部的负责人就足协筹划中对联赛的一系列“新政”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本次会议并没有形成任何决议,中国足协将根据昨天的俱乐部意见再进一步进行政策的细化和讨论。  上周,中国足协临时出台了《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工作合同的通知》。此后,坊间传出了众多关于中国足协即将对职业联赛进行新政改革的猜测。在昨天的上海投资人会议上,这些传闻形成了不同的讨论要点。  各俱乐部对三类政策进行热议  足协的相关焦点政策可分为3类。第一类是关于本土球员的限薪,包括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本土球员的单季顶薪标准分别为税前1000万元、600万元、300万元,国脚薪资可上浮20%;当赛季拿到顶薪的本土自由身球员在没有得到俱乐部同意下不能自由转会;各队U-21本土年轻球员年薪税前不超过100万元。  第二类是关于外援和归化球员,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至多同时注册两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每场比赛只能上场1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具有华裔血统的入籍球员则视同为普通本土球员,所有入籍球员的薪资标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普通外援政策则基本延续本赛季下半赛季调整后的政策,也就是每场每队可报名4外援,其中同时登场3外援,不设置亚洲外援限制。  第三类涉及“超级外援”和球员留洋,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允许引进1名超级外援,其身价不得超过2500万欧元,且薪资不受限;鼓励俱乐部U-23球员留洋,可以在联赛中适当减免执行U-23球员政策。  对于上述新政,各中超俱乐部在会上各抒己见。如对“限薪帽”,有俱乐部代表认为应该根据各级联赛的实际情况科学划定,而不是“一刀切”。此外,对于“领得顶薪本土球员不得自由转会”,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有悖于国际足坛现行转会制度的精神,无异于给国内联赛转会市场加了一道“转会锁”,将一定程度抑制转会市场的流动。此举可能有益于拥有大量合同到期球员的俱乐部强留球员,但对其他俱乐部引进人才造成不公。  对于“超级外援”的提法,也有与会代表表达了异议。不同外援身价、薪酬标准出现天壤之别,亦有可能破坏外援间的协作,从而造成球队内耗。至于U-21球员限薪,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不应该对一些已经可以打上主力的U-21尖子球员造成人为的薪酬不公。  本次会议并未形成任何决议。据悉,12月2日中国足协还会在深圳举行第二轮投资人会议,届时,包括许家印、张力等各俱乐部更高层面的决策者将参会。
    2019-11-26 09:08:44足协
  • 中国足球“工资帽”细则公布 职业联盟拟明年成立
      新华社上海12月20日电 20日,2018年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联赛总结大会在上海举行,会上公布了“工资帽”等新政细则,足协还将推动职业联盟在2019年挂牌成立。  会议最受关注的当属“工资帽”等新政。中国足协准入审查部部长何玺介绍说,中超球员薪酬支出占俱乐部总支出比例限额将逐年下降,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65%、60%和55%。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含奖金)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参加2019年亚洲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国家队球员在个人最高薪酬限额基础上上浮20%执行。自2019年1月1日起,在中国足协新备案的合同按限额签订;合同尚未到期的球员,待现有合同到期后再按限额重新签订。  2019年至2021年,中超俱乐部支出最高限额分别为12亿、11亿、9亿,中甲俱乐部则三年都为2亿。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中超分别为6.5亿、5.6亿和3亿,中甲为1.1亿、1.0亿和0.9亿。在亏损限额方面,中超分别为3.2亿、2.9亿和2.7亿,中甲为0.7亿、0.6亿和0.5亿。  俱乐部全年奖金总限额方面,亚冠的赢球和平球奖金分别为600万元每场和200万元每场,中超为300万元每场和100万元每场,中甲为100万元每场和30万元每场。  何玺介绍说,经各俱乐部共同商定,对于超过各限额指标的俱乐部,将给予一定限制措施,包括警告、限制引援名额和扣除积分等。  此外,中国足协还将继续加强对“阴阳合同”的治理,包括俱乐部自查、足协稽查和移交税务机关处理等。违规俱乐部将受到扣除联赛积分、取消准入资格的处罚,违规教练员、球员将受到一至三年禁赛处罚。  另据何玺介绍,2019年起,申请中超、中甲准入的俱乐部在报名大名单中应有本俱乐部培养的U21球员。鼓励中超、中甲俱乐部建立国际青训中心,输送青少年球员赴国外训练比赛。申请中超准入的俱乐部须拥有一支女足球队,并参加女超、女甲或女乙联赛。女超俱乐部每年投入不低于1500万元,不高于3000万元。  在2019年中超U23球员政策方面,首发1人,出场3人次,国家队征调可获相应减免。决定联赛名次办法中,积分相等球队间,在比较相互间积分、净胜球、进球数后仍相等的,将按权重比例计算预备队、U19、U17、U15、U14和U13联赛成绩,排名靠前者,联赛名次列前。外援政策与上赛季保持一致。  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在总结2018赛季职业联赛时宣布,中国足协将推动职业联盟在2019年挂牌成立。  “职业联盟的成立,将进一步增强俱乐部‘自主生存、自主发展、自主约束’的能力,推动职业领域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激发职业联赛发展新活力。”他说。  他还表示,中国足协对于职业联盟的态度是:尽可能地服务,确保职业联盟稳妥有序成立;尽可能地放权,确保职业联盟健康独立运行。其中,服务是指中国足协为职业联盟成立保驾护航,引导、推动各俱乐部投资人达成共识;放权是指中国足协充分实现管办分离,将职业联赛各项权利放到职业联盟。  “具体体现在双方对于职业联赛的‘五权’划分上,即中国足协享有所有权、监督权,职业联盟享有管理权、经营权和利益分配权。”李毓毅说,“经过前期努力,职业联盟筹建取得了一定成果,现阶段筹备设立的职业联盟将由中超、中甲32家俱乐部组成。目前我们正在协调各方、加快推进,方案成熟后会履行程序征求各方意见,力争在2019年挂牌成立职业联盟。”(记者朱翃、公兵)
    2018-12-20 17:32:15足协
  • 中国足协辟谣:集训队不会踢中超
      11月26日下午,中国足协官方发布声明,表示之前有媒体报道称集训队要踢中超联赛的情况不属实,并表示明年的中超联赛规模和赛制将保持稳定,不会进行重大调整。  足协在官方声明中称:“中国足协将按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要求,继续深化职业联赛改革。目前,中国足协正在积极研究职业联赛综合治理、青训体系建设、建立职业联盟等一系列深化改革措施,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自从中国足协召集首批55人集训队之后,外界对于集训队下一步的计划就众说纷纭,其中最大的猜想就是集训队分成两支国字号球队来征战中超或者中甲联赛,之前也曾经有传言称集训队有可能前往欧洲某国联赛参赛,不过这些说法至今都未能获得证实。此番中国足协辟谣称集训队不会参加中超联赛,集训队接下来的发展前景肯定会继续引起更多猜测。  目前,先后两批被征召进入集训队的球员正在昆明进行集训。(记者叶明睿)
    2018-11-27 09:50:01足协
  • 中国足协召开中超动员会 计划推行工资帽制度
      昨天,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了2018赛季职业联赛动员大会。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以及前中超金哨谭海,对新赛季的多项规章制度进行了解释。足协还强调逃避调节费的球队将被扣分,并透露初步规划施行球员工资帽。  限定总工资 两年后或施行  解释裁判判罚时候,谭海强调,2018赛季的中超对严重犯规、暴力行为会加大处理力度,危及对方安全、野蛮动作抢截、单腿或双腿蹬踹动作、攻击对方头部等,即便没有身体接触,都将被视为严重犯规,直接红牌罚下。  此外,球员、俱乐部官员、行政官员、观众等任何人有暴力行为,都将会被直接驱逐出场。VAR技术(视频辅助系统,即视频裁判)只有在进球、判罚点球、直接红牌和处罚对象错误的情况下使用,俱乐部官员、教练不得干扰VAR的使用。  调节费缴纳方面,球员在注册后,中国足协将进行4个月的公示,如果在此期间收到举报,球员和俱乐部存在故意逃避调节费的行为,查明后将扣除1至15个联赛积分,涉事球员将被禁赛半年。此外,中国足协准入审查部对今后4年的工作已经做出了初步规划,在这份规划中,包括设立工资帽(球员工资总额上限)、职业俱乐部队名的中性化等。2018年年底,就将对工资帽政策进行讨论,预计2020年开始实行,而队名中性化最晚在2021年实现。  投资人座谈 倡导规则意识  中国足协日前还在上海召开了职业俱乐部投资人座谈会,13家中超俱乐部及部分中甲、中乙俱乐部的投资人代表聚首,与中国足协高层就职业联赛的发展进行交流。北京中赫国安、上海上港两家俱乐部投资人作为代表发言。中赫国安董事长周金辉提议要贯彻落实足协引援规定,同时呼吁足协与俱乐部都要加强规则意识。  中国足协对本次座谈会非常重视,党委书记杜兆才、常务副主席张剑、副主席李毓毅和两位专职执行副主席林晓华、蔡勇以及中层全部出席。此次会议规格之高为中国足坛近年来少有。13家中超俱乐部的投资人来到上海,原定要参会并且发言的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临时请假缺席,此外权健集团束昱辉、富力集团张力等投资人也因各自公务缺席。  周金辉在发言中表示,坚决贯彻与执行引援调节费的政策,同时呼吁无论是足协还是俱乐部,大家都要加强规则意识,提高自律意识,特别要加强遵守规则的意识。   北京晨报记者 宋翃
    2018-02-28 08:47:29足协
  • 限龄限薪、本土锋线,2020联赛或有哪些新变化?
      新华社武汉12月2日电(记者李劲峰、张悦姗)中超、中甲联赛2019赛季落幕后,各支球队正处于总结、休整阶段,秣马厉兵准备2020赛季。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并明确正在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对现有的一些制度和规定作补充、完善和调整,计划于12月初公布。  一系列“新政”即将在中国足球各级联赛执行,2020赛季或将出现哪些新变化?  年轻球员如何获得更多比赛机会?  通过制定年龄限制政策,为年轻队员提供更多上场比赛机会,培育足坛新生力量,一直是联赛的重要举措。从2017年开始实行“U23政策”实施以来,尽管出现类似秒换下场、补时登场等乱象,但也让恒大的杨立瑜、申花的朱辰杰等年轻球员在中超赛场上崭露头角。  经过6月份中国足协对U23球员政策的调整,比如要求“每场比赛,场上的U23球员始终不少于1名”“俱乐部队报名球员中有被各级国家集训队征调的U23球员,可不执行U23球员政策”。这项“限龄”政策也已日趋稳定,因此在2020年联赛中极有可能将继续施行。  有消息称“从2020年开始,中乙球队最多只能报名3位30岁以上球员,鼓励年轻球员争当联赛主角”,这也引发广泛争议。  中乙球队只能报3名30岁以上老将,这意味着大量年满30岁,在中超、中甲联赛中很难获得出场机会的球员,将面临无球可踢的局面。从长远来看,将进一步压缩很多球员的职业生涯,提高职业足球运动的从业风险,将会让很多家长不敢让孩子踢球。  尽管这项政策在2020年联赛中是否会具体执行,或者以增加年轻球员出场人数来取代尚不确定。但可以预见的是,如何利用年龄限制政策,在各级联赛中增加年轻队员的出场时间,比赛机会,增加有效比赛时间,形成良性的职业足球梯队,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历练,必然是当下中国足球补齐短板所必须坚持的方向。  限薪如何体现“精准化”?  中国足协近日发布的《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合同工作的通知》,要求各职业俱乐部在新政策正式公布前,暂缓与国内球员签署个人工作合同,等待新政策出台。  根据中国足协相关说明,拟订“关于进一步推进联赛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原则中,包括推动各级职业联赛的健康发展,降低职业联赛俱乐部财务负担,规范薪酬体系、转会市场,严格监管措施。可以预见,限薪力度将在新赛季中国足球联赛中明显加码。  各路资本涌入中国足坛,吸引一批高水平外援球员加入中国足球俱乐部,给联赛发展带来的促进作用已十分明显,但由此产生很多俱乐部财务不堪重负,优秀球员过于集中,球员高薪不愿留洋甚至影响在国家队比赛中的投入程度等诸多弊端。  从“引援调节费”,到“工资帽”“注资帽”,限薪一直是中国足协重点推进领域。去年底,中国足协就明确,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含奖金)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并对中超、中甲俱乐部支出最高限额,投资人注资等方面要求逐年下降。这对2019赛季中超冬季转会窗口限制各俱乐部“天价引援”成效明显。  在国内球员与外援薪酬区别对待情况下,归化球员薪酬该按什么标准来规范要求;为鼓励年轻球员留洋,单独限制年轻球员个人薪酬是否可行;限薪逐步加码情况下,“阴阳合同”等乱象如何杜绝,俱乐部财务情况如何更加透明,这些在2020赛季中必然会面临的问题,依旧有待破解。  本土锋线能否“雄起”?  在2018赛季,武磊以27球的战绩首次成为中超联赛的最佳射手,让本土射手在众多“洋炮”中终于扬眉吐气一把。但随着“武球王”征战西甲,本土射手中谁能接棒,就成为关注焦点。  从刚结束的中超联赛来看,射手榜上本土球员不仅集体无缘前十,而且表现最好的广州恒大球员韦世豪打入11球,位列第17。本土锋线的整体乏力,是中超联赛重复多年来难以解决的顽疾。  2020赛季,谁将扛起本土前锋攻城拔寨的“大旗”?从本赛季表现来看,本土锋线能够寄予众望的暂时并不多。在寄希望于更多后起之秀能够尽快脱颖而出之余,眼下只能期待韦世豪在恒大的豪华阵容中继续学习“涨球”,在锋线上有更多亮眼表现。  多年留洋葡萄牙的经历,带给这名95后前锋不俗的门前嗅觉和技术基础。但在赛场上多次出现的有争议表现,也让他成为中超赛场上的“话题人物”。刚刚公布的中国男足选拔队集训名单中,韦世豪也被征召,东亚杯上表现值得期待。
    2019-12-03 08:44:28足协
  • 中超投资人会议召开 中国职业联赛新政引发热议
      原标题:中国职业联赛新政 应否“一刀切”?  如果新政通过,归化球员李可、艾克森的薪资标准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 (新华社)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喆  昨天,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了中超投资人会议,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主持了该次会议,16家中超俱乐部的负责人就足协筹划中对联赛的一系列“新政”进行了激烈的讨论。本次会议并没有形成任何决议,中国足协将根据昨天的俱乐部意见再进一步进行政策的细化和讨论。  上周,中国足协临时出台了《关于各职业俱乐部暂缓签署球员工作合同的通知》。此后,坊间传出了众多关于中国足协即将对职业联赛进行新政改革的猜测。在昨天的上海投资人会议上,这些传闻形成了不同的讨论要点。  各俱乐部对三类政策进行热议  足协的相关焦点政策可分为3类。第一类是关于本土球员的限薪,包括中超、中甲、中乙三级联赛本土球员的单季顶薪标准分别为税前1000万元、600万元、300万元,国脚薪资可上浮20%;当赛季拿到顶薪的本土自由身球员在没有得到俱乐部同意下不能自由转会;各队U-21本土年轻球员年薪税前不超过100万元。  第二类是关于外援和归化球员,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至多同时注册两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每场比赛只能上场1名非华裔血统入籍球员;具有华裔血统的入籍球员则视同为普通本土球员,所有入籍球员的薪资标准和普通本土球员相同;普通外援政策则基本延续本赛季下半赛季调整后的政策,也就是每场每队可报名4外援,其中同时登场3外援,不设置亚洲外援限制。  第三类涉及“超级外援”和球员留洋,包括每家中超俱乐部允许引进1名超级外援,其身价不得超过2500万欧元,且薪资不受限;鼓励俱乐部U-23球员留洋,可以在联赛中适当减免执行U-23球员政策。  对于上述新政,各中超俱乐部在会上各抒己见。如对“限薪帽”,有俱乐部代表认为应该根据各级联赛的实际情况科学划定,而不是“一刀切”。此外,对于“领得顶薪本土球员不得自由转会”,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有悖于国际足坛现行转会制度的精神,无异于给国内联赛转会市场加了一道“转会锁”,将一定程度抑制转会市场的流动。此举可能有益于拥有大量合同到期球员的俱乐部强留球员,但对其他俱乐部引进人才造成不公。  对于“超级外援”的提法,也有与会代表表达了异议。不同外援身价、薪酬标准出现天壤之别,亦有可能破坏外援间的协作,从而造成球队内耗。至于U-21球员限薪,也有俱乐部代表认为不应该对一些已经可以打上主力的U-21尖子球员造成人为的薪酬不公。  本次会议并未形成任何决议。据悉,12月2日中国足协还会在深圳举行第二轮投资人会议,届时,包括许家印、张力等各俱乐部更高层面的决策者将参会。
    2019-11-26 09:08:44足协
  • 中国足球“工资帽”细则公布 职业联盟拟明年成立
      新华社上海12月20日电 20日,2018年中国足球协会职业联赛总结大会在上海举行,会上公布了“工资帽”等新政细则,足协还将推动职业联盟在2019年挂牌成立。  会议最受关注的当属“工资帽”等新政。中国足协准入审查部部长何玺介绍说,中超球员薪酬支出占俱乐部总支出比例限额将逐年下降,2019年至2021年分别为65%、60%和55%。中超国内球员个人薪酬(不含奖金)最高不得超过税前1000万元人民币。参加2019年亚洲杯、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的国家队球员在个人最高薪酬限额基础上上浮20%执行。自2019年1月1日起,在中国足协新备案的合同按限额签订;合同尚未到期的球员,待现有合同到期后再按限额重新签订。  2019年至2021年,中超俱乐部支出最高限额分别为12亿、11亿、9亿,中甲俱乐部则三年都为2亿。俱乐部投资人注资限额,中超分别为6.5亿、5.6亿和3亿,中甲为1.1亿、1.0亿和0.9亿。在亏损限额方面,中超分别为3.2亿、2.9亿和2.7亿,中甲为0.7亿、0.6亿和0.5亿。  俱乐部全年奖金总限额方面,亚冠的赢球和平球奖金分别为600万元每场和200万元每场,中超为300万元每场和100万元每场,中甲为100万元每场和30万元每场。  何玺介绍说,经各俱乐部共同商定,对于超过各限额指标的俱乐部,将给予一定限制措施,包括警告、限制引援名额和扣除积分等。  此外,中国足协还将继续加强对“阴阳合同”的治理,包括俱乐部自查、足协稽查和移交税务机关处理等。违规俱乐部将受到扣除联赛积分、取消准入资格的处罚,违规教练员、球员将受到一至三年禁赛处罚。  另据何玺介绍,2019年起,申请中超、中甲准入的俱乐部在报名大名单中应有本俱乐部培养的U21球员。鼓励中超、中甲俱乐部建立国际青训中心,输送青少年球员赴国外训练比赛。申请中超准入的俱乐部须拥有一支女足球队,并参加女超、女甲或女乙联赛。女超俱乐部每年投入不低于1500万元,不高于3000万元。  在2019年中超U23球员政策方面,首发1人,出场3人次,国家队征调可获相应减免。决定联赛名次办法中,积分相等球队间,在比较相互间积分、净胜球、进球数后仍相等的,将按权重比例计算预备队、U19、U17、U15、U14和U13联赛成绩,排名靠前者,联赛名次列前。外援政策与上赛季保持一致。  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在总结2018赛季职业联赛时宣布,中国足协将推动职业联盟在2019年挂牌成立。  “职业联盟的成立,将进一步增强俱乐部‘自主生存、自主发展、自主约束’的能力,推动职业领域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激发职业联赛发展新活力。”他说。  他还表示,中国足协对于职业联盟的态度是:尽可能地服务,确保职业联盟稳妥有序成立;尽可能地放权,确保职业联盟健康独立运行。其中,服务是指中国足协为职业联盟成立保驾护航,引导、推动各俱乐部投资人达成共识;放权是指中国足协充分实现管办分离,将职业联赛各项权利放到职业联盟。  “具体体现在双方对于职业联赛的‘五权’划分上,即中国足协享有所有权、监督权,职业联盟享有管理权、经营权和利益分配权。”李毓毅说,“经过前期努力,职业联盟筹建取得了一定成果,现阶段筹备设立的职业联盟将由中超、中甲32家俱乐部组成。目前我们正在协调各方、加快推进,方案成熟后会履行程序征求各方意见,力争在2019年挂牌成立职业联盟。”(记者朱翃、公兵)
    2018-12-20 17:32:15足协
  • 中国足协辟谣:集训队不会踢中超
      11月26日下午,中国足协官方发布声明,表示之前有媒体报道称集训队要踢中超联赛的情况不属实,并表示明年的中超联赛规模和赛制将保持稳定,不会进行重大调整。  足协在官方声明中称:“中国足协将按照《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要求,继续深化职业联赛改革。目前,中国足协正在积极研究职业联赛综合治理、青训体系建设、建立职业联盟等一系列深化改革措施,将适时向社会公布。”  自从中国足协召集首批55人集训队之后,外界对于集训队下一步的计划就众说纷纭,其中最大的猜想就是集训队分成两支国字号球队来征战中超或者中甲联赛,之前也曾经有传言称集训队有可能前往欧洲某国联赛参赛,不过这些说法至今都未能获得证实。此番中国足协辟谣称集训队不会参加中超联赛,集训队接下来的发展前景肯定会继续引起更多猜测。  目前,先后两批被征召进入集训队的球员正在昆明进行集训。(记者叶明睿)
    2018-11-27 09:50:01足协
  • 中国足协召开中超动员会 计划推行工资帽制度
      昨天,中国足协在上海召开了2018赛季职业联赛动员大会。中国足协副主席李毓毅以及前中超金哨谭海,对新赛季的多项规章制度进行了解释。足协还强调逃避调节费的球队将被扣分,并透露初步规划施行球员工资帽。  限定总工资 两年后或施行  解释裁判判罚时候,谭海强调,2018赛季的中超对严重犯规、暴力行为会加大处理力度,危及对方安全、野蛮动作抢截、单腿或双腿蹬踹动作、攻击对方头部等,即便没有身体接触,都将被视为严重犯规,直接红牌罚下。  此外,球员、俱乐部官员、行政官员、观众等任何人有暴力行为,都将会被直接驱逐出场。VAR技术(视频辅助系统,即视频裁判)只有在进球、判罚点球、直接红牌和处罚对象错误的情况下使用,俱乐部官员、教练不得干扰VAR的使用。  调节费缴纳方面,球员在注册后,中国足协将进行4个月的公示,如果在此期间收到举报,球员和俱乐部存在故意逃避调节费的行为,查明后将扣除1至15个联赛积分,涉事球员将被禁赛半年。此外,中国足协准入审查部对今后4年的工作已经做出了初步规划,在这份规划中,包括设立工资帽(球员工资总额上限)、职业俱乐部队名的中性化等。2018年年底,就将对工资帽政策进行讨论,预计2020年开始实行,而队名中性化最晚在2021年实现。  投资人座谈 倡导规则意识  中国足协日前还在上海召开了职业俱乐部投资人座谈会,13家中超俱乐部及部分中甲、中乙俱乐部的投资人代表聚首,与中国足协高层就职业联赛的发展进行交流。北京中赫国安、上海上港两家俱乐部投资人作为代表发言。中赫国安董事长周金辉提议要贯彻落实足协引援规定,同时呼吁足协与俱乐部都要加强规则意识。  中国足协对本次座谈会非常重视,党委书记杜兆才、常务副主席张剑、副主席李毓毅和两位专职执行副主席林晓华、蔡勇以及中层全部出席。此次会议规格之高为中国足坛近年来少有。13家中超俱乐部的投资人来到上海,原定要参会并且发言的恒大集团主席许家印临时请假缺席,此外权健集团束昱辉、富力集团张力等投资人也因各自公务缺席。  周金辉在发言中表示,坚决贯彻与执行引援调节费的政策,同时呼吁无论是足协还是俱乐部,大家都要加强规则意识,提高自律意识,特别要加强遵守规则的意识。   北京晨报记者 宋翃
    2018-02-28 08:47:29足协
足协

中国足球协会是中国足球运动的管理机构,国内简称足协。它是亚洲足球联合会及国际足球联合会的成员。全国性群众体育组织。中华全国体育总会的团体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