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俱乐部剑客亮相全锦赛李稷:想缩小和专业选手的差距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2018全国击剑锦标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本次比赛各省市都派出了最强阵容,国家击剑队在训名单上的全体队员也代表各自所属省市队伍参加比赛。在这些全国顶尖的专业击剑运动员参加的比赛中,有这样一群运动员十分“特殊”,在他们剑服后面印的不是哪个省市名称,而是万国、金石、振翔、佐罗等击剑俱乐部的名字,他们就是来自击剑俱乐部的业余剑客们。  据中国击剑协会公布的审核通过俱乐部名单统计,此次共有17名来自俱乐部的选手成功报名参加了全国击剑锦标赛,从业余联赛到全国锦标赛,这些业余选手为何要参加专业赛事?比赛中他们又有哪些收获?中国击剑的记者在场外采访到了来自万国击剑的李稷,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今年16岁的李稷练习花剑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这次全锦赛他成功的从小组赛中突围打入64表,之所以来参加全锦赛,李稷表示他参加比赛主要是来向专业选手学习,同时找到自己的不足:“专业选手真的很强,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技术方面都比业余比赛高了好几个层级,不过我就是来向专业选手们学习的,能参加比赛就已经很开心了。”  作为业余选手中的佼佼者,李稷曾经拿到过两次全国中学生击剑锦标赛的冠军,在击剑俱乐部联赛分站赛中也站上过领奖台,不过相比于业余赛事,全锦赛的比赛强队和对手实力还是给李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选手好像在所有方面都很强,感觉他们都没有什么弱点,我真的找不到他们的弱点。”  虽然李稷不断赞叹专业选手的实力,但他还是在七人的小组中战胜了两位专业选手,从而进入64表。谈到取胜的秘诀,李稷用了“勉强”这个词来概括,他认为是对手过于“轻视”自己,才让他有机会拿到两场胜利。  参加比赛总要有收获,对于参加专业比赛的业余选手来说,收获肯定更大,李稷表示在比赛中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但也明确了以后努力的方向,特别是在身体素质方面自己还要更多的加强,在平衡好学业和练剑的基础上,要在击剑上下更多功夫,努力缩小和专业运动员之间的差距。  其实无论是专业运动员还是业余选手,当他们拿起剑柄站上剑道,他们对击剑的热爱和执着都是相同的,而全国锦标赛向业余选手敞开大门,也让这些热爱击剑的人们有了更高的舞台展现自己,期待有更多的业余选手能有机会和高水平运动员同场切磋,共同促进击剑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和普及。
    2018-10-16 09:38:05击剑
  • 击剑全锦赛首日:男佩许英明夺冠 女花傅依婷摘金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10月14日,2018全国击剑锦标赛在合肥体育中心拉开了帷幕,首日比赛进行的是男子佩剑和女子花剑个人赛的争夺。男子佩剑决赛在两位国家队队员之间展开,最终来自广东的许英明力克代锐,夺得男佩冠军;女子花剑方面,本赛季状态出色的傅依婷较为轻松的战胜康鑫鑫,摘得女花金牌。  男子佩剑方面,许英明在半决赛面对江苏队路阳,双方的比赛在开局阶段就陷入胶着,比分一直交替领先,直到战至12平后,许英明突然发力,连得三分,以15-12战胜路阳,闯入决赛。另一场半决赛由来自江苏的代锐对阵广东队邓小浩,这场半决赛同样进行的难解难分,邓小浩在比赛中不慎受伤,不过在简单治疗之后,他依旧有着出色的发挥,一直将比分追至14平,不过在最后一剑的比拼中,代锐抓住机会一击制胜,进入决赛。  男佩决赛,来自广东队的许英明和来自江苏队的代锐都是国家队队员,彼此十分熟悉,这原本应该是一场火星撞地球的较量,但经过半决赛的消耗,代锐在体能上有所不足,导致他在决赛中状态不佳,而许英明则是延续了此前的出色状态,一直掌控着场上的主动,最终许英明以15-2大比分战胜代锐,夺得男佩冠军。  女子花剑方面,傅依婷面对的是国家队和福建队双料队友陈情缘,双方可谓知己知彼,最终本赛季状态一直稳步提升的傅依婷发挥更加出色,以10-6淘汰陈情缘。另一场半决赛由来自辽宁队的康鑫鑫对阵来自浙江的蔡苑廷,比赛开局阶段,康鑫鑫进入状态较慢,比分上一直落后于对手,不过在比赛后半段,康鑫鑫找回了状态,成功逆转对手,以15-10淘汰蔡苑廷。  女花决赛,傅依婷在实力和经验上都占据优势,她也一直在比分上压制着康鑫鑫,最终傅依婷以15-4轻松战胜康鑫鑫,收获女花金牌。  赛后接受采访时,傅依婷表示,这次全锦赛锻炼了自己的耐心,尤其是在落后的时候考验了自己临场应变的能力。而谈到决赛的轻松获胜,傅依婷认为自己在赛前的准备做的比较充分,有目的性的克服自己容易犯的错误。谈到自己本赛季出色的发挥,傅依婷表示在赛季初的世界杯比赛中自己发挥并不稳定,在训练中也一直和教练磨合,调整自己的状态,从亚锦赛开始慢慢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打法,也一直向对的方向努力。  在国家队中,原奥运冠军雷声负责的是女子花剑的训练,对于跟随世界冠军训练,傅依婷觉得对自己帮助很大:“在面对比赛困难时候,雷声指导会告诉我们当时他面对同样的困难时用哪些办法克服,我们可以借鉴他们的办法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  10月15日,2018全国击剑锦标赛将进行男子花剑和女子重剑个人赛的争夺,黄梦恺、孙一文等选手将悉数出战,让我们一起期待他们的发挥。
    2018-10-15 09:34:04击剑
  • "问剑红谷滩"2018中国击剑大师赛完美收官
    中国击剑大师赛启动仪式  国际在线消息:10月3日下午,“问剑红谷滩”2018中国击剑大师赛,在南昌红谷滩万达茂室外剑道开始激情上演,经过花剑少年战队团体和大师个人两个赛程近7个小时的激烈角逐,黄梦恺先后战胜3名剑手,取得了大师赛冠军,马剑飞获亚军,施嘉洛和张家朗并列第三名。  本次大师赛在当日下午13:30准时开赛,由8名大师分别指导的8个少年花剑战队分成上下两个半区率先亮剑,每个少年战队由海选的4名小剑手组成,采用5剑计分办法,经过团体赛三轮较量,由马剑飞年战队荣获冠军,黄梦恺和张家朗分别指导的少年战队分获亚军。  个人大师赛在少年战队团体决赛后开赛,8名击剑选手分成上下两个半区展开淘汰赛,上半区马剑飞和施嘉洛分别战胜吴斌和陈海威首先进入四分之一决赛,下半区黄梦恺和张家朗分别战胜李晨和陈伟全,取得四分之一决赛资格。 决赛在黄梦恺与马剑飞之间展开,经过两轮对决,最终,黄梦恺以15 : 11 战胜马剑飞,取得冠军,捧起了景德镇青花瓷奖杯。  8名中国顶级花剑运动员应邀参加了大赛,按照积分排名登道亮剑,累计7轮精彩对决,演绎了花剑比赛的无穷魅力。32名小剑手有幸经海选登上剑道,一展中国少年剑客风采。初步统计, 32名少年团体赛小剑手、近千名观众在现场近距离观摩、欣赏了中国顶级剑客的花剑对决。  本次大师赛借鉴借鉴了北京冬奥会开放、共享的办赛理念,首次把剑道从体育馆搬到充满陶瓷文化底蕴的商业广场,让“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与景德镇“精美、精致、精细”传统陶瓷艺术交相辉映。实现了组委会体育牵头,文旅融合,商业支撑,群众积极参与的办赛创意。  本次大师赛由中国剑协主办,由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管委会、南昌市体育局、江西省击剑协会共同承办,同时,赛事也得到了南昌市红谷滩新区文化事业发展局、南昌市击剑协会的大力支持。红谷滩作为集行政、金融、商务、文化和创新于一体的“南昌样板”新区,首次承办了2018中国击剑大师赛首站赛,通过与专业的体育公司合作,构建了节俭、高效、可持续的击剑大师赛筹备和运行模式。8位击剑高手带领各自战队亮相团体赛瞬间团体赛决赛中国击剑大师赛个人赛团体赛获奖小选手登台领奖个人赛颁奖仪式
    2018-10-04 01:29:58击剑
  • "少帅军团"台下亮剑 剑指东京
      “初试”过关 中国击剑队从“新”起步——  “少帅军团”台下亮剑 剑指东京  33岁的黎国介,34岁的雷声,35岁的仲满,36岁的张亮亮,其实都还处在随时可以抄起剑来上台“拼刺刀”的状态,但这届亚运会,这群初执教鞭的少帅显示出了亦能在台下亮剑的潜在威力。  征战雅加达亚运会的中国击剑队,于当地时间8月24日晚间结束了所有项目的争夺,最终3金6银2铜的成绩单表明“少帅军团”经受住了“初试”考验——虽然,金牌数和4年前仁川亚运会相比没有变化,但银牌数多了4枚,经历了大规模人员调整之后的年轻队伍让人们看到了他们的潜力。  “如果是拿东京奥运会的标准来看,我认为队伍在本届亚运会上的表现达到了预期目标,虽然我们在技术和心态方面还存在一定问题,缺乏大赛经验,但队员们敢拼,精神状态很好,发挥出了相应的水平。”中国击剑队领队、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说,“如果按百分制算,我们队员这届亚运会表现都在90分以上。”  “黄梦恺决赛是反败为胜的,中间还有点意外,他感觉抽筋要了医疗暂停,我跟他说不要有太多想法,就是坚定去打。”中国击剑队花剑主教练张亮亮去年夏天还代表安徽队出战全运会,全运会后退役便进入国家队教练组,从“老将”到“少帅”,他清楚认识到自己责任的转变,“虽然他们(队员)都管我叫亮哥,但我是国家队教练,我要把最有效的战术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少走弯路,因为以前我们刚出来那时候没有老队员带,都是自己摸索着打。”  女子佩剑个人、男子花剑个人、女子重剑团体,这3枚金牌和6枚银牌把中国击剑队的初试成绩带到“90分以上”,以这个标准来衡量教练组的话,“少帅军团”的得分应该不低于95分。  将近20年职业(专业)生涯,张亮亮希望自己能够尽快把对击剑运动的认知和对比赛的感悟传递给叫他“亮哥”的这些弟子们,“打比赛要有章法”是他多次提到的“知识点”,“现在年轻队员打比赛很拼,但有时候比较盲目,东京奥运会备战阶段,尤其距离奥运积分赛很近了,我们要在这方面加强训练。”  对于去年全运会后刚刚组建不到一年的全新队伍而言,张亮亮这样既拥有极丰富大赛经验、又熟悉击剑国家队管理运营机制的教练完全可以“即插即用”,雷声和仲满同样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的执教风格和方式又有所不同。  雷声年龄最小,当运动员时,雷声在场上雷厉风行,场下却温文尔雅,这个性格特点在他退役执教后依然如此,他更习惯“和蔼”地指导队员,这是他经过一段时间摸索后总结出来的方式,毕竟女队员心思细腻,需要一些沟通技巧。赛前训练时,雷声经常一点点纠正队员的动作细节,进行最细化的技战术训练,最后才是队员的心理建设。  仲满则不同,他说话向来直来直去,“队员都叫我‘满哥’,这说明我和她们的关系处得很融洽,但只要我严肃起来,我必须要有教练的权威,我说不可以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做,违反了原则性的规定就要离开队伍。”  相比于其他剑种,仲满执教的佩剑队组建时间相对较晚,所以严明纪律、狠抓作风就成为仲满最看重的管理方式,在他看来,严格管理是这支队伍成长的基础,“怎样和运动员融入在一起很重要的,有时候技术也只是一个方面,还要管理好运动员的身体,让他们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其实,不论是张亮亮、仲满还是雷声,年轻新教练团队的组建,更多年轻队员进入国家队,让整个中国击剑队充满朝气。整个亚运会期间,经常出现的场景就是,教练和队员们经常毫无障碍地沟通和交流,记者可以切身感受到,队员们想进步,教练们更是希望队员在自己的指导下,成为下一个雷声、仲满。  “击剑周期比较长,目前在亚洲,韩国队远远拉开了与中国队的距离,但这次亚运会,我们缩小了同韩国队之间的差距。”王海滨说,“东京奥运会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所有剑种要满额出线。这个目标实现起来的难度不小,毕竟在中国击剑队的历史上还从未实现过。但竞技体育就是这样,有了目标就要去奋斗,亚运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本报雅加达8月26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特派记者 郭剑 杨屾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8-27 09:35:08击剑
  • 奥运冠军转型击剑教练 “剑客”雷声的新战场
      中新社雅加达8月25日电 题:“剑客”雷声的新战场  中新社记者 岳川  比赛结束后,坐在场边的中国教练雷声走上剑道,拍了拍李晨的肩膀。他很想宽慰弟子,尽管他心中有着相同的遗憾。  在24日男子花剑团体惜败韩国队无缘决赛后,雷声的此次亚运旅程也画下句点。作为“剑客”,雷声对亚运会再熟悉不过,在多哈赢得的那面金牌是他梦想的起点,那条路最终通向了伦敦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然而作为教练,过往6天经历对雷声而言也是头回遇见。  “有比赛的日子都是早上5点多出门,晚上11点多才回房间,亚运会很消耗人。以前当运动员,在剑道上来回奔走,消耗的是体能;现在当教练,心绪会随着比赛起伏而波动,消耗的是精力。”他说。  去年全运会后,中国击剑队重组,收剑入鞘的雷声成为花剑队教练。一年过去,雷声携新身份亮相亚运赛场。“运动员只要管理好自己就可以了,但教练不同,不仅要思考打法、布置战术,还要关注很多细节。”雷声说,他已经适应了这个新角色。  四年前的仁川,中国男花团体在领先8剑的大好局面下被日本队逆转,亚运会四连冠的纪录戛然而止。那是“剑客”雷声作为运动员参加的最后一届亚运会,可结果并不完美。  四年后的今天,中国队没能夺回这块金牌,雷声难掩心中遗憾。男子花剑虽是中国击剑的优势项目,可在雷声、朱俊、黄良财等一批优秀运动员淡出赛场后,中国队在该项目上出现人才断档,虽只短短数载可优势已荡然无存,这也是为何34岁的老将马剑飞仍在坚持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韩国男子花剑迅速崛起,许俊、河泰圭等名将已在国际大赛中占得一席之地。近年来与之交锋,中国队胜少负多。能在亚运会上相持到最后,雷声觉得弟子们的表现已很出色,对于自己的赛前部署也贯彻得非常到位,“过程打成这样其实可以接受,我当然希望有更好的结果,但竞技体育就是如此残酷。”  相比于拥有辉煌过往的男子花剑队,雷声更为女队感到惋惜。这支年轻的队伍只差最后一剑就能捅破窗户纸,实现心理与信心的双重突破,然而最终却遗憾与金牌擦肩而过。  虽然心有不甘,但雷声很清楚,无论团体还是个人,眼下中国花剑在绝对实力上距世界顶尖水平还有差距,最直观的反映就是世界排名——以男子为例,前16中没有一名中国选手。而在雷声的时代,中国队参加团体赛的四人均处于这一序列里。  “只有具备这样的实力,才有机会对大赛金牌发起冲击。所以接下来我的目标是帮助年轻选手磨练技术,提升排名。”雷声说,单兵作战还不够,一支队伍里必须多点开花,彼此间才能相互促进。  距离东京奥运会还剩两年,虽然形势严峻,但雷声很有信心与弟子们一道向上冲击。“我当运动员的时候,一直压日韩选手一筹。现在队里年轻人比较多,我自己也是年轻教练,肯定都会有所欠缺。不过这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亚运会只是一个小坎,真正的大考还在后面。”  “无论任何项目,打过奥运决赛的人,回到队里都会起到榜样作用。这是他们的财富,也是全队的财富。”雷声的恩师王海滨说。(完)
    2018-08-25 11:04:52击剑
  • 俱乐部剑客亮相全锦赛李稷:想缩小和专业选手的差距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2018全国击剑锦标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中,本次比赛各省市都派出了最强阵容,国家击剑队在训名单上的全体队员也代表各自所属省市队伍参加比赛。在这些全国顶尖的专业击剑运动员参加的比赛中,有这样一群运动员十分“特殊”,在他们剑服后面印的不是哪个省市名称,而是万国、金石、振翔、佐罗等击剑俱乐部的名字,他们就是来自击剑俱乐部的业余剑客们。  据中国击剑协会公布的审核通过俱乐部名单统计,此次共有17名来自俱乐部的选手成功报名参加了全国击剑锦标赛,从业余联赛到全国锦标赛,这些业余选手为何要参加专业赛事?比赛中他们又有哪些收获?中国击剑的记者在场外采访到了来自万国击剑的李稷,来听听他是怎么说的。  今年16岁的李稷练习花剑已经有五年多的时间,这次全锦赛他成功的从小组赛中突围打入64表,之所以来参加全锦赛,李稷表示他参加比赛主要是来向专业选手学习,同时找到自己的不足:“专业选手真的很强,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技术方面都比业余比赛高了好几个层级,不过我就是来向专业选手们学习的,能参加比赛就已经很开心了。”  作为业余选手中的佼佼者,李稷曾经拿到过两次全国中学生击剑锦标赛的冠军,在击剑俱乐部联赛分站赛中也站上过领奖台,不过相比于业余赛事,全锦赛的比赛强队和对手实力还是给李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些选手好像在所有方面都很强,感觉他们都没有什么弱点,我真的找不到他们的弱点。”  虽然李稷不断赞叹专业选手的实力,但他还是在七人的小组中战胜了两位专业选手,从而进入64表。谈到取胜的秘诀,李稷用了“勉强”这个词来概括,他认为是对手过于“轻视”自己,才让他有机会拿到两场胜利。  参加比赛总要有收获,对于参加专业比赛的业余选手来说,收获肯定更大,李稷表示在比赛中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但也明确了以后努力的方向,特别是在身体素质方面自己还要更多的加强,在平衡好学业和练剑的基础上,要在击剑上下更多功夫,努力缩小和专业运动员之间的差距。  其实无论是专业运动员还是业余选手,当他们拿起剑柄站上剑道,他们对击剑的热爱和执着都是相同的,而全国锦标赛向业余选手敞开大门,也让这些热爱击剑的人们有了更高的舞台展现自己,期待有更多的业余选手能有机会和高水平运动员同场切磋,共同促进击剑运动在中国的发展和普及。
    2018-10-16 09:38:05击剑
  • 击剑全锦赛首日:男佩许英明夺冠 女花傅依婷摘金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10月14日,2018全国击剑锦标赛在合肥体育中心拉开了帷幕,首日比赛进行的是男子佩剑和女子花剑个人赛的争夺。男子佩剑决赛在两位国家队队员之间展开,最终来自广东的许英明力克代锐,夺得男佩冠军;女子花剑方面,本赛季状态出色的傅依婷较为轻松的战胜康鑫鑫,摘得女花金牌。  男子佩剑方面,许英明在半决赛面对江苏队路阳,双方的比赛在开局阶段就陷入胶着,比分一直交替领先,直到战至12平后,许英明突然发力,连得三分,以15-12战胜路阳,闯入决赛。另一场半决赛由来自江苏的代锐对阵广东队邓小浩,这场半决赛同样进行的难解难分,邓小浩在比赛中不慎受伤,不过在简单治疗之后,他依旧有着出色的发挥,一直将比分追至14平,不过在最后一剑的比拼中,代锐抓住机会一击制胜,进入决赛。  男佩决赛,来自广东队的许英明和来自江苏队的代锐都是国家队队员,彼此十分熟悉,这原本应该是一场火星撞地球的较量,但经过半决赛的消耗,代锐在体能上有所不足,导致他在决赛中状态不佳,而许英明则是延续了此前的出色状态,一直掌控着场上的主动,最终许英明以15-2大比分战胜代锐,夺得男佩冠军。  女子花剑方面,傅依婷面对的是国家队和福建队双料队友陈情缘,双方可谓知己知彼,最终本赛季状态一直稳步提升的傅依婷发挥更加出色,以10-6淘汰陈情缘。另一场半决赛由来自辽宁队的康鑫鑫对阵来自浙江的蔡苑廷,比赛开局阶段,康鑫鑫进入状态较慢,比分上一直落后于对手,不过在比赛后半段,康鑫鑫找回了状态,成功逆转对手,以15-10淘汰蔡苑廷。  女花决赛,傅依婷在实力和经验上都占据优势,她也一直在比分上压制着康鑫鑫,最终傅依婷以15-4轻松战胜康鑫鑫,收获女花金牌。  赛后接受采访时,傅依婷表示,这次全锦赛锻炼了自己的耐心,尤其是在落后的时候考验了自己临场应变的能力。而谈到决赛的轻松获胜,傅依婷认为自己在赛前的准备做的比较充分,有目的性的克服自己容易犯的错误。谈到自己本赛季出色的发挥,傅依婷表示在赛季初的世界杯比赛中自己发挥并不稳定,在训练中也一直和教练磨合,调整自己的状态,从亚锦赛开始慢慢找到了适合自己的打法,也一直向对的方向努力。  在国家队中,原奥运冠军雷声负责的是女子花剑的训练,对于跟随世界冠军训练,傅依婷觉得对自己帮助很大:“在面对比赛困难时候,雷声指导会告诉我们当时他面对同样的困难时用哪些办法克服,我们可以借鉴他们的办法来解决我们自己的问题。”  10月15日,2018全国击剑锦标赛将进行男子花剑和女子重剑个人赛的争夺,黄梦恺、孙一文等选手将悉数出战,让我们一起期待他们的发挥。
    2018-10-15 09:34:04击剑
  • "问剑红谷滩"2018中国击剑大师赛完美收官
    中国击剑大师赛启动仪式  国际在线消息:10月3日下午,“问剑红谷滩”2018中国击剑大师赛,在南昌红谷滩万达茂室外剑道开始激情上演,经过花剑少年战队团体和大师个人两个赛程近7个小时的激烈角逐,黄梦恺先后战胜3名剑手,取得了大师赛冠军,马剑飞获亚军,施嘉洛和张家朗并列第三名。  本次大师赛在当日下午13:30准时开赛,由8名大师分别指导的8个少年花剑战队分成上下两个半区率先亮剑,每个少年战队由海选的4名小剑手组成,采用5剑计分办法,经过团体赛三轮较量,由马剑飞年战队荣获冠军,黄梦恺和张家朗分别指导的少年战队分获亚军。  个人大师赛在少年战队团体决赛后开赛,8名击剑选手分成上下两个半区展开淘汰赛,上半区马剑飞和施嘉洛分别战胜吴斌和陈海威首先进入四分之一决赛,下半区黄梦恺和张家朗分别战胜李晨和陈伟全,取得四分之一决赛资格。 决赛在黄梦恺与马剑飞之间展开,经过两轮对决,最终,黄梦恺以15 : 11 战胜马剑飞,取得冠军,捧起了景德镇青花瓷奖杯。  8名中国顶级花剑运动员应邀参加了大赛,按照积分排名登道亮剑,累计7轮精彩对决,演绎了花剑比赛的无穷魅力。32名小剑手有幸经海选登上剑道,一展中国少年剑客风采。初步统计, 32名少年团体赛小剑手、近千名观众在现场近距离观摩、欣赏了中国顶级剑客的花剑对决。  本次大师赛借鉴借鉴了北京冬奥会开放、共享的办赛理念,首次把剑道从体育馆搬到充满陶瓷文化底蕴的商业广场,让“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与景德镇“精美、精致、精细”传统陶瓷艺术交相辉映。实现了组委会体育牵头,文旅融合,商业支撑,群众积极参与的办赛创意。  本次大师赛由中国剑协主办,由南昌市红谷滩新区管委会、南昌市体育局、江西省击剑协会共同承办,同时,赛事也得到了南昌市红谷滩新区文化事业发展局、南昌市击剑协会的大力支持。红谷滩作为集行政、金融、商务、文化和创新于一体的“南昌样板”新区,首次承办了2018中国击剑大师赛首站赛,通过与专业的体育公司合作,构建了节俭、高效、可持续的击剑大师赛筹备和运行模式。8位击剑高手带领各自战队亮相团体赛瞬间团体赛决赛中国击剑大师赛个人赛团体赛获奖小选手登台领奖个人赛颁奖仪式
    2018-10-04 01:29:58击剑
  • "少帅军团"台下亮剑 剑指东京
      “初试”过关 中国击剑队从“新”起步——  “少帅军团”台下亮剑 剑指东京  33岁的黎国介,34岁的雷声,35岁的仲满,36岁的张亮亮,其实都还处在随时可以抄起剑来上台“拼刺刀”的状态,但这届亚运会,这群初执教鞭的少帅显示出了亦能在台下亮剑的潜在威力。  征战雅加达亚运会的中国击剑队,于当地时间8月24日晚间结束了所有项目的争夺,最终3金6银2铜的成绩单表明“少帅军团”经受住了“初试”考验——虽然,金牌数和4年前仁川亚运会相比没有变化,但银牌数多了4枚,经历了大规模人员调整之后的年轻队伍让人们看到了他们的潜力。  “如果是拿东京奥运会的标准来看,我认为队伍在本届亚运会上的表现达到了预期目标,虽然我们在技术和心态方面还存在一定问题,缺乏大赛经验,但队员们敢拼,精神状态很好,发挥出了相应的水平。”中国击剑队领队、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说,“如果按百分制算,我们队员这届亚运会表现都在90分以上。”  “黄梦恺决赛是反败为胜的,中间还有点意外,他感觉抽筋要了医疗暂停,我跟他说不要有太多想法,就是坚定去打。”中国击剑队花剑主教练张亮亮去年夏天还代表安徽队出战全运会,全运会后退役便进入国家队教练组,从“老将”到“少帅”,他清楚认识到自己责任的转变,“虽然他们(队员)都管我叫亮哥,但我是国家队教练,我要把最有效的战术传授给他们,让他们少走弯路,因为以前我们刚出来那时候没有老队员带,都是自己摸索着打。”  女子佩剑个人、男子花剑个人、女子重剑团体,这3枚金牌和6枚银牌把中国击剑队的初试成绩带到“90分以上”,以这个标准来衡量教练组的话,“少帅军团”的得分应该不低于95分。  将近20年职业(专业)生涯,张亮亮希望自己能够尽快把对击剑运动的认知和对比赛的感悟传递给叫他“亮哥”的这些弟子们,“打比赛要有章法”是他多次提到的“知识点”,“现在年轻队员打比赛很拼,但有时候比较盲目,东京奥运会备战阶段,尤其距离奥运积分赛很近了,我们要在这方面加强训练。”  对于去年全运会后刚刚组建不到一年的全新队伍而言,张亮亮这样既拥有极丰富大赛经验、又熟悉击剑国家队管理运营机制的教练完全可以“即插即用”,雷声和仲满同样也是如此,但他们两人的执教风格和方式又有所不同。  雷声年龄最小,当运动员时,雷声在场上雷厉风行,场下却温文尔雅,这个性格特点在他退役执教后依然如此,他更习惯“和蔼”地指导队员,这是他经过一段时间摸索后总结出来的方式,毕竟女队员心思细腻,需要一些沟通技巧。赛前训练时,雷声经常一点点纠正队员的动作细节,进行最细化的技战术训练,最后才是队员的心理建设。  仲满则不同,他说话向来直来直去,“队员都叫我‘满哥’,这说明我和她们的关系处得很融洽,但只要我严肃起来,我必须要有教练的权威,我说不可以的事情绝对不可以做,违反了原则性的规定就要离开队伍。”  相比于其他剑种,仲满执教的佩剑队组建时间相对较晚,所以严明纪律、狠抓作风就成为仲满最看重的管理方式,在他看来,严格管理是这支队伍成长的基础,“怎样和运动员融入在一起很重要的,有时候技术也只是一个方面,还要管理好运动员的身体,让他们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其实,不论是张亮亮、仲满还是雷声,年轻新教练团队的组建,更多年轻队员进入国家队,让整个中国击剑队充满朝气。整个亚运会期间,经常出现的场景就是,教练和队员们经常毫无障碍地沟通和交流,记者可以切身感受到,队员们想进步,教练们更是希望队员在自己的指导下,成为下一个雷声、仲满。  “击剑周期比较长,目前在亚洲,韩国队远远拉开了与中国队的距离,但这次亚运会,我们缩小了同韩国队之间的差距。”王海滨说,“东京奥运会我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所有剑种要满额出线。这个目标实现起来的难度不小,毕竟在中国击剑队的历史上还从未实现过。但竞技体育就是这样,有了目标就要去奋斗,亚运会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本报雅加达8月26日电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特派记者 郭剑 杨屾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8-27 09:35:08击剑
  • 奥运冠军转型击剑教练 “剑客”雷声的新战场
      中新社雅加达8月25日电 题:“剑客”雷声的新战场  中新社记者 岳川  比赛结束后,坐在场边的中国教练雷声走上剑道,拍了拍李晨的肩膀。他很想宽慰弟子,尽管他心中有着相同的遗憾。  在24日男子花剑团体惜败韩国队无缘决赛后,雷声的此次亚运旅程也画下句点。作为“剑客”,雷声对亚运会再熟悉不过,在多哈赢得的那面金牌是他梦想的起点,那条路最终通向了伦敦奥运会的最高领奖台。然而作为教练,过往6天经历对雷声而言也是头回遇见。  “有比赛的日子都是早上5点多出门,晚上11点多才回房间,亚运会很消耗人。以前当运动员,在剑道上来回奔走,消耗的是体能;现在当教练,心绪会随着比赛起伏而波动,消耗的是精力。”他说。  去年全运会后,中国击剑队重组,收剑入鞘的雷声成为花剑队教练。一年过去,雷声携新身份亮相亚运赛场。“运动员只要管理好自己就可以了,但教练不同,不仅要思考打法、布置战术,还要关注很多细节。”雷声说,他已经适应了这个新角色。  四年前的仁川,中国男花团体在领先8剑的大好局面下被日本队逆转,亚运会四连冠的纪录戛然而止。那是“剑客”雷声作为运动员参加的最后一届亚运会,可结果并不完美。  四年后的今天,中国队没能夺回这块金牌,雷声难掩心中遗憾。男子花剑虽是中国击剑的优势项目,可在雷声、朱俊、黄良财等一批优秀运动员淡出赛场后,中国队在该项目上出现人才断档,虽只短短数载可优势已荡然无存,这也是为何34岁的老将马剑飞仍在坚持的原因之一。  与此同时,韩国男子花剑迅速崛起,许俊、河泰圭等名将已在国际大赛中占得一席之地。近年来与之交锋,中国队胜少负多。能在亚运会上相持到最后,雷声觉得弟子们的表现已很出色,对于自己的赛前部署也贯彻得非常到位,“过程打成这样其实可以接受,我当然希望有更好的结果,但竞技体育就是如此残酷。”  相比于拥有辉煌过往的男子花剑队,雷声更为女队感到惋惜。这支年轻的队伍只差最后一剑就能捅破窗户纸,实现心理与信心的双重突破,然而最终却遗憾与金牌擦肩而过。  虽然心有不甘,但雷声很清楚,无论团体还是个人,眼下中国花剑在绝对实力上距世界顶尖水平还有差距,最直观的反映就是世界排名——以男子为例,前16中没有一名中国选手。而在雷声的时代,中国队参加团体赛的四人均处于这一序列里。  “只有具备这样的实力,才有机会对大赛金牌发起冲击。所以接下来我的目标是帮助年轻选手磨练技术,提升排名。”雷声说,单兵作战还不够,一支队伍里必须多点开花,彼此间才能相互促进。  距离东京奥运会还剩两年,虽然形势严峻,但雷声很有信心与弟子们一道向上冲击。“我当运动员的时候,一直压日韩选手一筹。现在队里年轻人比较多,我自己也是年轻教练,肯定都会有所欠缺。不过这都是成长的必经之路,亚运会只是一个小坎,真正的大考还在后面。”  “无论任何项目,打过奥运决赛的人,回到队里都会起到榜样作用。这是他们的财富,也是全队的财富。”雷声的恩师王海滨说。(完)
    2018-08-25 11:04:52击剑
击剑

关注击剑赛事,国家击剑队,俱乐部联赛全方位实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