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剑指东京 击剑队做好备战不留遗憾
    本报记者  王向娜“如果我们还在迷茫于奥运会是否会如期举办的时候,请听听巴赫说的话。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奥运会即将也必然向我们走来,那我们是否准备好了?”12月15日,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在国家击剑队冬季转训动员大会上表示,希望大家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冬训训练中,做好储备,练出质量,迎接即将来临的新一年挑战。本次会议在国歌声中开启,教练员雨歌、贝拉克与雷声率先发言。“因为疫情,我们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国际比赛,留给大家这么长的时间系统训练。希望我们年轻的运动员们利用这段时间潜心训练,缩小和国际强手之间的差距,加强体能储备,完善技战术能力。在东京奥运会上交出满意的答卷。”雷声说。11月28日,国家击剑队在结束肇庆全国锦标赛之后,分两批次来到海南转训。全体队员于30日完成核酸检测,并在12月1日开启了全封闭训练管理模式。经过两周的综合体能、专项体能与击剑专项技战术训练之后,大家普遍感觉良好,转训期间的训练器材、疫情防控以及食品安全等措施均已细化落实到位,医务、科研、体能等辅助人员配合得当。“冬训已进行了两周,我们的训练条件非常好,大家也很珍惜现在的备战条件。”女重世界冠军孙一文在发言中表示,冬训是进行基础能力训练的最佳时机,只有夯实基础,才能在来年以良好的身体素质高质量接受专项能力训练。女佩选手钱佳睿表示,尽管女子佩剑队是一支年轻的队伍,与世界强队还有差距,但大家斗志满满,面对东京奥运延期的实际情况,大家用积极的心态去应对,充分抓住有利因素,化挑战为机遇。男子项目同样不甘落后,尽管近些年男子花剑有所起伏,但大家信心不减,黄梦恺代表大家表态,会利用冬训这个最完整、最集中的训练周期,提高成绩、磨炼意志,快速提高自己的技战术水平,迎接接下来的比赛。男子重剑队在三年来的国际大赛中进步明显,但奥运积分排名却略有不足,面对最后的资格获取机会,董超表示,大家一定会全力以赴,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场比赛,最后一剑争夺。 “召开全队冬训动员大会,目的是振奋精神,统一思想,抓好冬训。”王海滨表示,这次来海南冬训,是击剑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南方转训,海南的气候给大家的冬训提供了最好的条件。“协会和国家队付出了辛劳,创造了这样好的条件,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冬训中,做好储备,练出质量。”12月1日,国际剑联会议上宣布,2021年3月将计划重启奥运资格赛事,中国击剑队很快就将迎来最后一站奥运会积分赛,女子佩剑团体、男子重剑团体、男子佩剑个人、男女花剑个人,都将面临考验,这对于缺席赛场一年之久的队伍来说,也将是很大的挑战,因此王海滨希望大家明确冬训目标,以奥运会参赛资格为目标,查找各自的短板,解决问题,全面提升。冬训中,王海滨要求大家认识到开战就是决战,做好各方面准备,从思想认识到训练实力上做足储备。同时,要加强训练组织管理,以奥运会的标准对标组织管理工作。并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反兴奋剂工作等。“东京奥运会的脚步已经很近了,请大家珍惜现在每一天的冬训时间,集中精力,做好每一天的工作,全力以赴,不留遗憾,为中国击剑续写属于你们的篇章。”王海滨对全体队员充满期待。
    2020-12-17 09:39:54击剑
  • 许安琪:东京奥运争取先画个“逗号”
    新华社南京9月28日电(记者 王浩宇)若不是因为疫情影响,28岁的女子重剑奥运冠军许安琪本该在2020年经历自己的第三届奥运会。如今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届时参赛的许安琪又大了一岁,然而在她的规划中,东京并不是自己奥运生涯的终点。2017年天津全运会结束后,许安琪暂别赛场,踏入婚姻殿堂的她计划休息一段时间。“一开始我没有想过打这届(东京奥运会),我想要打下一届,我想把自己的事情全部安稳以后,再回到击剑场上,但是中间也有很多事情,我就选择了复出。当时定的目标就是先让我们女子重剑顺利拿到奥运资格。”复出后的许安琪完成了自己定下的目标,她与孙一文、林声、朱明叶组成的中国女重队在2019年布达佩斯世界击剑锦标赛勇夺团体金牌,中国队目前也稳居团体排名世界第一。和4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一样,女重团体仍是中国击剑军团最有希望冲击金牌的项目。“我现在的年龄其实不是特别大,只是我很小的时候就打奥运会,然后拿了奥运冠军。奥运会的目标从来也没有变过,每一届我都是冲着冠军去的,我会跟团队竭尽所能,然后争取让自己先画个逗号。”许安琪说。疫情期间备战奥运,许安琪认为中国队和其他队伍相比,自身是有优势的,“我们的优势就是会有场地训练,然后有教练每天可以给我们保质保量地完成训练课,但是国外选手他都是个体,疫情的话很影响他们,很多他们都是自己在家里练,强度可能达不到那么高的要求。”许安琪表示,目前女重团体世界前八实力相差不是特别大,互相之间都是老对手知根知底,所以真正到了奥运赛场最关键的还是看前期的训练和比赛当天的状态,奥运前期一定是要练得精、练得细,这样心里面才有把握自己大概是什么个水平。目前正在南京溧水举行的2019-2020赛季全国击剑冠军赛上,因为有体测比赛环节,有伤病在身的许安琪缺席了成年组的比赛,此番她是以教练员的身份带着江苏的年轻队员比赛。两天下来,她感觉坐在教练席比参赛紧张多了。“我现在的身份在江苏队的话也是教练员兼运动员,青年男重比赛的时候,同时三个场地在打,我要同时照顾到,赛况又很激烈都打到‘决一剑’了,我跟他们说‘都要给你们急得高血压了’。虽然我现在可能身份转变了,但毕竟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妹,天天在一起训练,对他们的技战术还比较了解的,所以打比赛的时候可能我坐在那他们觉得更安心一点。”“将近九个月没有打比赛了,然后第一次出来打比赛,其实我对他们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之前一直在家里练,有的小朋友说‘我要抑郁了’‘我天天练也不知道为什么练’,会有这种情绪,但是出来打比赛以后,通过一站一站的比赛可能自信心慢慢就回来了。”许安琪说。
    2020-09-29 08:44:58击剑
  • 击剑国家队军训成果总结 延续经验备战奥运
    新华社北京9月13日电(记者 王浩宇)结束将近两个月的军训,中国击剑队13日进行了2020年军训情况总结汇报,抓紧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同时,击剑队将延续军训中的管理规定,力争在奥运赛场刺出决胜一剑。击剑队于今年7月13日至9月4日,按照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国家队军训的部署,进行了历时8周的军训。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出席了当天的汇报会,对击剑队接下来备战奥运提出了新的要求。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在会上介绍,国家击剑队共63人参加了本次军训,从领队、管理,到医务、后勤保障,从教练员到运动员,参训所有人员与部队官兵同吃同住同训练,接受统一军事化管理,克服艰苦条件,达到锻炼目的。近2个月的时间里,参训队伍先后完成了军姿队列、战术动作、实弹射击、战场救护、生化防护、观察报知、军事体能、野外生存、综合实战演练等十余项训练科目,基本覆盖新兵连训练的全部内容。“国家队将加强管理制度建设,延续军训中的管理规定,建立更加细化的管理制度。同时国家队将借助协会实体化改革以来的制度优势和灵活性,以运动员为中心,从思想、生活、家庭等方面加强对运动员的关心,解决运动员的后顾之忧,让运动员全身心地投入到奥运备战工作中。”王海滨说。奥运冠军仲满以国家队教练员代表的身份,谈了本次军训的收获:“运动员的作风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年轻运动员以前多少有些‘骄娇二气’,这有他们这代人成长环境的原因,也有我们要求不严格的原因。通过这次军训可以看到,运动员的精神面貌有了极大提高。”中国女子重剑队林声表示:“角色转换带不走我在军营里磨炼出的铁一般的意志,我会把这种意志品质带到赛场,砥砺前行,因为这是我们收获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2020-09-14 08:53:05击剑
  • 中国重剑队三名队员核酸检测阳性,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国际在线消息:3月20日,中国击剑协会官网发布通报,中国重剑3队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通告全文如下:中国重剑队自本赛季开始后,一直在海外征战,原计划在最后一站奥运会资格赛(3月22-24日)结束后回国。后因国际剑联宣布取消未来一个月所有的国际比赛,我队立刻改变行程,一行13人于匈牙利当地时间3月16日乘机回到国内。此前队伍参加了3月6-8日在匈牙利举行的世界杯大奖赛。在接受入境检疫时,三名队员核酸检测阳性,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目前在北京市疾控中心安排医院得到了精心治疗和照顾,轻症,一切都好,谢谢大家关心!其他队友隔离接受医学观察,目前一切正常。
    2020-03-20 09:27:13击剑
  • 中国女重收获世界杯团体银牌 基本锁定东京奥运资格
    国际在线消息:上周末,中国击剑队男女重剑、男女花剑四支队伍分别出战国际剑联世界杯和大奖赛分站赛。在女重世界杯巴塞罗那站上,中国女重再创佳绩,收获团体银牌,继续保持着良好的竞技状态。中国女重晋级决赛之路较为平坦,除了在8进4的比赛中35-34一剑战胜法国队之外,其他轮次都是以大比分晋级,尤其是半决赛面对俄罗斯队,中国女重45-30战胜对手,挺进决赛。决赛中,中国女重面对老对手韩国队,姑娘们没能把握住机会,以34-39不敌对手,与金牌失之交臂。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中国女重目前基本稳获东京奥运会参加资格,本站比赛许安琪并未报名参赛,中国队在团体赛中派出了小将余思涵搭档孙一文、林声、朱明叶出战,这枚银牌也是18岁的余思涵收获的首枚世界大赛奖牌。本站比赛过后,中国队继续在东京奥运会资格赛中排名第一。个人赛中,中国队5人进入64表正赛,林声、孙一文、朱明叶均止步于32表,分别排名第18、19、20,许诚子排名第56,余思涵排名第60。男重世界杯温哥华站,中国队在个人赛和团体赛中均发挥不佳,个人赛只有王子杰一人闯入64表。团体赛,中国队在16表43-44一剑之差不敌韩国队,最终只排名第14。更为不利的是,韩国队在本站比赛中发挥出色,夺得冠军,而另一支亚洲队伍日本队同样发挥不俗,收获铜牌。本站比赛过后,原本在东京奥运资格赛团体积分榜上排名亚洲第一的中国男重被韩国队和日本队反超,目前中国队落后韩国24分,落后日本3分。男重奥运资格赛仅剩3月20-22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最后一站,中国队要想直接拿到奥运会资格,除了要自己有出色发挥外,还要寄希望于韩国队和日本队发挥失常。中国男女花剑队出战都灵大奖赛,女花方面,中国队5人闯入64表,小将陈情缘表现不俗,最终排名第18,石雅楠、傅依婷、石玥、吴培林分获41、46、48、57。男花方面,中国队只有小将苏峥辉闯入64表,最终排名第51。图片来源:国际剑联
    2020-02-10 13:37:19击剑
  • 剑指东京 击剑队做好备战不留遗憾
    本报记者  王向娜“如果我们还在迷茫于奥运会是否会如期举办的时候,请听听巴赫说的话。我想告诉大家的是,奥运会即将也必然向我们走来,那我们是否准备好了?”12月15日,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在国家击剑队冬季转训动员大会上表示,希望大家可以全身心地投入到冬训训练中,做好储备,练出质量,迎接即将来临的新一年挑战。本次会议在国歌声中开启,教练员雨歌、贝拉克与雷声率先发言。“因为疫情,我们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国际比赛,留给大家这么长的时间系统训练。希望我们年轻的运动员们利用这段时间潜心训练,缩小和国际强手之间的差距,加强体能储备,完善技战术能力。在东京奥运会上交出满意的答卷。”雷声说。11月28日,国家击剑队在结束肇庆全国锦标赛之后,分两批次来到海南转训。全体队员于30日完成核酸检测,并在12月1日开启了全封闭训练管理模式。经过两周的综合体能、专项体能与击剑专项技战术训练之后,大家普遍感觉良好,转训期间的训练器材、疫情防控以及食品安全等措施均已细化落实到位,医务、科研、体能等辅助人员配合得当。“冬训已进行了两周,我们的训练条件非常好,大家也很珍惜现在的备战条件。”女重世界冠军孙一文在发言中表示,冬训是进行基础能力训练的最佳时机,只有夯实基础,才能在来年以良好的身体素质高质量接受专项能力训练。女佩选手钱佳睿表示,尽管女子佩剑队是一支年轻的队伍,与世界强队还有差距,但大家斗志满满,面对东京奥运延期的实际情况,大家用积极的心态去应对,充分抓住有利因素,化挑战为机遇。男子项目同样不甘落后,尽管近些年男子花剑有所起伏,但大家信心不减,黄梦恺代表大家表态,会利用冬训这个最完整、最集中的训练周期,提高成绩、磨炼意志,快速提高自己的技战术水平,迎接接下来的比赛。男子重剑队在三年来的国际大赛中进步明显,但奥运积分排名却略有不足,面对最后的资格获取机会,董超表示,大家一定会全力以赴,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场比赛,最后一剑争夺。 “召开全队冬训动员大会,目的是振奋精神,统一思想,抓好冬训。”王海滨表示,这次来海南冬训,是击剑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南方转训,海南的气候给大家的冬训提供了最好的条件。“协会和国家队付出了辛劳,创造了这样好的条件,就是希望大家可以全身心投入到冬训中,做好储备,练出质量。”12月1日,国际剑联会议上宣布,2021年3月将计划重启奥运资格赛事,中国击剑队很快就将迎来最后一站奥运会积分赛,女子佩剑团体、男子重剑团体、男子佩剑个人、男女花剑个人,都将面临考验,这对于缺席赛场一年之久的队伍来说,也将是很大的挑战,因此王海滨希望大家明确冬训目标,以奥运会参赛资格为目标,查找各自的短板,解决问题,全面提升。冬训中,王海滨要求大家认识到开战就是决战,做好各方面准备,从思想认识到训练实力上做足储备。同时,要加强训练组织管理,以奥运会的标准对标组织管理工作。并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反兴奋剂工作等。“东京奥运会的脚步已经很近了,请大家珍惜现在每一天的冬训时间,集中精力,做好每一天的工作,全力以赴,不留遗憾,为中国击剑续写属于你们的篇章。”王海滨对全体队员充满期待。
    2020-12-17 09:39:54击剑
  • 许安琪:东京奥运争取先画个“逗号”
    新华社南京9月28日电(记者 王浩宇)若不是因为疫情影响,28岁的女子重剑奥运冠军许安琪本该在2020年经历自己的第三届奥运会。如今东京奥运会延期一年,届时参赛的许安琪又大了一岁,然而在她的规划中,东京并不是自己奥运生涯的终点。2017年天津全运会结束后,许安琪暂别赛场,踏入婚姻殿堂的她计划休息一段时间。“一开始我没有想过打这届(东京奥运会),我想要打下一届,我想把自己的事情全部安稳以后,再回到击剑场上,但是中间也有很多事情,我就选择了复出。当时定的目标就是先让我们女子重剑顺利拿到奥运资格。”复出后的许安琪完成了自己定下的目标,她与孙一文、林声、朱明叶组成的中国女重队在2019年布达佩斯世界击剑锦标赛勇夺团体金牌,中国队目前也稳居团体排名世界第一。和4年前的里约奥运会一样,女重团体仍是中国击剑军团最有希望冲击金牌的项目。“我现在的年龄其实不是特别大,只是我很小的时候就打奥运会,然后拿了奥运冠军。奥运会的目标从来也没有变过,每一届我都是冲着冠军去的,我会跟团队竭尽所能,然后争取让自己先画个逗号。”许安琪说。疫情期间备战奥运,许安琪认为中国队和其他队伍相比,自身是有优势的,“我们的优势就是会有场地训练,然后有教练每天可以给我们保质保量地完成训练课,但是国外选手他都是个体,疫情的话很影响他们,很多他们都是自己在家里练,强度可能达不到那么高的要求。”许安琪表示,目前女重团体世界前八实力相差不是特别大,互相之间都是老对手知根知底,所以真正到了奥运赛场最关键的还是看前期的训练和比赛当天的状态,奥运前期一定是要练得精、练得细,这样心里面才有把握自己大概是什么个水平。目前正在南京溧水举行的2019-2020赛季全国击剑冠军赛上,因为有体测比赛环节,有伤病在身的许安琪缺席了成年组的比赛,此番她是以教练员的身份带着江苏的年轻队员比赛。两天下来,她感觉坐在教练席比参赛紧张多了。“我现在的身份在江苏队的话也是教练员兼运动员,青年男重比赛的时候,同时三个场地在打,我要同时照顾到,赛况又很激烈都打到‘决一剑’了,我跟他们说‘都要给你们急得高血压了’。虽然我现在可能身份转变了,但毕竟大家都是同门师兄妹,天天在一起训练,对他们的技战术还比较了解的,所以打比赛的时候可能我坐在那他们觉得更安心一点。”“将近九个月没有打比赛了,然后第一次出来打比赛,其实我对他们还是相当满意的,因为之前一直在家里练,有的小朋友说‘我要抑郁了’‘我天天练也不知道为什么练’,会有这种情绪,但是出来打比赛以后,通过一站一站的比赛可能自信心慢慢就回来了。”许安琪说。
    2020-09-29 08:44:58击剑
  • 击剑国家队军训成果总结 延续经验备战奥运
    新华社北京9月13日电(记者 王浩宇)结束将近两个月的军训,中国击剑队13日进行了2020年军训情况总结汇报,抓紧备战东京奥运会的同时,击剑队将延续军训中的管理规定,力争在奥运赛场刺出决胜一剑。击剑队于今年7月13日至9月4日,按照国家体育总局党组关于国家队军训的部署,进行了历时8周的军训。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出席了当天的汇报会,对击剑队接下来备战奥运提出了新的要求。中国击剑协会主席王海滨在会上介绍,国家击剑队共63人参加了本次军训,从领队、管理,到医务、后勤保障,从教练员到运动员,参训所有人员与部队官兵同吃同住同训练,接受统一军事化管理,克服艰苦条件,达到锻炼目的。近2个月的时间里,参训队伍先后完成了军姿队列、战术动作、实弹射击、战场救护、生化防护、观察报知、军事体能、野外生存、综合实战演练等十余项训练科目,基本覆盖新兵连训练的全部内容。“国家队将加强管理制度建设,延续军训中的管理规定,建立更加细化的管理制度。同时国家队将借助协会实体化改革以来的制度优势和灵活性,以运动员为中心,从思想、生活、家庭等方面加强对运动员的关心,解决运动员的后顾之忧,让运动员全身心地投入到奥运备战工作中。”王海滨说。奥运冠军仲满以国家队教练员代表的身份,谈了本次军训的收获:“运动员的作风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年轻运动员以前多少有些‘骄娇二气’,这有他们这代人成长环境的原因,也有我们要求不严格的原因。通过这次军训可以看到,运动员的精神面貌有了极大提高。”中国女子重剑队林声表示:“角色转换带不走我在军营里磨炼出的铁一般的意志,我会把这种意志品质带到赛场,砥砺前行,因为这是我们收获的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2020-09-14 08:53:05击剑
  • 中国重剑队三名队员核酸检测阳性,确诊感染新冠肺炎
    国际在线消息:3月20日,中国击剑协会官网发布通报,中国重剑3队员确诊感染新冠肺炎。通告全文如下:中国重剑队自本赛季开始后,一直在海外征战,原计划在最后一站奥运会资格赛(3月22-24日)结束后回国。后因国际剑联宣布取消未来一个月所有的国际比赛,我队立刻改变行程,一行13人于匈牙利当地时间3月16日乘机回到国内。此前队伍参加了3月6-8日在匈牙利举行的世界杯大奖赛。在接受入境检疫时,三名队员核酸检测阳性,确诊感染新冠肺炎。目前在北京市疾控中心安排医院得到了精心治疗和照顾,轻症,一切都好,谢谢大家关心!其他队友隔离接受医学观察,目前一切正常。
    2020-03-20 09:27:13击剑
  • 中国女重收获世界杯团体银牌 基本锁定东京奥运资格
    国际在线消息:上周末,中国击剑队男女重剑、男女花剑四支队伍分别出战国际剑联世界杯和大奖赛分站赛。在女重世界杯巴塞罗那站上,中国女重再创佳绩,收获团体银牌,继续保持着良好的竞技状态。中国女重晋级决赛之路较为平坦,除了在8进4的比赛中35-34一剑战胜法国队之外,其他轮次都是以大比分晋级,尤其是半决赛面对俄罗斯队,中国女重45-30战胜对手,挺进决赛。决赛中,中国女重面对老对手韩国队,姑娘们没能把握住机会,以34-39不敌对手,与金牌失之交臂。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中国女重目前基本稳获东京奥运会参加资格,本站比赛许安琪并未报名参赛,中国队在团体赛中派出了小将余思涵搭档孙一文、林声、朱明叶出战,这枚银牌也是18岁的余思涵收获的首枚世界大赛奖牌。本站比赛过后,中国队继续在东京奥运会资格赛中排名第一。个人赛中,中国队5人进入64表正赛,林声、孙一文、朱明叶均止步于32表,分别排名第18、19、20,许诚子排名第56,余思涵排名第60。男重世界杯温哥华站,中国队在个人赛和团体赛中均发挥不佳,个人赛只有王子杰一人闯入64表。团体赛,中国队在16表43-44一剑之差不敌韩国队,最终只排名第14。更为不利的是,韩国队在本站比赛中发挥出色,夺得冠军,而另一支亚洲队伍日本队同样发挥不俗,收获铜牌。本站比赛过后,原本在东京奥运资格赛团体积分榜上排名亚洲第一的中国男重被韩国队和日本队反超,目前中国队落后韩国24分,落后日本3分。男重奥运资格赛仅剩3月20-22日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最后一站,中国队要想直接拿到奥运会资格,除了要自己有出色发挥外,还要寄希望于韩国队和日本队发挥失常。中国男女花剑队出战都灵大奖赛,女花方面,中国队5人闯入64表,小将陈情缘表现不俗,最终排名第18,石雅楠、傅依婷、石玥、吴培林分获41、46、48、57。男花方面,中国队只有小将苏峥辉闯入64表,最终排名第51。图片来源:国际剑联
    2020-02-10 13:37:19击剑
击剑

关注击剑赛事,国家击剑队,俱乐部联赛全方位实时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