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冰雪 > 正文
中国越野滑雪正在努力捅破“窗户纸”
2022-03-01 08:33:32来源:中国体育报编辑:王悦阳

  作为雪上项目的基础大项,越野滑雪有“雪上田径”之称,在冬奥会上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北京冬奥会的首金来自越野滑雪,男子50公里集体出发和女子30公里集体出发这两个越野滑雪小项的奖牌获得者还按照惯例享受了在闭幕式上接受颁奖的殊荣。在夏季奥运会上向来有“得田径者得天下”之说,其实这样的说法在冬奥会上同样适用。挪威队在越野滑雪项目上一家独大的传统局面在北京冬奥会上被打破,伴随着冰雪运动在世界各地的迅速发展,从越野滑雪开始,新的格局正在形成。

  第一梯队两强争锋

  越野滑雪共有12个小项,以挪威为代表的北欧国家长期占据着统治地位。在4年前的平昌冬奥会上,挪威队夺得7枚金牌,包括4枚银牌3枚铜牌,独自处于越野滑雪项目的第一梯队。另一支北欧强队瑞典队夺得2金3银1铜,其他3枚金牌分别属于瑞士队、美国队和芬兰队。虽然俄罗斯奥委会队当时没有金牌入账,但收获3银5铜,而且在10个小项上进入前八名,显示出非常强大的整体竞争力。

  在北京冬奥会上,挪威队依然占据越野滑雪金牌榜第一的位置,夺得5金1银2铜,成功在这个基础大项上守住了基本盘,这也是挪威队最终以16枚金牌高居北京冬奥会奖牌榜首位的重要原因。不过挪威队并不是获得越野滑雪奖牌最多的队伍,在俄罗斯奥委会队的冲击下,挪威队不仅金牌数比上届少了2枚,奖牌总数更是减半。造成这种局面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挪威队过于依赖明星选手。在5枚金牌中,约海于格贡献了3枚,她相继获得女子双追逐、10公里传统技术和30公里集体出发自由技术这3个项目的金牌。挪威队的另外两枚金牌与克莱博有关,克莱博先是获得男子个人短距离自由技术的金牌,又与队友埃里克·瓦尔内斯合作,为挪威队夺得男子团体短距离传统技术的金牌。

  而俄罗斯奥委会队也有勇夺3金的明星选手,但在整体上呈现出多点开花的局面,具备奖牌竞争力的选手更多,最终收获4金4银3铜,奖牌总数比上届多3枚,成为北京冬奥会上获得越野滑雪奖牌最多的参赛队。博利舒诺夫是获得越野滑雪奖牌最多的一位选手,他不仅在男子双追逐、50公里集体出发自由技术的比赛中摘得2枚个人项目金牌,还与队友为俄罗斯奥委会队摘得男子4×10公里接力金牌。博利舒诺夫还获得男子15公里传统技术银牌,他还与队友捷连捷夫合作摘得男子团体短距离铜牌。在女子4×5公里接力比赛中,斯图帕克、涅普里耶娃、索丽娜和斯捷潘诺娃携手为俄罗斯奥委会队摘得1金。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冬奥会越野滑雪接力项目的两枚金牌都被俄罗斯奥委会队获得,此外还获得了男子团体短距离和女子团体短距离的铜牌,由此可见俄罗斯奥委会队的人才储备明显更胜一筹。

  不同于平昌冬奥会时挪威队的一家独大,北京冬奥会上俄罗斯奥委会队成功跻身第一梯队,两强争锋的局面已经形成。此外,芬兰队获得1金2银3铜,瑞典队获得1金2银1铜,德国队获得1金1银。在女子团体短距离比赛中,卡塔琳娜·亨尼希和维多利亚·卡尔携手为德国队摘得1金。德国队还获得了女子4×5公里接力比赛银牌。凭借在两个团体项目上的出色发挥,德国队与两支北欧强队芬兰队和瑞典队在第二梯队站稳了脚跟。美国队、意大利队、奥地利队和法国队也有奖牌入账。不过除欧洲诸强和美国队,其他队伍都没登上越野滑雪项目的领奖台。

  中国仍有很大进步空间

  虽然北京冬奥会并没有改变欧美诸强垄断越野滑雪项目领奖台的局面,但是其他参赛队特别是中日等亚洲队伍的进步还是有目共睹的。特别是东道主中国队不仅在北京冬奥会上实现了越野滑雪项目的全项目参赛,而且在男子双追逐、男子15公里传统技术、女子4×5公里接力、女子团体短距离和男子团体短距离等项目上都取得了冬奥会历史最好名次。不过在看到进步的同时,通过与高水平队伍的同场竞技,中国队也进一步认清了自身差距,更清楚地明确了努力的方向。

  在备战北京冬奥会的过程中,中国越野滑雪通过跨界跨项选材、组建复合型团队、强化科技助力等一系列手段,进一步夯实了项目发展基础。比如在备战和参赛过程中,中国制造的第一台拥有完整自主知识产权的雪蜡车为队员们进行服务保障。清华大学的柔性电子技术研究团队将柔性电子技术应用于越野滑雪队可视化可穿戴训练监测系统,助力国家队提升训练效率。强有力的科技支撑推动了越野滑雪项目的多点突破,在多个小项上中国队的冬奥会历史最好成绩被屡屡刷新。在男子双追逐比赛中,刘荣胜获得第38名,这是中国队在冬奥会该项目上的历史最好名次。在男子15公里传统技术比赛中,尚金财获得第41名,刘荣胜获得第47名,都超过了此前中国队在该项目上的冬奥会历史最好名次。在女子4×5公里接力比赛中,由池春雪、李馨、巴亚尼·加林和马清华组成的中国队以第10名的成绩完赛,这是中国队在冬奥会越野滑雪比赛中首次进入前十名。

  在越野滑雪团体短距离比赛中,虽然中国队在男子和女子项目上都实现了新的突破,但是非常遗憾地都没能进入决赛,而且与决赛之间只隔了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在女子团体短距离半决赛中,池春雪和李馨组成的中国队以23分43秒93的成绩排名第一小组第5位。不过在俄罗斯奥委会队的带领下,第二小组的整体成绩明显更快,小组前六名的成绩恰好都快于中国队。根据规定小组前四名直接晋级决赛,另外两个最好成绩获得剩余的两个晋级资格。这样中国队就以一个位次的差距,遗憾无缘女子团体短距离决赛。最终中国队获得第11名,刷新了在该项目上的冬奥会历史最好名次。在男子团体短距离半决赛第二组比赛中,中国队由王强与尚金财搭档出战,获得小组第7名。尽管中国队取得的20分12秒40的完赛成绩比第一小组的第一名还要快,但是根据排名和晋级规则,中国队与决赛擦肩而过,最终获得第13名,大幅度提升了该项目的冬奥会历史最好名次。

  虽然历史最好成绩被接连刷新,但是中国队与世界强队的差距依然非常明显。比如在特别能够体现整体实力的男子4×10公里接力比赛中,中国队没有能够完赛。从滑行技术到体能储备,中国选手与世界名将相比,都还有非常大的提升空间。此外,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中国选手过去两年在大赛经验的积累方面明显做得不够,特别是一些年轻队员是通过跨界跨项选材进入到越野滑雪项目,雪龄非常短。这种经验的欠缺体现在冬奥会赛场上往往表现为只差一点点就能取得重大进步。而且由于参赛不多,不仅个人排名不理想,国家排名也受到影响,因此在冬奥会赛场上很难占据比较有利的出发位置。在北京冬奥会上,中国队在越野滑雪项目上取得的最好名次就是女子接力的第10名,虽然创造了历史,但是为中国队出任第一棒的池春雪在赛后对这个成绩并不满意。池春雪表示:“这是接力项目,所以滑得非常拼,但是我们的出发位置不太好,在第一圈滑行的时候很被动,没有办法实施超越。第二圈大家都拉开了各自的滑行距离,对我来说反而更好一些,可以滑出自己的节奏,也可以往上追赶对手。”

  既然看到了不足和差距,明确了努力的方向,中国队没有丝毫犹豫,在北京冬奥会闭幕的同时当即赶往北欧,迅速展开了新周期的外训外赛。其中以迪妮格尔、次仁占堆为代表的年轻运动员前往挪威参加了国际雪联世界青年滑雪锦标赛。池春雪、王强等队员则前往芬兰参赛。在北京冬奥会越野滑雪男子个人短距离资格赛中曾经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却在1/4决赛中出现失误留下重大遗憾的王强,在芬兰的赛场上终于展现出了已经非常接近世界顶尖选手的竞技实力。

  越野滑雪男子个人短距离如同田径的“百米飞人”大战,不同的是男子个人短距离的容错率更低,需要在一个比赛日完成从资格赛、1/4决赛、半决赛和决赛的全部比赛。上周在芬兰赫尔辛基举行的世界越野滑雪“超级碗”短距离大奖赛男子个人短距离比赛中,挪威名将克莱博夺冠,王强发挥出色获得银牌。随后克莱博、王强等人一起转战芬兰拉赫蒂,在国际雪联越野滑雪世界杯拉赫蒂站男子个人短距离比赛中,王强连闯四关挺进决赛。这一次奥运冠军克莱博还是冠军,王强以第6名的成绩完赛。这是王强第一次在国际雪联越野滑雪世界杯上闯入男子个人短距离的前六名,这不仅是王强个人职业生涯的一次重大突破,也标志着中国越野滑雪正努力在世界大赛的舞台上捅破我们与欧美强队之间的那一层“窗户纸”。

  本报记者  葛会忠

标签:
           
最新推荐
新闻
文娱
体育
环创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