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冰雪 > 正文
羽生告别赛场,翩然转身但脚步不停
2022-07-20 10:06:33来源:新华社编辑:王悦阳

  新华社北京7月19日电 题:羽生告别赛场,翩然转身但脚步不停

  新华社记者张寒、杨汀、李嘉

  离开仙台,赶去东京,穿上西装,郑重如斯。27岁的羽生结弦在19日下午“表明决心”的发布会上宣布退役。

  尽管本月初他才给日本滑冰协会网站留言,说“本赛季我仍然会竭尽全力,争取更高的目标”,但半个月后在这场一经预告便激起热议的发布会上,“不喜欢说退役”的羽生结弦还是眼含泪光,向竞技赛场作别。

  他斟酌着表达“会以职业选手身份继续从事花样滑冰”的决定,小心翼翼地绕开“退役”的字眼,以至于记者们要在提问环节再次向他求证,确认“今后没有参加比赛的打算了”。

  作为日本历史上最成功的冬奥运动员之一,羽生结弦曾于2014年、2018年连续获得两届冬奥会男子单人滑金牌,另有两度世锦赛加冕、2013-2016年国际滑联(ISU)大奖赛总决赛四连冠,跻身花滑最伟大男单选手行列也无须赧颜。

  而在讨论技术、技巧、艺术表现力的竞技成绩之外,独特的个人风格、宛如热血漫画里才有的坚韧性格,更成为其花滑天赋的额外加持,为他圈粉无数。

  出道于前辈明星逐渐老去的2010年,羽生结弦升入成年组的第一场国际比赛就在ISU大奖赛系列的NHK日本站上完成了后外点冰四周跳,转过年的2月获得四大洲花样滑冰锦标赛银牌,2011年11月在俄罗斯大奖赛上获得首个成年组冠军。

  2012年4月开始羽生师从著名教练布莱恩·奥瑟,当年便在日本主场夺得第二个分站赛冠军,并在当时的打分规则下刷新世界纪录。也是在这一年,他战胜高桥大辅,夺得全日本锦标赛冠军。

  羽生结弦的出现也给国际赛场带来一股清新的风。2014年索契冬奥会上,他先在团体赛中以男单短节目第一为日本队拿到一个满分10分,随后又以破世界纪录的短节目得分和超过280分的总分夺得个人赛金牌,成为首个来自亚洲的花滑男单冬奥冠军。

  以羽生结弦为引领,男单新生代们在经历了短暂的关于“高难度跳跃那一套是否过时”的争议后,在“技术动作无限上难度”的命题上又拼了起来。

  而被视为“重开四周跳时代”的羽生结弦,继续向前。2014年3月的世界花样滑冰锦标赛上,他在短节目出现失误后逆袭夺冠,实现了奥运会、世锦赛、大奖赛总决赛的男单“大满贯”;年底,他在大奖赛总决赛上以领先第二名35分的成绩卫冕,不到半个月后又实现“全日”三连冠。

  这个奥运周期里他取得的成绩还包括:第三、第四次总决赛冠军,第二度世锦赛加冕,以及多次刷新短节目、自由滑、总成绩得分三项世界纪录,直到2018年在平昌成为66年来第一位蝉联冬奥会冠军的男单选手,完成双圈“大满贯”。

  2020年,他获得四大洲锦标赛的冠军,成为花滑男单项目上首位赢得全部六个主要国际大赛(包括青年组和成年组)冠军的“超级满贯”得主。

  耀眼的成绩单外,羽生结弦逐渐形成独特的个人风格,曲目也由传统偏西方的《罗密欧与朱丽叶》《歌剧魅影》过渡到东方色彩浓烈的叙事式演绎。他的两届冬奥会自由滑节目,从一身白色狩衣的《阴阳师》晴明,到讲述日本战国武将上杉谦信一生的《天与地》,都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平昌冬奥会后,关于羽生结弦是否会退役的讨论便时常见诸日本报端,但他和教练奥瑟的口径一直是“像往常一样干劲儿十足”,挑战阿克塞尔四周跳(4A)的目标也是那时首次提出。

  北京冬奥会上,短节目仅排第八、落后第一名18分多的羽生结弦,在自由滑“保稳”、奖牌尚有一搏的情况下,毅然选择了向“性价比”不高的4A发起冲击。

  虽然周数不足、落冰摔倒,基础分被减2.5分、GOE(加成系数)全部扣光,但他赢得了裁判和观众的尊重,成为史上首个在国际滑联正式比赛中获得4A认定的选手。

  直到他以手抚冰、含泪退场,人们才想起这位选手在过去一年间饱受伤病困扰,最后时刻才因全日锦标赛强势夺冠而获得冬奥会参赛名额。

  没有人能一直胜利,挑战自我的勇气无可匹敌。北京冬奥会上羽生结弦说:“这是一届充满尊严的冬奥会,我为之骄傲。”

  有日本媒体透露,羽生结弦在这套自由滑里右脚踝再度受伤,为了参加最后一天的花滑表演,他前一天晚上服用了六粒止疼片。

  这样的羽生结弦当然不会“隐退”,他说那是个负面的词。作为北京冬奥会上不多的亚洲冰舞代表之一,小松原尊曾和记者们念叨,说他会牢记羽生结弦对自己的告诫:“心里永远有光,永不言弃”。

  体育传递拼搏、奋斗的精神,也牵起跨越山海的友谊。羽生结弦和中国男单选手金博洋的情谊被颂为“神仙友谊”。他和中国冰舞组合王诗玥、柳鑫宇的“公主抱”梗进行到了6.0版本。而当日本网友发出“拜托中国朋友为羽生结弦加油”的请求后,中国观众也不负所托,欣然在北京冬奥会现场送上热烈掌声。

  或许有粉丝希望,他能像普鲁申科、申雪赵宏博那样,有朝一日接受使命感召,重返赛场。抑或有人觉得,商演的聚光灯亦能激发他百分百的能量。但无论如何,为花滑倾注了青春与热爱的羽生结弦,翩然转身但脚步不停。

  他说:“我心中没有远离竞技赛场的寂寞感,而是觉得充满希望。”

  那就祝:时常给观众带来勇气、梦想和感动的他,永远少年!

标签:
           
最新推荐
新闻
文娱
体育
环创
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