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赛制改革后的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 口碑几何?
      国际在线消息:距离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全国赛第一站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击剑俱乐部联赛也进入了短暂的“夏休期”。在经历了热闹红火的上半年8站分站赛以及1站全国赛后,2019年的击剑俱乐部联赛改制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成果?这种改革在家长和选手中口碑如何?这也是一个值得回顾总结的地方。  通过记者对击剑俱乐部联赛不间断的采访,以及和家长选手们的沟通,对于赛制改革方面,总体来说是受到大家欢迎的。尤其是分为东、西、南、北四个赛区后,节省了参赛成本,也为很多以前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参加击剑俱乐部联赛的爱好者提供了参赛的便利。  记者在西部赛区第一站成都站采访时发现,很多来自西部四川、重庆等地的击剑俱乐部选手都是第一次参加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参加这种规模的赛事是难得的练兵机会,分区域办赛方便了选手参赛,也有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竞赛环境,更有利于孩子们的自信心培养和未来的击剑发展之路。  在成都站赛场,记者遇到了两位曾经在1990年参加过第二届四川青年运动会的花剑选手洪芳和蒲建,目前都在担任击剑俱乐部教练的两人对区域赛的赛制十分肯定,洪芳表示:“如果不是联赛在这边举办,估计能参加这种全国性赛事的孩子会非常少,毕竟出去打一场比赛的成本是很高的。今年的分区域赛制,为这些击剑发展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们提供了展示自己的平台和机会。”  除了赛制的改革,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还在赛事编排和竞赛系统上有了全新的发展,据了解,整个竞赛系统分为一个前台、后台,包括整个的展示的方面,分为电视大屏、PAD、微信端,不管是从前端到手机端,盛力世家都做了很多的改善,更方便于选手们的使用。盛力世家竞赛系统首席技术官刘以初表示,整个比赛打完之后,以前可能要90分钟才能看到赛果,我们现在基本优化到了15分钟以内就可以在手机上查到所有的比赛的技术信息。  在赛事编排方面,盛力世家赛事运营总监陈颀表示目前盛力世家正在研发全自动的编排程序,让电脑编排代替人工编排,这样会提高编排工作效率,在不久的将来这套全新的编排系统就会应用在击剑俱乐部联赛的赛场。  击剑俱乐部联赛的主办方中国击剑协会和承办方盛力世家对赛制进行改革和创新初衷是为了给参赛选手带来更加便捷、舒适的参赛体验,诚然在改革中会出现一些问题,但作为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的“共同体”,相信每个人都希望联赛发展得更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击剑运动中来。  在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创立十周年的“十字路口”上,需要所有热爱这项运动,热爱这个赛事的人共同努力,为击剑俱乐部联赛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2019-08-15 17:42:22击剑俱乐部联赛
  • 击剑俱乐部联赛偶遇混血小剑客 从失败中收获成功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在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南昌站U10男子重剑赛场场边,记者偶遇到一位帅气的混血小剑客,他就是来自上海尼米兹击剑俱乐部的Malo Karl Breuninger。  在记者看到小Malo时,他刚刚结束了自己小组赛的比赛,2胜4负的成绩显然不能让小Malo满意,他一脸愁容的走向场边的爸爸妈妈,不过他的父母并没有过多的责怪Malo,反而为他送上了鼓励的笑容。在和Malo父母交谈过后,记者也明白了这笑容中的含义。  父母是Malo练剑的领路人  Malo的爸爸来自法国,妈妈来自上海,今年刚刚9岁的Malo已经练习击剑三年多了,和别的小剑客走上击剑之路略有不同,Malo是被爸爸妈妈带上的剑道。  Malo的妈妈介绍,她和Malo的爸爸之前曾经练习过几年佩剑,三年前他们共同的教练开始招收小朋友学员,他们觉得击剑是一项很好的运动,所以就带着Malo一起到剑馆练剑,而小Malo拿上剑之后也喜欢上了这项运动,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为什么父母练佩剑而孩子练重剑呢?Malo的妈妈说因为Malo刚开始练剑的时候,因为岁数小,练习的是较轻的花剑,练习了一段时间接触了三个剑种之后,Malo渐渐喜欢上了重剑,觉得重剑更加有意思,所以就选择了重剑重点练习。  希望孩子从失败中收获成功  Malo的爸爸Michael来中国已经20年了,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对于Malo练习击剑,他一直是十分支持的,不仅仅因为他自己也练剑,而是希望Malo能从击剑中有更多的收获。不仅如此,练习过击剑的Michael还是Malo课余练剑的“好陪练”:“因为我也练剑,所以教练给他布置的家庭作业,只要我有时间都会陪他练习。”  谈到击剑的好处,爸爸Michael表示击剑是一项既能锻炼身体又能培养孩子动脑能力的运动,而Malo的妈妈也认为孩子有每周固定的训练时间,也可以培养孩子一个体育爱好,让他能更多的参与到体育运动中来。  其实练剑刚刚三年的Malo参赛次数并不是很多,之前只参加过去年的南昌站和今年的嘉兴站,本站比赛才是他第三次参加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而Malo的成绩也并不十分惊艳,在U10男重个人赛中,他也只排名第32,但对于成绩而言,Malo的父母更看重参加比赛对他意志力方面的培养,“在比赛中你可以去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技术和战术,更重要的是,要在输掉比赛时知道为什么输,这样下次才能赢得比赛。”正式因为这个原因,在Malo为小组赛成绩感到沮丧时,他的父母才会送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对于小Malo未来的击剑之路,Malo的妈妈认为现在还是更多的以锻炼身体为主,慢慢培养爱好,而随着Malo年龄的不断增长,他也会更加明确自己的喜好,到那时就交给孩子自己选择。当然,对于Malo父母来说,他们也希望Malo能在击剑之路上越走越远,也让击剑成为Malo和父母之间的纽带。
    2019-06-25 14:52:57击剑俱乐部联赛
  • 赛场更换?时间改变?听赛事运营方解读区域赛第一阶段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东部区域赛南昌站正在南昌国际体育中心进行,本站比赛也是击剑俱乐部联赛区域站第二阶段的首站。回顾已经结束的区域赛第一阶段前四站比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中国击剑协会以及赛事运营方盛力世家(上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推出击剑俱乐部联赛区域赛时的初衷。  爱击剑的记者在南昌站现场专访了盛力世家赛事运营总监陈颀,就广大击剑爱好者关心的比赛时间场地变更,下一阶段联赛发展目标等问题询问了陈颀,他也站在击剑俱乐部联赛运营方的角度回答了这些问题。  区域赛赛制促进击剑俱乐部联赛发展  陈颀首先总结了区域赛第一阶段四站比赛的成果,从运动员参与、赛事运营、竞赛运营三个角度来看,区域赛赛制很好的促进了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的发展。  陈颀表示,从首阶段四站比赛来看,运动员报名参赛规模基本符合赛前的预期,尤其是北区和东区比赛两站比赛都超过了2000人。而发展稍落后的西部赛区成都站报名人数也达到了1500,可以说促进了西部地区击剑运动的发展。  从赛事运营方面来看,每站比赛的当地运营机构都能很好的完成各自的工作,目前也没有接到运动员因为场地、住宿、饮食等方面的投诉,整体运营比较平稳。  而在赛事核心的竞赛运营方面,陈颀认为区域赛分摊了此前全国赛的人数压力,使得竞赛运营系统更加正常,“尽管每站比赛平均都在2000左右的规模,但并没有出现去年比赛打到半夜12点的情况出现,可以说我们的竞赛系统越来越成熟,管理也越来越高效。”  如果把前四站区域赛比赛对比去年单站全国赛来看,整体参赛人数有了近一倍的提升,陈颀认为参赛人数的增多也提升了击剑俱乐部联赛的品牌效应:“区域赛的目的也是为了把击剑俱乐部联赛品牌化,把击剑运动推广到更多的地区,让更多的没有参加过全国赛的运动员有机会去打比赛,这个目的我们已经达到了。”而区域赛的进行,也为下半年的两站全国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可以选拔水平更高的运动员参与到全国赛的比赛中。  比赛时间、地点变更为了提升运动员参赛体验  在第一阶段区域赛的比赛中,时间和地点都出现了和年初公布的赛事计划有改变的情况,这一问题也是广大参加击剑俱乐部联赛的运动员和家长们最为关心的问题,陈颀表示,之所以进行更改,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运动员。  “击剑俱乐部联赛这么大规模的大众赛事,对于场地要求是非常高的,普通的篮球馆和体育馆无法满足办赛要求,有些年初定的场地因为种种原因达不到我们比赛的要求,所以必须要进行改变,保证赛事正常运行。”  对于时间上的变更,陈颀谈到除了因为五一假期进行了调整外,还由于与高考时间冲突,有些地方不适于在高考期间举办大型赛事,所以在第二阶段会对一些比赛时间进行改变。运动员们和家长也可以及时关注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和爱击剑公众号,第一时间掌握相关比赛场地、比赛时间的变化。  下一阶段会继续完善竞赛系统  谈到第一阶段区域赛结束后遇到的问题,陈颀认为最大的问题是要提高赛事编排的效率,尤其是在两站比赛同期进行时,高水平的赛事编排人才就变得十分抢手。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陈颀也透露了盛力世家下一阶段的目标:“我们正在研发自动化的编排程序,让电脑编排代替人工编排,这样会提高我们的编排工作效率,相应的赛事信息也会发布的更及时,虽然这一工作不定会在区域赛第二阶段中完成,但是在下半年的全国赛或者明年的比赛中肯定会完成的,这也是我们目前重点的工作。”  对于击剑俱乐部联赛中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裁判,陈颀表示目前中国击剑协会正在积极的做裁判员的培训工作,而他也希望在实施区域赛赛制增加比赛场次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裁判能参与到击剑俱乐部联赛的执裁中来,提升执裁水平,一起努力让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越办越好。
    2019-06-25 14:50:27击剑俱乐部联赛
  • 意籍教练谈中意联赛差别 希望孩子们快乐比赛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喻露):在大连站的赛场上,记者遇到了一位中文非常流畅的意大利籍教练,他叫西蒙。面对小击剑手们,他总是笑容满面。热爱中文和击剑的他一毕业后就来到了中国教青少年击剑,他谈到,中国的俱乐部联赛发展很壮大,意大利俱乐部联赛没有中国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在中国当教练会有一些压力,但西蒙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们可以快乐击剑、快乐比赛。  只身一人来中国 不负中文和击剑   起初西蒙学习击剑是因为家长的选择,但接触过后,西蒙就爱上了这项运动。从6岁接触击剑至今,西蒙学习击剑已有21年。诧异于西蒙的中文水平,记者询问后得知,西蒙大学专业就是中文。在大学期间,西蒙就曾将意大利文的击剑书籍以及自己的学术论文,翻译成中文。  年少在俱乐部学习期间,西蒙也曾拿过一些奖项,直到十五六岁时,俱乐部里同年龄段的队员因为各种原因不再练习击剑,从那时起,西蒙就开始在俱乐部里指导比他小的孩子们,也是那个时候,西蒙也发现了教导孩子们学习击剑的乐趣,19岁的时候西蒙就正式开始自己的教练生涯。  谈到来中国当教练的契机,西蒙告诉记者,中文和击剑两个都是他的最爱。尽管可以在意大利当教练,也可以在意大利教中文,但经过一番考虑,西蒙决定要把自己人生中两件最热爱的事情最大程度结合在一起——去中国教击剑。  当教练压力大 但还是要多鼓励孩子  在问到中意俱乐部联赛的不同时,西蒙说:“中国的俱乐部联赛发展很壮大,意大利俱乐部联赛没有中国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在意大利,一个年龄组可能有100多个男生参赛,而在中国,一个组别有200多个男生。”  当记者询问西蒙在中国有没有遇到困难,西蒙说比较大的困难就是在中国当教练有压力。他提到,相较意大利,中国的俱乐部机构竞争更强烈,中国的家长也更容易有压力,孩子也比较容易放不开。击剑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他希望孩子们能放下包袱享受比赛,快乐击剑。  记者注意到,在比赛过程中,西蒙很少在场边指导孩子。对此,西蒙说道,“我觉得在比赛过程中,为了不增加运动员的压力,教练员要少说。当然,作为教练我们必须要指导孩子,但是可以在其他时间”。  西蒙教练认为,在这样的一个快节奏的赛事中,作为教练员,即便有一些压力,但还是要多给孩子自信和赞赏,让孩子们享受比赛,同时教练员也要注重自身能力的提升。西蒙跟记者透露,自己曾在中国待了10个月,就返回意大利参加击剑教练员高级证书的考试,考完了再回到中国。  提到中国的教练和意大利的教练差别,西蒙教练认为除了知识和技巧层面上,中国的教练还是比较内向,不太擅长用语言和动作去鼓励和表扬孩子们,他认为可能是文化差异造成的。
    2019-06-25 14:46:37击剑俱乐部联赛
  • 罗家双胞胎征战俱乐部联赛 希望早日并肩作战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这个五一假期,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两站区域赛分别在广州和大连开赛。在广州站的比赛中,记者遇到了一对双胞胎兄弟,由于种种原因,兄弟二人只能代表不同的队伍参加团体赛,而兄弟二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早日并肩走上剑道,共同争夺金牌。  弟弟带着哥哥走上击剑路  双胞胎兄弟罗舒瑜、罗舒喆今年30岁,哥哥罗舒瑜只比弟弟早出生6分钟,虽然身为哥哥,但是带领罗舒瑜走上击剑之路的却是他的弟弟罗舒喆。  罗舒喆两年前曾在日本工作过一段时间,在日本的时候他接触到了击剑这项运动。回国后,一直坚持练习击剑的罗舒喆带着同样喜欢运动的哥哥一起开始了系统的击剑训练,而兄弟二人也一发不可收拾,一练就是两年时间。  作为双胞胎,练习击剑最为便利的地方就是不用四处寻找对手,两个人只要有时间就相约一起去剑馆练剑。虽然是双胞胎,但兄弟二人性格也有所区别,弟弟有时会自我一点,而哥哥则相对会更包容弟弟。性格上的区别也体现在二人的击剑风格上,哥哥罗舒瑜说:“我弟弟喜欢钻研技术细节方面,而我更加注重战术战略。”  兄弟之间比赛胜负五五开  提到双胞胎剑客,自然而然的会被问到谁的击剑成绩更好一些,两个人对阵的话谁赢的次数多一些,谈到这个问题,兄弟二人异口同声的说他们之间战绩是五五开。  在去年的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海口站的比赛中,弟弟罗舒喆所在的联合团体战胜了哥哥的队伍,而在这次广州站的17+男花团体决赛中,哥哥的的队伍45-37战胜了弟弟的队伍。更有意思的事,在决赛最为关键的第九局比赛中,兄弟二人代表各自的队伍出场比赛,最终哥哥表现更加出色,帮助本队拿到了比赛的胜利。  不仅水平旗鼓相当,兄弟俩“好为人师”的习惯也出奇的相似,此前是弟弟带着哥哥练击剑,现在兄弟俩水平提升后,开始一起感染身边的亲戚、同事一起练剑,这次他们就带着自己的“学生”,哥俩的小舅一起来参加17+的比赛。  双胞胎希望早日并肩作战  在被问到为何兄弟二人不一起组队参赛时,他们表示对此也十分遗憾。由于罗舒瑜、罗舒喆目前没有加入到大俱乐部中,都是以个人身份报名参赛,虽然他们身边也有一起练剑的好友,但根据俱乐部联赛报名规则,团体组队必须注册会员在30人以上,所以他们就失去了团体报名的资格。   对于个人报名俱乐部联赛团体赛比赛,都是采取蛇形排列来随机组队,由于兄弟二人个人成绩相当,所以很难被分到同一支队伍中。  “我们一起报名参加联合团体已经有三四次了,从来没有在一个队打过比赛。”兄弟二人也曾经畅想过一同走上剑道的场面,“如果我们能一起组队参赛,那就能做到知己知彼,可以更好的针对对手的特点排兵布阵。”  对于这个遗憾,兄弟二人也希望随着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赛制的不断完善,能为个人报名参赛的选手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我们身边想来参加团体赛的剑友有很多,但都是因为没法一起组队报名而放弃,希望俱乐部联赛能给我们这些个人选手提供更多选择,让我们更加便捷的参加比赛。”
    2019-06-25 14:43:25击剑俱乐部联赛
  • 赛制改革后的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 口碑几何?
      国际在线消息:距离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全国赛第一站已经过去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击剑俱乐部联赛也进入了短暂的“夏休期”。在经历了热闹红火的上半年8站分站赛以及1站全国赛后,2019年的击剑俱乐部联赛改制究竟取得了怎样的成果?这种改革在家长和选手中口碑如何?这也是一个值得回顾总结的地方。  通过记者对击剑俱乐部联赛不间断的采访,以及和家长选手们的沟通,对于赛制改革方面,总体来说是受到大家欢迎的。尤其是分为东、西、南、北四个赛区后,节省了参赛成本,也为很多以前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参加击剑俱乐部联赛的爱好者提供了参赛的便利。  记者在西部赛区第一站成都站采访时发现,很多来自西部四川、重庆等地的击剑俱乐部选手都是第一次参加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参加这种规模的赛事是难得的练兵机会,分区域办赛方便了选手参赛,也有了一个相对公平的竞赛环境,更有利于孩子们的自信心培养和未来的击剑发展之路。  在成都站赛场,记者遇到了两位曾经在1990年参加过第二届四川青年运动会的花剑选手洪芳和蒲建,目前都在担任击剑俱乐部教练的两人对区域赛的赛制十分肯定,洪芳表示:“如果不是联赛在这边举办,估计能参加这种全国性赛事的孩子会非常少,毕竟出去打一场比赛的成本是很高的。今年的分区域赛制,为这些击剑发展欠发达地区的孩子们提供了展示自己的平台和机会。”  除了赛制的改革,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还在赛事编排和竞赛系统上有了全新的发展,据了解,整个竞赛系统分为一个前台、后台,包括整个的展示的方面,分为电视大屏、PAD、微信端,不管是从前端到手机端,盛力世家都做了很多的改善,更方便于选手们的使用。盛力世家竞赛系统首席技术官刘以初表示,整个比赛打完之后,以前可能要90分钟才能看到赛果,我们现在基本优化到了15分钟以内就可以在手机上查到所有的比赛的技术信息。  在赛事编排方面,盛力世家赛事运营总监陈颀表示目前盛力世家正在研发全自动的编排程序,让电脑编排代替人工编排,这样会提高编排工作效率,在不久的将来这套全新的编排系统就会应用在击剑俱乐部联赛的赛场。  击剑俱乐部联赛的主办方中国击剑协会和承办方盛力世家对赛制进行改革和创新初衷是为了给参赛选手带来更加便捷、舒适的参赛体验,诚然在改革中会出现一些问题,但作为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的“共同体”,相信每个人都希望联赛发展得更好,有更多的人参与到击剑运动中来。  在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创立十周年的“十字路口”上,需要所有热爱这项运动,热爱这个赛事的人共同努力,为击剑俱乐部联赛创造更美好的未来。
    2019-08-15 17:42:22击剑俱乐部联赛
  • 击剑俱乐部联赛偶遇混血小剑客 从失败中收获成功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在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南昌站U10男子重剑赛场场边,记者偶遇到一位帅气的混血小剑客,他就是来自上海尼米兹击剑俱乐部的Malo Karl Breuninger。  在记者看到小Malo时,他刚刚结束了自己小组赛的比赛,2胜4负的成绩显然不能让小Malo满意,他一脸愁容的走向场边的爸爸妈妈,不过他的父母并没有过多的责怪Malo,反而为他送上了鼓励的笑容。在和Malo父母交谈过后,记者也明白了这笑容中的含义。  父母是Malo练剑的领路人  Malo的爸爸来自法国,妈妈来自上海,今年刚刚9岁的Malo已经练习击剑三年多了,和别的小剑客走上击剑之路略有不同,Malo是被爸爸妈妈带上的剑道。  Malo的妈妈介绍,她和Malo的爸爸之前曾经练习过几年佩剑,三年前他们共同的教练开始招收小朋友学员,他们觉得击剑是一项很好的运动,所以就带着Malo一起到剑馆练剑,而小Malo拿上剑之后也喜欢上了这项运动,就一直坚持了下来。  为什么父母练佩剑而孩子练重剑呢?Malo的妈妈说因为Malo刚开始练剑的时候,因为岁数小,练习的是较轻的花剑,练习了一段时间接触了三个剑种之后,Malo渐渐喜欢上了重剑,觉得重剑更加有意思,所以就选择了重剑重点练习。  希望孩子从失败中收获成功  Malo的爸爸Michael来中国已经20年了,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语,对于Malo练习击剑,他一直是十分支持的,不仅仅因为他自己也练剑,而是希望Malo能从击剑中有更多的收获。不仅如此,练习过击剑的Michael还是Malo课余练剑的“好陪练”:“因为我也练剑,所以教练给他布置的家庭作业,只要我有时间都会陪他练习。”  谈到击剑的好处,爸爸Michael表示击剑是一项既能锻炼身体又能培养孩子动脑能力的运动,而Malo的妈妈也认为孩子有每周固定的训练时间,也可以培养孩子一个体育爱好,让他能更多的参与到体育运动中来。  其实练剑刚刚三年的Malo参赛次数并不是很多,之前只参加过去年的南昌站和今年的嘉兴站,本站比赛才是他第三次参加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而Malo的成绩也并不十分惊艳,在U10男重个人赛中,他也只排名第32,但对于成绩而言,Malo的父母更看重参加比赛对他意志力方面的培养,“在比赛中你可以去知道如何调整自己的技术和战术,更重要的是,要在输掉比赛时知道为什么输,这样下次才能赢得比赛。”正式因为这个原因,在Malo为小组赛成绩感到沮丧时,他的父母才会送给他一个鼓励的微笑。  对于小Malo未来的击剑之路,Malo的妈妈认为现在还是更多的以锻炼身体为主,慢慢培养爱好,而随着Malo年龄的不断增长,他也会更加明确自己的喜好,到那时就交给孩子自己选择。当然,对于Malo父母来说,他们也希望Malo能在击剑之路上越走越远,也让击剑成为Malo和父母之间的纽带。
    2019-06-25 14:52:57击剑俱乐部联赛
  • 赛场更换?时间改变?听赛事运营方解读区域赛第一阶段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2019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东部区域赛南昌站正在南昌国际体育中心进行,本站比赛也是击剑俱乐部联赛区域站第二阶段的首站。回顾已经结束的区域赛第一阶段前四站比赛,可以说已经达到了中国击剑协会以及赛事运营方盛力世家(上海)体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在推出击剑俱乐部联赛区域赛时的初衷。  爱击剑的记者在南昌站现场专访了盛力世家赛事运营总监陈颀,就广大击剑爱好者关心的比赛时间场地变更,下一阶段联赛发展目标等问题询问了陈颀,他也站在击剑俱乐部联赛运营方的角度回答了这些问题。  区域赛赛制促进击剑俱乐部联赛发展  陈颀首先总结了区域赛第一阶段四站比赛的成果,从运动员参与、赛事运营、竞赛运营三个角度来看,区域赛赛制很好的促进了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的发展。  陈颀表示,从首阶段四站比赛来看,运动员报名参赛规模基本符合赛前的预期,尤其是北区和东区比赛两站比赛都超过了2000人。而发展稍落后的西部赛区成都站报名人数也达到了1500,可以说促进了西部地区击剑运动的发展。  从赛事运营方面来看,每站比赛的当地运营机构都能很好的完成各自的工作,目前也没有接到运动员因为场地、住宿、饮食等方面的投诉,整体运营比较平稳。  而在赛事核心的竞赛运营方面,陈颀认为区域赛分摊了此前全国赛的人数压力,使得竞赛运营系统更加正常,“尽管每站比赛平均都在2000左右的规模,但并没有出现去年比赛打到半夜12点的情况出现,可以说我们的竞赛系统越来越成熟,管理也越来越高效。”  如果把前四站区域赛比赛对比去年单站全国赛来看,整体参赛人数有了近一倍的提升,陈颀认为参赛人数的增多也提升了击剑俱乐部联赛的品牌效应:“区域赛的目的也是为了把击剑俱乐部联赛品牌化,把击剑运动推广到更多的地区,让更多的没有参加过全国赛的运动员有机会去打比赛,这个目的我们已经达到了。”而区域赛的进行,也为下半年的两站全国赛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可以选拔水平更高的运动员参与到全国赛的比赛中。  比赛时间、地点变更为了提升运动员参赛体验  在第一阶段区域赛的比赛中,时间和地点都出现了和年初公布的赛事计划有改变的情况,这一问题也是广大参加击剑俱乐部联赛的运动员和家长们最为关心的问题,陈颀表示,之所以进行更改,也是为了更好的服务运动员。  “击剑俱乐部联赛这么大规模的大众赛事,对于场地要求是非常高的,普通的篮球馆和体育馆无法满足办赛要求,有些年初定的场地因为种种原因达不到我们比赛的要求,所以必须要进行改变,保证赛事正常运行。”  对于时间上的变更,陈颀谈到除了因为五一假期进行了调整外,还由于与高考时间冲突,有些地方不适于在高考期间举办大型赛事,所以在第二阶段会对一些比赛时间进行改变。运动员们和家长也可以及时关注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和爱击剑公众号,第一时间掌握相关比赛场地、比赛时间的变化。  下一阶段会继续完善竞赛系统  谈到第一阶段区域赛结束后遇到的问题,陈颀认为最大的问题是要提高赛事编排的效率,尤其是在两站比赛同期进行时,高水平的赛事编排人才就变得十分抢手。  如何解决这一问题,陈颀也透露了盛力世家下一阶段的目标:“我们正在研发自动化的编排程序,让电脑编排代替人工编排,这样会提高我们的编排工作效率,相应的赛事信息也会发布的更及时,虽然这一工作不定会在区域赛第二阶段中完成,但是在下半年的全国赛或者明年的比赛中肯定会完成的,这也是我们目前重点的工作。”  对于击剑俱乐部联赛中另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裁判,陈颀表示目前中国击剑协会正在积极的做裁判员的培训工作,而他也希望在实施区域赛赛制增加比赛场次之后,有越来越多的年轻裁判能参与到击剑俱乐部联赛的执裁中来,提升执裁水平,一起努力让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越办越好。
    2019-06-25 14:50:27击剑俱乐部联赛
  • 意籍教练谈中意联赛差别 希望孩子们快乐比赛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喻露):在大连站的赛场上,记者遇到了一位中文非常流畅的意大利籍教练,他叫西蒙。面对小击剑手们,他总是笑容满面。热爱中文和击剑的他一毕业后就来到了中国教青少年击剑,他谈到,中国的俱乐部联赛发展很壮大,意大利俱乐部联赛没有中国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在中国当教练会有一些压力,但西蒙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孩子们可以快乐击剑、快乐比赛。  只身一人来中国 不负中文和击剑   起初西蒙学习击剑是因为家长的选择,但接触过后,西蒙就爱上了这项运动。从6岁接触击剑至今,西蒙学习击剑已有21年。诧异于西蒙的中文水平,记者询问后得知,西蒙大学专业就是中文。在大学期间,西蒙就曾将意大利文的击剑书籍以及自己的学术论文,翻译成中文。  年少在俱乐部学习期间,西蒙也曾拿过一些奖项,直到十五六岁时,俱乐部里同年龄段的队员因为各种原因不再练习击剑,从那时起,西蒙就开始在俱乐部里指导比他小的孩子们,也是那个时候,西蒙也发现了教导孩子们学习击剑的乐趣,19岁的时候西蒙就正式开始自己的教练生涯。  谈到来中国当教练的契机,西蒙告诉记者,中文和击剑两个都是他的最爱。尽管可以在意大利当教练,也可以在意大利教中文,但经过一番考虑,西蒙决定要把自己人生中两件最热爱的事情最大程度结合在一起——去中国教击剑。  当教练压力大 但还是要多鼓励孩子  在问到中意俱乐部联赛的不同时,西蒙说:“中国的俱乐部联赛发展很壮大,意大利俱乐部联赛没有中国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在意大利,一个年龄组可能有100多个男生参赛,而在中国,一个组别有200多个男生。”  当记者询问西蒙在中国有没有遇到困难,西蒙说比较大的困难就是在中国当教练有压力。他提到,相较意大利,中国的俱乐部机构竞争更强烈,中国的家长也更容易有压力,孩子也比较容易放不开。击剑是一件快乐的事情,他希望孩子们能放下包袱享受比赛,快乐击剑。  记者注意到,在比赛过程中,西蒙很少在场边指导孩子。对此,西蒙说道,“我觉得在比赛过程中,为了不增加运动员的压力,教练员要少说。当然,作为教练我们必须要指导孩子,但是可以在其他时间”。  西蒙教练认为,在这样的一个快节奏的赛事中,作为教练员,即便有一些压力,但还是要多给孩子自信和赞赏,让孩子们享受比赛,同时教练员也要注重自身能力的提升。西蒙跟记者透露,自己曾在中国待了10个月,就返回意大利参加击剑教练员高级证书的考试,考完了再回到中国。  提到中国的教练和意大利的教练差别,西蒙教练认为除了知识和技巧层面上,中国的教练还是比较内向,不太擅长用语言和动作去鼓励和表扬孩子们,他认为可能是文化差异造成的。
    2019-06-25 14:46:37击剑俱乐部联赛
  • 罗家双胞胎征战俱乐部联赛 希望早日并肩作战
      国际在线消息(记者 王悦阳):这个五一假期,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两站区域赛分别在广州和大连开赛。在广州站的比赛中,记者遇到了一对双胞胎兄弟,由于种种原因,兄弟二人只能代表不同的队伍参加团体赛,而兄弟二人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早日并肩走上剑道,共同争夺金牌。  弟弟带着哥哥走上击剑路  双胞胎兄弟罗舒瑜、罗舒喆今年30岁,哥哥罗舒瑜只比弟弟早出生6分钟,虽然身为哥哥,但是带领罗舒瑜走上击剑之路的却是他的弟弟罗舒喆。  罗舒喆两年前曾在日本工作过一段时间,在日本的时候他接触到了击剑这项运动。回国后,一直坚持练习击剑的罗舒喆带着同样喜欢运动的哥哥一起开始了系统的击剑训练,而兄弟二人也一发不可收拾,一练就是两年时间。  作为双胞胎,练习击剑最为便利的地方就是不用四处寻找对手,两个人只要有时间就相约一起去剑馆练剑。虽然是双胞胎,但兄弟二人性格也有所区别,弟弟有时会自我一点,而哥哥则相对会更包容弟弟。性格上的区别也体现在二人的击剑风格上,哥哥罗舒瑜说:“我弟弟喜欢钻研技术细节方面,而我更加注重战术战略。”  兄弟之间比赛胜负五五开  提到双胞胎剑客,自然而然的会被问到谁的击剑成绩更好一些,两个人对阵的话谁赢的次数多一些,谈到这个问题,兄弟二人异口同声的说他们之间战绩是五五开。  在去年的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海口站的比赛中,弟弟罗舒喆所在的联合团体战胜了哥哥的队伍,而在这次广州站的17+男花团体决赛中,哥哥的的队伍45-37战胜了弟弟的队伍。更有意思的事,在决赛最为关键的第九局比赛中,兄弟二人代表各自的队伍出场比赛,最终哥哥表现更加出色,帮助本队拿到了比赛的胜利。  不仅水平旗鼓相当,兄弟俩“好为人师”的习惯也出奇的相似,此前是弟弟带着哥哥练击剑,现在兄弟俩水平提升后,开始一起感染身边的亲戚、同事一起练剑,这次他们就带着自己的“学生”,哥俩的小舅一起来参加17+的比赛。  双胞胎希望早日并肩作战  在被问到为何兄弟二人不一起组队参赛时,他们表示对此也十分遗憾。由于罗舒瑜、罗舒喆目前没有加入到大俱乐部中,都是以个人身份报名参赛,虽然他们身边也有一起练剑的好友,但根据俱乐部联赛报名规则,团体组队必须注册会员在30人以上,所以他们就失去了团体报名的资格。   对于个人报名俱乐部联赛团体赛比赛,都是采取蛇形排列来随机组队,由于兄弟二人个人成绩相当,所以很难被分到同一支队伍中。  “我们一起报名参加联合团体已经有三四次了,从来没有在一个队打过比赛。”兄弟二人也曾经畅想过一同走上剑道的场面,“如果我们能一起组队参赛,那就能做到知己知彼,可以更好的针对对手的特点排兵布阵。”  对于这个遗憾,兄弟二人也希望随着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赛制的不断完善,能为个人报名参赛的选手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我们身边想来参加团体赛的剑友有很多,但都是因为没法一起组队报名而放弃,希望俱乐部联赛能给我们这些个人选手提供更多选择,让我们更加便捷的参加比赛。”
    2019-06-25 14:43:25击剑俱乐部联赛
击剑俱乐部联赛

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是由中国击剑协会主办,盛力世家作为中国击剑俱乐部联赛独家运营商进行赛事整体运营推广的全国最高级别的击剑俱乐部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