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冰雪 > 正文
补短板 中国钢架雪车力争新突破
2022-01-21 08:59:00来源:中国体育报编辑:王悦阳

  钢架雪车又称“冰上俯冲机”,是在传统雪车基础上延伸出来的运动项目,是冬奥会滑行竞速比赛项目之一。北京2022年冬奥会钢架雪车项目的比赛在延庆赛区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进行,将产生2枚金牌。

  竞赛设项

  男女各一金 曾被冬奥“开除”

  1892年,英国人蔡尔德使用了一架主要以金属为材料制成的新雪橇,后来被正式命名为钢架雪车。1928年圣莫里茨冬奥会,钢架雪车第一次成为冬奥会比赛项目,但由于项目的场地限制,此后的两届冬奥会都无法进行钢架雪车比赛。1948年,第五届冬奥会在圣莫里茨举办,钢架雪车才回归奥运赛场,但在那之后,钢架雪车因项目具有危险性而被长期排除在冬奥会之外,直到2002年美国盐湖城冬奥会,才再度回归冬奥会大家庭。

  北京冬奥会钢架雪车共将产生2枚金牌,分别来自男、女子个人项目,2枚金牌分别在2月11日和12日产生。

  冬奥会钢架雪车比赛所用赛道与雪橇、雪车相同,并与雪车共用一个起点。钢架雪车没有转向器和制动装置,底部由铅块加重的骨架和两根固定的管状钢刃组成,车体上装有把手,供运动员出发时推动雪车使用,也利于运动员将身体稳定于车体内。车体前后装有缓冲器。钢架雪车项目对车身和运动员体重都有要求,如果超重需要减重。

  钢架雪车比赛出发时,运动员需将一侧钢刃放置于赛道的冰槽沟内,信号灯亮起30秒内完成出发动作。运动员单手扶车,助跑加速之后迅速跳跃车上,以俯卧姿态滑行。比赛中途允许运动员掉落雪车,但在通过终点时,选手必须在雪车上才算完成比赛。

  冬奥会钢架雪车比赛共进行4轮,以4轮成绩相加排列名次。

  发展格局

  德俄领衔诸强 老将续写传奇

  根据国际雪车及钢架雪车联合会发布的北京冬奥会参赛席位分配方案,俄罗斯和德国在钢架雪车项目上获得了满额参赛席位,将派出男女各3位选手参赛。

  分列奥运积分榜二三位的德国选手阿克塞尔·容克和格罗瑟尔都是男子钢架雪车奥运金牌的有力争夺者,而在索契冬奥会登上冠军领奖台的俄罗斯人特雷迪亚科夫本赛季世界杯表现也颇为亮眼,在温特伯格站比赛中,他以破赛道滑行纪录的成绩夺冠。

  但男子钢架雪车赛场的夺冠大热门选手则是拉脱维亚的马丁斯·杜库尔斯,这位38岁的老将已经斩获11个世界杯总冠军,并两次站上冬奥会亚军领奖台。

  中国选手耿文强在本赛季世界杯因斯布鲁克站以并列第一名的成绩站上冠军领奖台,这让人们对中国选手在“雪游龙”的表现有了更多期待。

  女子钢架雪车赛场,荷兰的博斯、俄罗斯的尼基蒂娜和卡纳金娜、德国的蒂娜·赫尔曼、奥地利的珍妮·弗洛克、意大利的瓦伦蒂娜·马加格里奥都具备冲击金牌的实力。

  中国队在男子钢架雪车、女子钢架雪车都获得了2个席位,能够派出2男2女参加冬奥会。本赛季,中国钢架雪车集训队获得8个欧洲杯冠军、2个洲际杯冠军和1个世界杯冠军。根据总局冬季运动管理中心日前发布的选拔办法,钢架雪车项目将以奥运选拔赛的方式确定运动员名单。

  我国现状

  跨界选材显成效 冬奥迎接新挑战

  2015年,随着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中国钢架雪车队开始组建,教练员到省市各级运动队选拔人才,包括耿文强在内的一批田径运动员带着一点“懵”加入了钢架雪车国家集训队。跨项选材的运动员从零开始摸索,逐渐掌握专项技能技术,并很快在奥运积分赛上拼出成果——平昌冬奥会,组建不到三年的中国钢架雪车队就获得了参赛资格,耿文强代表中国在冬奥赛场首次亮相并取得第13名的好成绩。

  进入“北京冬奥周期”后,钢架雪车国家集训队围绕体能、技能、心理能力、技术战术等方面开展针对性训练,以求全方位提升,同时加强外训外赛方面的投入,通过北美杯、欧洲杯、洲际杯等赛事以赛带训、以赛促练。

  2018-2019赛季,耿文强在北美杯加拿大惠斯勒站夺冠,首次站上国际比赛的最高领奖台,随后闫文港在欧洲杯德国国王湖站再次让国歌响彻国际赛场。在2019-2020赛季钢架雪车世界杯法国拉普拉涅站比赛中,耿文强与平昌冬奥会冠军、韩国选手尹诚彬并列获得男子第三名,首次登上世界杯领奖台。本赛季世界杯,耿文强在奥地利因斯布鲁克站用金牌再次书写中国钢架雪车新历史。

  耿文强的队友也在奥运积分赛取得不错的成绩,在因斯布鲁克赛道,闫文港、陈文浩分别取得第8名和第12名的成绩;在温特伯格的两站世界杯,闫文港分别取得第9名和第12名的成绩;殷正则在欧洲杯分站赛上连续夺冠,收获4枚金牌;黎禹汐在欧洲杯比赛中连夺4站冠军,世界排名进入前30;林回央在洲际杯阿尔滕贝格站登上季军领奖台。

  纵观中国选手在奥运积分赛场的表现,能够看出运动员的竞技水平进步明显。以耿文强为例,在不断弥补出发短板的同时,耿文强的弯道滑行技术也有所提升,驾驭阿尔滕贝格等难度较高的赛道也更加从容。耿文强认为自己取得进步的最大原因是“对钢架雪车运动理解更为透彻”,“我对‘找到向下速度’这个概念有了更多的理解,滑行感觉也有所提升。当然,在弥补起跑弱项方面也做了很多功课,教练也专门制定了训练计划,这也为我在因斯布鲁克站夺冠打下了基础。”耿文强说,如果能站在奥运赛场,自己不会畏惧任何对手,“我希望与外国运动员较量,向他们展示我们的速度。”

  本报记者 丰佳佳

860*140 
最新推荐
新闻
文娱
体育
环创
城市
860*140